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奉若神明的常识,只是概率高

美国405号公路,拥堵是它的特色。

大家都经历过堵车,在堵车的时候你会不会生出一个念头?要是马路再宽一点,车道再多几条就好了。

这是常识,可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先来看一件2011年发生在美国的事。

洛杉矶有一条405号州际公路(见上图),这条路每天都有将近40万的车流量,高峰时期,车流量还会多出一倍。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每天上下班就要走这条路,痛苦得要死,他把这条路称为“灵魂杀手”。有人开玩笑说,这条路叫405,是因为前进速度是每小时4到5英里。

令人绝望,

一上去就堵,一望无际全是汽车。

可这条路不窄啊,它是双向十车道啊。因为它是洛杉矶连接南方的主要线路,很多运输车、客车只能走这条路。那怎么办呢?

最容易想到的办法就是增加车道,洛杉矶交通厅投入了10多亿美元准备扩建。但是有个问题,要扩建就要先封路施工。最短这条路也要关闭一周。可是要关闭405号公路,那就相当于把洛杉矶和南部地区的交通切断了。进不来,出不去,那整个洛杉矶会不会变成一个大型停车场呢?

最后政府下了决心。各种安排:参议员跳出来发出号召:咱们长痛不如短痛;洛杉矶市长恳请司机们在施工期间停止用车;警察局还邀请了30位好莱坞明星在社交媒体上提前发布重要预警;政府甚至请来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军事工程师来部署施工,为的就是能精准地安排工期,尽快完工。而且,为了怕交通拥堵增加车祸,以及人和人之间的冲突,医院急诊室还增派人手。整个洛杉矶全城都严阵以待,准备迎接“交通末日”的来临。

好了,2011年7月15日,“交通末日”终于到了。但是,准备了那么久,那一天居然什么都没发生。

没有激增的交通事故,很多路段,交通甚至变得很通畅,连空气污染物都减少了四分之一。这就奇怪了。这“交通末日”咋就变成“交通天堂”了呢?还有人说,要不这路干脆别修了。

那怎么可能,开弓沒有回头箭。新车道很快就修好了,那效果怎么样呢?一家数据分析公司一检测,说通勤者花费在405公路上的时间并没有减少,比之前还增加了一分钟。也就是说增加车道,反而让交通变得更加拥堵了。从此,405号公路也成为了公路史上著名的笑话

就让人困惑了,那什么才能缓解交通拥堵呢?什么是有效手段呢?既然多修路不行,难道反过来,少修路,甚至是把路拆掉?

还真就行。

韩国

比如,韩国首尔的清溪川,你现在知道它是一条河,一个公园,其实它之前还是一条高速公路,每天通行大约16万辆车,但是被当时的市长李明博拆除,改建成了公园,拆除之后呢,也没有带来首尔的交通堵塞。

这有一点像家里面东西太多,并不是要添置家具储存。再多的家具也会被装满,扔掉家具,东西无处可放了,自然不会买新的东西。

制造障碍,抑制欲望,可以防止欲望无限膨胀。✌️

其实欲望也无法无限膨胀,总会碰到障碍的。我们制造障碍,只是运用措施主动、提前干预。

当然还有另一种相反的策略,就是及时满足。焦虑满足了,欲望自然消失,因为有许多事情的喜爱是我们想象的,叶公好龙。及时满足,真正面对之后也不过如此了。因人而异,因事不同吧。

