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道路不同的奖赏

2018年11月13日晚上,购物中心的西班牙品牌AK皮具打折奖赏自己一个。

这个话题是罗胖谈经典文学引起,经典大家都知道可读的人却很少,是那些书虚有其表?还是我们每个人只是爱慕虚荣呢?

其实都不是,我们不爱读经典,就像我们大多数人只喜欢流行音乐是相似的。我们只是想当然的认为出名的东西、重要的东西就是大家喜爱的,愿意接受的事物。这本身就是不同的标准,不会因为我们的意愿而改变。

一个以我们大众的接受程度、喜爱为标准;一个是以对行业发展,对社会长远价值的影响为取向。

“想发财就不要去当官”就是因为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奖赏。

现实中确实没有多少人真去读那些经典。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托马斯·曼的《魔山》、卡夫卡的《城堡》、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如雷贯耳吧?可能买了放在书架上,真正读完一定很少。

为什么?因为没有兴趣!有意义、重要的事情很多,难道我们都热爱去做?比如锻炼身体、学习技能、保护环境。要知道意愿和行动、能力之间隔着很多的鸿沟。认识到一件事情的价值和你有激情迈出行动的第一步,这之间的距离可以是天长地久。好不容易迈出第一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根本没有能力去持续的发展,这种情况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所以我才常常提醒自己:不用多想,如果条件允许迅速地迈出第一步,我把这叫低层次满足。

什么叫低层次满足?举例说明:提前五年买一辆富康,比多攒钱五年后第一辆车买速腾对个人生活影响更大;能给你个人赋能的技能和工具是不必等待的,因为时间的成本最大,因为等待错过的机会成本更大。

第一步之后,我会关注自己的感受。是否还有兴趣、是否能够发现持续的价值?我不会逼着自己坚持,而是尽可能创造坚持的条件。

我们的意志力是有限的,把精力用在坚持上,肯定不是长久之计。创造出适合自己坚持的微环境,才有自然而然的趋势。

重新回到经典为什么不能流行上来。

从英国作家福斯特说起。

爱德华·福斯特,和乔伊斯、劳伦斯、伍尔夫被称为20世纪英国最伟大的小说家。福斯特的作品不多,长篇小说六部,短篇小说集两部。其中两篇长篇小说《印度之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曾被改编为电影。不过就是这样,看过他作品的人仍然很少。

那福斯特为什么还有那么高的文坛地位呢?因为他提出了全新的问题。

19世纪后期,英国变成了全球最大的工业发达国家,这样的国家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

新的环境,新的社会结构下,人的心态一定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些变化肯定不会反映在过去的作品里。福斯特的作品第一次探讨了这种心态的变化,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隔膜,每个人的心都开始发育不良。福斯特的作品是给这种病找药。当然药管不管用不说,但是他确实提出了一个从来没有人说的问题。

比福斯特早一辈的英国作家,像狄更斯的作品里面,就没有这些问题。

福斯特通过提出全新的问题,拓展了人们思考的范围和领域。即使他的作品不是畅销书,但他提出的问题已经改变了人们的思维世界。

再说个德国的例子,德国贝塔斯曼出版社组织几十名德国著名的作家、评论家做了一个评选,选出20世纪最重要的德语长篇小说。得票最多的,也就是20世纪最重要的德语长篇小说,名叫《没有个性的人》,作者是罗伯特·穆齐尔。相信大多数人对作者和小说都闻所未闻。

那它为什么如此重要呢?德国评论家是这样说的:这是一部真正的现代精神小说。长篇小说从19世纪向20世纪的发展,主要的变化就是从情节长篇小说向精神长篇小说的转化。《没有个性的人》就是这个转化中的最重要的作品。

同时期法国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流年》开创了“意识流”的文学流派。所谓“意识流”小说,特点是,打破了传统小说的表达方式,采取直接叙述意识流动过程的方法来结构篇章和塑造人物形象。

是不是有些明白了?这些经典作品,不仅本身晦涩难懂,就是评论家简单概括它们的特点,听得都很难懂。经典作品本来就不是迎合观众,让大家喜欢让大家容易懂,这不是它的标准。当然经典作品也不是刻意晦涩,刻意让大家不理解。它只是做它自己的事情,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奖赏!

