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房价降了会怎样?

2018年12月17日 银河湾明苑下面的房产中介。

2010年,上海办世博会,我带着妻儿去参观,住在同学家。

无意中,看到桌上当地中介的房产价格单。那时候常州的房子大都几十万一套,百万以上就是豪宅。而上海的公寓价格都是两百多万,三百多万,跟当时常州的别墅是一个量级。

知道上海的房价贵,但是这么直观的体验还是让人有别样的滋味。我在常州清凉东村的房子90平,当时约4000元一个平方,36万吧!比较好的楼盘,湖塘武宜路上的星河地产当时7000、8000我就觉得贵了,只有市中心的京城豪苑过万。

粗看,常州的别墅和上海的公寓同价,常州的公寓2018和2010的上海同价!

今天,经过劳动路上的银河湾明苑,看到沿街房产中介的移动字幕。公寓房价格也是两三百万,面积大的430多万了,犹如2010年的上海。

据说,上海,北京的房价已经稳中有降。

那常州、泰州呢?

这些三线四线的城市,榜样已经转弯,追随者的步伐会朝向哪里?

跟随、趋势……

我赌:现在就是常州的顶点,

     :后面就是持续的下跌。

人生本质上都是赌,只是赌什么、赌注大小的问题。

认为会接着涨,那么现在买房是赌;认为不确定,持币观望也是赌;而我觉得会下降,两年后买房不也是赌吗?

选择就是赌,选择一项意味着放弃另一项,什么都不选,就是什么都放弃了。

我看衰的原因很简单,宏观看不清就看微观。

身边有三套五套房子的朋友,几年前就不少了。这两年房价暴涨,相信最后一波也上车了。剩下就是买不起或者不愿意买的了。

想想买得起,而又急着现在买的都是什么人?肯定有,但不会多。

只剩暴发户和有一定实力又碰巧今年结婚的。暴发户不用说,有实力没买房的人会多吗?

常跟朋友笑谈,我想买的房子180个平方,现在价格是360万,两年后跌10%成了324万。相当于每个月收入增加了1.5万,所以我每天在“看眼前”的群里发红包,分享喜悦。

红包是我发的,其实也是房地产商间接发的,

也可以理解成是前面买房的人发的。

钱像水,归去来兮,形势也会变幻不定。所有的判断都不会绝对,只是概率大小的区别。

如果判断错了,那就赶紧停发红包呗。

在结果揭晓之前,

应该朝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去努力去准备。

万一对了呢?

当然不必孤注一掷。

就像赌马,你认为最可能赢的一匹,压上所有赌本的60%,还可以的下注20%,最差的不下注或者下注5%。这是平衡也是对冲,更是对自己判断的回应。如果只有判断却没行动,就不会有参与感,也不会有反馈,更无法调整自己的行为。

总不行动会对自己失望。

仅仅改变想法,无法深刻体验。

要知道:

打牌不赌如儿戏,

人生不来真的怎么成长?

新城希尔顿,新天地公园对面,常州住过最好的酒店。房子的财富感觉,太直观了,直观就会诱人。

常州:房价跌了会怎样?

乐疯了?什么都可以解决了?可子女的教育、父母的健康、个人的事业,这些更重要的事,都与它无关。

有些联系也只能用“波及”形容。

你觉得是个问题它才成为问题。

许多人在老小区温馨地生活,也会有人在豪宅里哭泣。

老小区的优闲,在于低成本的满足。

常州:房价还涨,又怎么办?

疯狂的买?一劳永逸?然后子女的成绩就能变好,我们就能永生,躺着就能实现所有的梦想。

来之不易的成功,才值得炫耀🦚

如果炒房发了,当然值得炫耀,但那只是一阵子。再深的爱情,婚后也会平淡。

房子不是全部,虽然开发商不这么说。

再弱弱的问一下,卖得掉吗?

豪华别墅的尴尬,是付出了1000万,还是不幸福怎么办?

想想两年后房价跌了10%或者20%,至少没有涨,那是多么美好,当然这是对我而言。我已有三套房,我没有期望它们涨了卖掉它们。因为我需要卖一套,再换一套大的,“涨”对我是不利的。

如果真的跌了,两年后我如愿用324万的价格,买到了合适的180平的房子。我接着面临装修的问题,适应新小区的问题,更贵物业服务费的问题,甚至还有停车位的问题,我现在楼下的两个停车位太舒服了,还超便宜。

同时,子女教育、父母健康、个人事业没有一样会因此改变。

所以我又激动个什么劲呢?

老小区的浓荫ViP车位,新小区不会有!

想起那句:“太在乎,你就输了。”

非它不可,它就掐住了你的咽喉。房子、车子、票子,妻子、孩子,一切我们能想到的人和物都是。

人生是一串项链,

再美的珍珠也不应扰乱穿起它们的线!

就算拥有了常州购物中心,每天也要处理纷繁复杂的问题。

活着就是解决问题,

一劳永逸不存在的。

无论涨还是跌,

问题总会存在,生活还会继续。

正因为有问题才是活着,没有问题就挂了!

面对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方法就是,忘记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