韩国清秀川的高速公路拆除前后,梦幻一般的感觉。

西班牙

同样的,西班牙马德里也曾捣毁高速公路,改建公园绿地,都收到了改善交通的效果。

拆路这个行动有点极端。

后来还有一种方式,其实原理一样,就是设置障碍,反正不是疏通。

那就是车辆上路收费。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

瑞典

这是收费的经典之作。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被称为“北方的威尼斯”,它是由半岛和很多个岛屿组成,岛屿之间由桥梁连接,它的交通也很拥堵,应该跟中国的厦门相似。大家最初的提议也是再建一些新的桥梁吧。但是斯德哥尔摩已经有70多座桥梁了,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结果,政府在全城安装了43万个传感器,然后对所有交通节点进行数学分析,最后建立了一套模型,对高峰时段使用桥梁和公路的车辆拍照收费。多奇怪?政府不投入资金扩建基础设施,反而要收取更多的交通费,这招儿听起来不太靠谱吧。但是没想到,实施起来效果出乎意料得好,交通拥堵指数下降了20%~25%,碳排放也大幅度下降。后来瑞典干脆通过全民公投,这套拍照收费系统在斯德哥尔摩得到了永久性地执行。

你有没有发现,增加车道并不能缓解拥堵,反而是对道路增设进行限制,或者干脆拆掉道路,可以缓解拥堵。

这和我们的常识反差太大。

我们从小就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大禹的父亲是通过“堵”的办法治水,九年过后,水患越治越大;而大禹反其道而行之,根据地形,因势利导,通过“疏”的方式把洪水给治住了。给车辆增加车道不就是“疏”吗?给道路设限那不是“堵”吗?

怎么古代治水的常识,现在治堵就不行?

付出没有回报,常识变成笑料。

其实这个现象有科学依据。德国数学家布雷斯在60年代提出“布雷斯悖论”:在一个交通网络上增加一条路段,反而会使网络上的通行时间增加。这个悖论,在数学上有自己的解释。那回到常识,怎么解释这个布雷斯悖论现象呢?

你想想,在洛杉矶交通厅眼中,车流量是一个固定的常量,只要加开车道,就能把这些流量消化掉。但回到现实想一想,我们会发现,实际上,车流量是一个变量,而且是一个弹性极大的变量。

回头看,2011年,洛杉矶的“交通末日”为什么没有来?因为经过前期大张旗鼓的宣传和预警,洛杉矶市民早就做好了不开汽车的准备。他们开车的需求被大幅度地压缩了。而且他们发现,大幅度地减少开车,其实也没有那么不方便。

不信你下次拿起车钥匙时连续问自己几个问题:你一定要出门吗?出行一定要开车吗?开车一定要选高峰时间和路段吗?这么一问,你会发现,很多时候好像自己也不是非要开车去添堵嘛。一个人是这样,每天经过同一条道路上的每一个人都这样,就像数以万计的沙丁鱼同时改变了方向,形势就改变了。

我们说改变自己就改变了世界,不仅是指改变了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也是说我们每个人自己改变了,这个世界就真的变了。因为世界就是由我们每个人组成。

再想一想,欧洲许多的老城市,比如巴黎,城市建筑格局很多年前就固定了,它不是为汽车准备的,路非常窄,想拓宽道路也没办法。这些城市治理交通拥堵的方法就更简单粗暴了。干脆很多路段禁止汽车通行,鼓励大家骑自行车。拥堵自然就没有了,而老百姓的生活也没觉得有多不方便。

以上内容来自罗胖的每日精选,稍作修改!

爱智很重要,学知识、收集信息,只是准备素材,不应该舍本逐末。

你看,解决问题的方法其实是分成两种的:一种是针对客观世界的,一种是针对人类社会的。

所以科学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

自然科学:没有人的,

社会科学:有人的。

我们的常识是对没人的客观世界的模仿!

认识客观世界靠定理,(以假设为起点)

认识主观世界靠常识。(只是为了方便)

物理定律,数学公式,化学反应,给你一个条件就会产生一个确定的结果。这些公理、定理、公式,它们的成立有条件限制,而条件已知、确定。

而有人的世界就有趣多了。

有趣,就是不确定。

• 当你积极锻炼了,有可能运动过量,甚至受伤。

• 当你主动向一个女孩献殷勤,她可能更加的疏远你。

• 那你工作努力,技艺精湛,也许更加升不了职了!