一个严肃作家表达自己的思想,不是为了希望更多的人喜欢他虽然他也不排斥别人的喜欢;并不是追求名利,虽然他也并不排斥名利。但这些不是他的首要目的。

而一个流行小说的作者或者一个流行歌曲的创作者追求的目的就不同。能不能在思想上给别人带来提升,在社会上产生长远的价值影响,这不是他要考虑的,他首先是要大多数人接受,这没有错这就是他应该努力的方向。

每个人的需求是多种多样,有时我们喜欢快餐,有的时候我们希望正式一些隆重一些。

那些经典作品在文学创作上,都实现了某个方向上的突破:或者是在语言表达上,或者是在叙事结构上,或者是提出了新的时代问题,等等。

其实那些更早的经典作品,之所以被列为经典,同样是在那个时代,在某个方面有自己的突破性贡献。英国的莎士比亚、俄罗斯的普希金、德国的歌德、意大利的薄伽丘,都是他们各自现代民族语言的开创者和丰富者。

也就是说,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它们在人类原有的语言表达、叙事方式、问题背景、时代精神方面做出了拓展,让人类的文学世界比过去更广阔了,所以才会被记录进文学史啊。并不是因为它好读、它畅销、它会被大众所接受。

在歌曲中,我们往往把流行的歌曲就叫经典歌曲,这只是词义上的混用罢了。每个时代流行的歌曲只是表明那个时代的一种精神需求。而推动音乐表达形式进步,对人类的思想产生突破的作品,才是真正意义的经典。就像我们现在喊别人小姐,并不是尊称一样。同样的词汇,在不同环境含义已经改掉了。

现在许多人看见戏子挣几个亿就愤愤不平,会对比科学家对国家和人民的贡献那么大,生活却很清贫;如果看见富人生活奢侈就会觉得自己的穷是与他有关。都是把问题简单归因,只是发泄情绪罢了。

娱乐圈有娱乐圈的问题,而科学界也有科学界自身的情况。富人的钱被没收了,穷人也不见得日子就好过。关于税收那更是说不清,理还乱。我们每个人的个人所得税有谁心甘情愿的去交的呢?如果不是自动扣除,而且身边的人都没有主动上交,你会去吗?

当科学发明被保护、被重奖,那么会催生众多的人发明创造,由此产生的巨大财富会让每一个普通人受益。

你可能会说,科学家有重大发明创造就应该被重奖,那一个明星被大多数人喜爱,有几万人愿意买票听他唱歌,有几百万人愿意买票看他的电影,那他发财不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同样有钱人奢侈、挥金如土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物以稀为贵,钱多了钱自然就不重要。那是他的选择,有句话“富人不奢侈穷人就会受苦”许多人不理解,就是说如果有钱人不消费,如果有钱人不雇佣司机、保镖、保姆、那么穷人怎么去挣钱呢?

如果我们都仇视富人,那么谁愿意去当富人呢?

有的人又会说我只是痛恨那些不劳而获的人,或者说那些不配获得巨大财富的人。问题是不劳而获,配不配的标准有谁来定?

因为腐败而暴富人人唾弃,可是合理合法由市场竞争中胜出,由普通人用金钱投票选出的富豪,是环境的产物,是你我的选择。我们不能一方面疯狂的给网红打赏,一方面又嫉妒她们巨大的财富。

每一个成功都来之不易!

许多公认的行为包括一些潜规则本身是有它的合理性的,也许只是法律条款滞后!这反而给权力机构带来了选择性执法的机会,权力寻租、腐败反而更加猖獗。比如计划生育的政策,80年代的流氓罪,现在的海淘行为,太多了。许多人都这样做,少部分却被执法,冤不冤?

很罗嗦的写下这么多,只是想说盗亦有道。我们的意愿要符合现实,不然都是空谈都是蒙蔽自己。用意愿蒙蔽自己的事情太多了,我们总希望别人改变来适应自己。

我常常跟朋友讲:挑剔别人只怎么能让自己提高呢?

批评别人、指出别人的缺点只会让别人进步。从本质上来说我们都是被逼的,当我们把能量用在逼别人进步的时候,自己就会停在原地。

当我们觉得经典文学重要大家却不愿意看,而畅销小说虽然思想不够深刻却读者千万、作者名利双收,对此会困惑,其实本该如此。

不同的道路,不同的奖赏!

你选择了什么,就应该承担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