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着讲道理

觉得特别有时就会处理不当,关心则乱……

早晨送儿子上学,时间匆忙,他习惯性地催我赶快开,我说:“有雾啊,老师说安全第一,迟到不要紧的。”

“那也不能迟到太久了”他说。然后他就抱怨,老师自己都做不到,还要求我们?

昨天早晨说,学校要求7.05分到,老师却要求我们七点到。我就问他别的班级呢,他说不知道。

当他抱怨,老师自己做不到的时候,我应该接着问他老师什么事情说了做不到呢?

可我没有问。而是反驳他,“老师的要求不会每个人都能做到,做不到也没办法”。其实心里是暗示他,老师的要求是合理的,只是你自己做不到才抱怨的。做不到也没关系啊,努力就可以了。这个潜台词不知他听懂了那个部分,前半部分是批评,后半部分是鼓励。也许他都没有听懂,而是沉浸在被否定的情绪里。接纳情绪是第一步,可我总是忘记。我也不知是做不到才忘记,还是忘记了才做不到。

• 明明雾很大,他要我加速开车,类似事情还有很多,所以心里就聚集了许多的情绪对他不满。

 明明是他睡得太晚起得太晚,6:30起床,6:44离开家,那要多匆忙啊。[抓狂]我都是全力配合拿鞋子、拿袜子。这都没有问题,这是我能做到的。但是当他要加速开车,要说老师同学这个不对那个不对,有的时候就忍不住反驳他。

这时候跟他讲道理,他也听不进去往往会情绪升级。后来我也就不说了。这让我想到昨天听的一本书《传染》。

书中探讨社会影响对我们的重要性,我们做决定往往受别人的影响,我们有太多的从众行为不知不觉的发生。

社会影响本身无所谓好坏。跟随坏人的脚步,会让世界多一份罪恶,跟随好人的脚步,会让世界添一份美好。

现在让我想到的只是书中提到的镜像神经元。镜像神经元,让我们不自觉地去模仿。别人对我们微笑,我们不自觉的也会微笑。当我严肃地跟小孩讲道理的时候,他会觉得是否定他,我严肃他也严肃。我厌恶他,他也厌严我。

可能我应该学着笑着讲道理。

我朋友的孩子,现在上南大了,小时候八、九岁跟我们一起玩的时候,我觉得他在一些小事细节上面不考虑别人。可能谈及过这个话题,朋友没有说太多,他很欣赏自己的儿子,现在也确实很优秀。

有的时候你欣赏他,他就会越来越好。不断地指责他的缺点,他的缺点不仅不会改,有时还会更严重的。

所以当我忍不住厌恶他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有另外一个人喜欢他,那样的生存环境,可能对他会更好。

所以我有时都在逃避他,让自己在别的事情上面分散注意力,让自己过得很精彩,然后带着愉快的心情去面对。因为那个更好的环境更适合的环境,只能自己去创造。

当孩子顺风顺水培养起来有时并不难,等他走了一些弯路,积累了很多的情绪要改变就不容易了。能不带情绪的教育太难了,也许应该像我一个朋友说的忘掉教育才能教育好。

当我认真地教育他的时候其实就是暗视他有问题,而孩子是不愿意承认的。他就会建立起心理防御,要做到润物细无声才是高手和普通说教家长的区别。

我要改变的还有许多,先从笑着讲道理开始吧。

跟同龄朋友相处,认知有偏差,我指出来别人总是很感谢,跟儿子相处正好相反,所以有时候我很困惑。

也许就是因为跟朋友都是笑着讲道理没有多少情绪,我也不厌恶他们。而对儿子,有期望就会失落,情绪就很难控制,总觉得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每件事情都想错了呢?关心则乱!

笑着讲道理态度会变得积极,才能影响别人积极改变。而教训的口气去讲,只会让他更严密的防守,就像冷风劲吹路人的棉衣,只会让他裹得更紧。先做一个太阳吧,微笑着讲道理。这是我现在能想到的改变。

某种东西越重要,我们就会觉得它越特别。其实仅仅是重要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们的家乡、我们的配偶、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孩子都是如此,甚至我们自己都没有什么特别,都很普通。那些重要的东西只是对我们自身有着特别的意义,但本身并不具有特别的属性。

对家人朋友的特别关注,是因为他们就在身边接触频繁。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对我们会产生影响,所以我们不由自主地想改变和控制。希望让自己更自在,彼此都做这种努力就会纠缠不清。

所以无法调和时就只能保持适当的距离。

距离的远近是跟合适度相互匹配的。思想交流生活习惯的彼此适应就决定了每个人之间或远或近的关系。一个各方面跟你不配合,思想不同步的人,如果天天见面难免会厌倦。如果是无法挣脱的关系,比如父子、母女。那就只能是无条件的接受了。

他很重要,但是不特别。我必须接受身边重要人的平凡,接受自己的平凡。

当我们说“你很特别”时,只是为了让对方感受到尊重,只是为了告诉对方“我很重视你”,其实并不是事实本身。

没有特别的人,只有特别的关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