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个踢馆的,其实我这儿只是个馄饨店

季羡林和张曼菱,谈什么呢?不会是足球、可能是中国教育吧。

说踢馆的有点夸张,只是为了吸引眼球。

首先感谢朋友的留言,因为关注、因为真诚的表达和分享,《看眼前》才有意义。

关于文章,无论观点是激进还是温和的,甚至是错误的。判断的依据都因人而异。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真诚。当然,这一点也无法绝对做到。

01

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无法理性的做判断。

所谓理性,就是置身事外来看问题,或者说是第三者的眼光。真正的当事人也许无法做到。比如一个年轻妈妈别人看到她带孩子很辛苦,这是一个理性的判断。其实年轻妈妈的幸福他人是感受不到的。[呲牙]

其实无论是当事人还是第三者,都会带有偏见的眼光来看待问题。这与个人的经历、对世界的认识有关。我们是带着我们过往所有的记忆,以及对现状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期待来看待这个世界的。

因此对同一个观点是喜爱,还是憎恨或者无视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02

无论如何文章观点的表达一定是我个人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每个人都真诚的表达自己最独特的观点,而不是任何团体或者阶级的立场,那才更真实。

我们都知道位置决定脑袋,就是说你的身份决定了你的语言方式和行动。但如果被身份所困,那我们的思想自由从何谈起。

北大强调“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理解就是我可以任意表达,但绝不强求别人接受。自然我也不会为别人负责。

因为一个观点,可能一部分人非常喜欢,而另一部分人却无法接受,这都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不想控制。

我只会把我每天想的、感受到的表达出来,也许这个观点第二天我就认为是错的,那我再改。

03

《看眼前》就像是一个馄饨店,无论是关于旅行、历史、还是足球和教育,都是馄饨里不同的馅。而观点只是调味的轻重而已。

对于目前的教育制度,每个人都没有绝对的爱和恨。受益于教育体系的人,自然爱得多一点;而受害于这个体系的人自然恨的多一点。没有绝对客观、理性的角度。每个人只处于这个坐标上不同的位置。

个人能做的,也就是调整自己的位置,让自己更舒适。我不能要求受益于这个体系的人去恨它,同样也不能要求一个受害于这个体系的人去爱它。我们的辣椒瓶和盐罐都放在桌子上,选择由你。这家店当然有一个标准的基本口味———那就是真诚、不作恶的态度。

任何观点都会有个人的倾向,就像每家店都有自己的独特味道。这决定了,顾客会选哪家店,是经常去还是偶尔去;也决定了,我们愿意跟谁更加的接近。

04

如果你能改变这个制度,当然更牛。就像中美贸易战一样,双方都想主导这个世界秩序,让制度更有利于自己的发展。

这个世界其实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大多数人选择的路就成为了一条正确的路。这条路对少部分人来说,也许是灾难?

我们总以为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好,这只是我们的愿望。就个人而言,竞争对手想佔领你的市场,竞争的球队想赢你,并不会每个人都成为赢家。

有的时候我们必须站队,抱团。并不是为了欺负谁,而是希望这个世界向我们所设想的更美好的方向去发展。那怕最终我们是失败的,有另外一个更强大的力量主导了世界的趋势。我们也只能适应那个变化了的现实。

但时间永不会停止,这种演化一直发生。所以适应环境并不代表向环境妥协,而是在这个基础之上,表达你的想法、发挥你的影响,把世界朝你设想的方向去轻轻推动。这就是我理解的活着的意义。

我想我已经表达了《看眼前》所有文章的基本味道。

原本打算就留言当中的六个问题,一一做出自己的解释。

现在又觉得没有必要了。都是在一个问题上不同表达,不同感受而已。

我的观点不会全对,也不会全错,同样朋友的留言也是这样。就像一碗馄饨不同的口味,适应不同的人。

欢迎有空到我的混沌店来坐坐。至于那些插图和音乐,只是我店里的一些装修和背景音乐,当然,它也是我精神世界的另一种映射。

有喜欢的顾客、也有不喜欢的,

也有的选择无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