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来自错误:Rights from wrongs

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00悲剧发生,重庆万州公交大巴坠江。

我们常说天赋人权,其实不然!

权利是社会强制赋予的,权利是别人赋予的,并不是你认为有权利就有。而别人之所以赋予你权利,也是因为如果不赋予你这项权利,整个社会就会出问题。

前一句观点是阿尔钦为经济学界最权威的《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撰写“财产权利”时对权利的定义。后面对此进一步的解释则是德肖维茨的立论:权力来自人类的经验,尤其是那些惨痛的经验,那些巨大的错误。

所以权力来自错误,Rights from wrongs!

这是关于权力起源的一种现实观点。(A Secular Theory of the Origins of Rights)

许多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权力之间,本来就是有冲突的,怎么找到相冲突的权利之间的平衡点,才是我们要处理的关键问题。

例如,胎儿的生存权就跟母亲选择堕胎的权利产生冲突;一个人言论自由的权利,又跟另一个人不受别人冒犯的权力冲突;抽烟的权利,又跟他人拒绝吸二手烟的权利产生冲突。

广而言之,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种我们能够想像出来的权利,历史上不曾存在过相反的权力。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各种权利,包括财产权、隐私权、征地权和申请破产权,同性恋结婚权等等,都是人类经过长期的冲突和博弈慢慢形成的。都是妥协、协商之后的一个平衡。

对一种权力的认可,就是对另外相应一种权利的剥夺。这个取舍的依据就是如果不保护这种权利,那么产生的问题就会更大、更严重。

重庆万州大巴坠江事件惨不忍睹,这样的严重后果必然会催生对司机权利的保护。甚至立法,事后没有任何强制措施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权力来自错误,为了避免这种悲惨事情的再次发生,必然会加强司机的权利而削弱乘客的权利。这对社会整体有益!这件事恰好诠释了德肖维茨的观点,是对权力来源的最现实、最生动的解释。

重庆万州大巴坠江前撞毁的红色轿车🚗,事件胜过千言万语。

重庆万州大巴坠江前撞毁的红色轿车🚗,事件胜过千言万语。

就个人而言,应明白权利是他人赋予的。

那么追求权力的方式就会变化,事实上如果你做的事情对他人有利,对社会整体有利,那么所有人都会支持你,都会赋予你权利,也就是社会强制附予。

别人赋予你某种权利、保护你行使这种权利,是因为这样对大家更好,这样就不仅是你想要这样做,而是社会群体希望你这样做。

一个政党获得人民的支持上台,进而拥有管理国家的权利,也是这样的过程。

就个人而言,影响力的扩大、职位的提升,也是这样的一个内在逻辑。

引申来讲,如果你想获得一个权利,比如想升职领导不给你,那么制造一个麻烦就是一个好办法。许多时候我们不会主动制造,但是你没有必要默默挽回,问题不暴露就无法显示出问题的严重和紧迫性。当别人干不好,自然会让你来做。这时权利自然流到你的手中。

这不是你求的,是自然而然的过程像流水。这又呼应了2018年9月17日的文章题目《谁用得好就归谁》。

许多事情我们觉得是主观选择的结果,实际上是不得不。

让别人不得不选你,让别人不得不爱你,

这是思考的核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