有人的社会充满了这种反常识,就是因为人是复杂的,是一个巨大的变量。

常识只是简化了人类社会的行为决策,而不是真理。

你改变了,与你相关的所有关系都会调整。

物种越高级,彼此的连接越敏感;叶子落了,树不会悲伤。

• 想锻炼肌肉,可是如果心脏、呼吸系统没有逐步适应,就会受到更大的伤害。身体系统,类似于社会系统,不是单纯的线性影响。吃饭能让肚子不饿,但是能不能精神愉悦就不一定了。

• 对女孩过于殷勤,别人会觉得你低价值,反而看低你。价值判断是一个综合工程,就像拳击,是一套组合拳。如果只是左摆拳有威胁,别人就很容易防守,也很容易攻破。

• 至于你工作努力,技艺精湛,那就更不能离开现在的岗位了,因为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呀。领导岗位人人都能做,可你现在的位置却无可替代,虽然它又累,工资还不高。谁让你把它做得那么好呢?

“付出总有回报”,“上大学才有出路”,“有钱才能幸福”,“郎才女貌”这都是常识,这些线性的思维方式,或者来自自然科学,或者是客观现象的总结。它只是一种概率上优势,有相关性却没有因果关系。(社会生活中,把它们理解成因果关系,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是为了省事!大脑,不用想那么多,简单记住一个结论多方便。就像老师把孩子分成好孩子和坏孩子,只用成绩来划分是一样的,简单粗暴更方便。)

你的利益增加,如果带来别人利益的减少那么就会受到阻力。所以才要趁势而为,逆水行舟自然事倍功半。

你要做的就是证明,你改变了,对相关各方更有益,而不是强调改变对你自己有利。没有人关心你怎么样?每个人必然地都会以自己为中心去思考问题。这是现实,也是合理的现实。

因为…所以,是逻辑学上因果顺序。

现实生活当中,往往因果关系会倒置。因为悲伤而哭泣,但微笑也会带来好心情。

薛兆丰说,经济学就是研究事与愿违的事情。这不仅道出经济学的特色,也暗示了有人参与的社会学科的根本。

事与愿违就是反常识!

教育使我们愚蠢,也许就是因为教育教给我们太多定理、常识。却没有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让我们去实践,去适应社会的复杂。

就像中国学生普遍身体素质不高,近视高发,是因为从小体育就不重视,大课间的时间被老师占用是常态。

各课老师,想方设法地占用自由活动的时间,体育课的时间,思想品德课的时间,明明是要求8:00到校,老师却要求7:30就到校默写生词或者做数学题,这样真的是为孩子好吗?

我们破坏了地球的环境,每天呼吸雾霾;我们摧残着孩子的身体和心灵,说是为了他们的将来;我们日夜加班击败对手,最后拥有了财富以为会幸福。

到头来事与愿违,我们明知是错,还要去做,就是因为那是常识呀。

我们迷信常识,就像我们迷信知识,我们不能质疑老师,只能一根筋的相信。可是没有了怀疑精神,我们就不会探索知识是怎么来的?知识又有什么局限性?什么情况下会失灵?

探索或者探讨对我们的孩子太奢侈了,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大家都太忙。能够坐下来晒个太阳、喝喝茶,聊一些阳春白雪的事情,好像只能是艺术家。

大都时候,坐下来聊也离不开教育和生意,都是现实的问题、焦虑的问题。当我们盯着焦虑,并不能解决焦虑,指出问题并不能解决问题。许多忙,不过是把木块从这边搬到那边,又从那边搬到了这一边;许多无谓的竞争,不是让渔翁得利,就是让领导偷笑。

别人并不希望你拥有智慧,而只希望你拥有知识能干活,拥有能力干好活。

这也是精致的农耕文明的底色。农业文明具有封闭性、稳定性,在一个独立的系统,风调雨顺、物产丰富就万事大吉。所以东方文明不倡导交流和冒险。如果你冒险交流了,就会知道世界不一样。

现在东方西方已经融合,互联网连万物,现实改变了,认知必然要调整。

科学会演变,常识常更新。

我们奉若神明的常识,只是概率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