别为我的勤奋悲伤

几天前,陈兴杰写了一篇文章《不要为中国人的勤奋而悲伤》,文中说:

美国统计局发布,中国人的劳动参与率达76%,高于世界主要国家(美国65%,日本58%,巴西70%,印度55%)。

考虑到24%未参与劳动人口中,包括了老人、孩子和学生,可以说处于工作年龄的中国人,几乎都在工作。

不管数据是否准确,中国的情形,我们自己最清楚!

无论城市或农村,大部分中国人都在辛勤劳作。凌晨,就有人洒扫奔波;深夜,更多人加班赶忙。

有人说,

中国人很悲哀,中国人之所以勤奋,是因为贫穷,是为了生存的不得已,为他们悲伤。

事实上,

这都是他们自己的想当然。

身边有太多的朋友,用各种各样的想当然,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把这些叫做意淫。

01

想当然之一

我的朋友,李逸之老师是著名艺术家,同时也是藏学古格擦擦研究领域的领头人。

多年前在荣宝斋就出了专著,去外省市考察文献碑刻,都是当地的文化局领导陪同。前年又出了宏篇巨制———《西藏古格擦擦艺术》。因为对藏学研究的突出贡献,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在京接见了他。

只不过因为专业艰深与普通人的生活关系不大,所以并不是人人都知道。

收入更不能跟抖音红人,影视小鲜肉比。

于是有些旧友同学,就会想当然了:

我们都是同学,他怎么样,我们还不知道吗?

甚至在公众场合,直呼小李、刻意压低他,彰显自己的尊贵身份。

你们还真不知道,

一成不变的人,总觉得别人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许多人也不明白,

压低别人,也并不能抬高自己,

压低别人,只能表现你渴望被尊重的愿望。

莫言的同学,也只记得他是当初那个流着鼻涕,背着黄色破书包的小男孩。却不会想到他们用来打麻将、聊天、喝酒的时光,莫言都做了什么。

我们认识这个世界从想当然开始,

但理解它,应该以真正接触结束。

太拽了,遭人恨……其实是别人的问题。

02

想当然之二

我的另外一个朋友,李行。

有自己的一个医疗器械公司,不是很大,但是年利润两三百万还是有的。

另外还有一家搞文化艺术培训的公司,

当他同时兼职到另外一家医药公司做地区经理的时候,年薪是50万。

这时候,年薪100万的总经理就想欺负他。

想当然的觉得自己可以搞定他。🤭

总经理看他不顺眼的理由,无非是他太拽了,

并不是他不称职。

许多领导都希望下面的人奴颜婢膝,而真正能干同时拥有健全人格的人,都不会那样。

“拽”并不是不尊敬领导,“拽”只是一种自信的生活态度,是不卑不亢的行为习惯。

媚上欺下的人,总觉得别人不来恭维他,就是挑衅。

许多人对“拽”不是欣赏,而是莫名的痛恨!

于是厉害能干的人最终都变成圆滑的了,这可能也是我们一部分民族性的由来。

最终结果大家应该也很想知道。

总经理从来没能赢过。

哪有年薪1,00万的人赢得了年收入4,00万的人呢?

更何况,不开心朋友可以不干,而那个总经理却无法放弃他的工作。

对那位总经理来说,他想当然的事一直没有成功过。

许多事情不是对错之争,而是强弱之争。

以弱胜强,是不存在的。

你以为他在认真地给你画像吗?别想当然。

03

“想当然”是一种封闭

回到开头,

陈兴杰的文章我喜欢看,并不是文采多好,

而是因为他的观点客观,数据翔实,很有全球视野。

也因为他的文字简练、逻辑严密,看起来轻松,回味起来有意义。

文章应该怎样写?

我还不太清楚,

但是思考问题就是应该这种角度。

抛开自己的一厢情愿,思维才能拓展;

暂时忘记自我,才能看见真实的世界。

“想当然”是一种封闭,

我们总是防守,而不是敞开;

总是小心翼翼,不敢肆无忌惮;

我们获得越多,反而越恐惧失去。

这不是问题吗?

我们太在乎结果,于是就失去了一切。

结果是虚幻的,过程才是真实的。

不管你是否认同,被结果捆绑的痛楚,每个人都能感受到。

越在乎越焦虑;越努力越做不好;因为一切都要刚刚好才行。

我们总是教育孩子要追求更高更强,永无止境。似乎只有更高更强,赢了所有的人才能幸福,这是多么可怕的想当然。

我们自己也是积极进取,永不停歇,其实合适就够了。

我不为中国人的勤奋而悲伤,

也不为中国人的勤奋而喜悦。

这只是一种现实。

不能改变的叫“现实”,

能改变的,只有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应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个度。

野百合有自己的春天,就不会跟牡丹去争艳[呲

这不是酸溜溜,

而是雍容华贵,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

在无人问津的山野,静静的独自绽放不仅是一种美,更有一种不为俗世所困的洒脱。

许多时候,我们渴望别人的赞美万众仰慕,

其实更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肯定。

夜深人静的时候,

可以跟自己对话,

可以平静的看这个世界,

没有怨恨,也不必不切实际的憧憬。

因为没用。[偷笑]

04

不想当然才“open”

我自己也是打了两份工,还另外做一些小买卖。

更多的时间是在写文章,维护自己的公众号。

灵感来了,11:30开始写,到凌晨两三点编辑发出,也是常有的事。

我悲哀吗?

我不觉得。

当然也有许多朋友觉得我悲哀,就像他们觉得中国人的勤劳是一种悲哀一样,都是想当然。

可事实是,

许多更贫穷国家的人,并不勤奋。

马云、王健林们,也并不懒惰。

不想当然,才能接受:

意料之外的,彼此矛盾的,与自己不同的。

不想当然才“ope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