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之恶

平庸往往不用承担责任、往往不关心对错。而恰恰因为不关心对错,不想承担责任就无法卓越!不用承担责任,也能珍惜美景、自律行为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平庸之美!自律就是附加的责任。

二战的时候,纳粹德国的普通士兵在犹太人集中营犯下了滔天大罪。

可这些士兵许多人在平常生活当中,连鸡都不敢杀,为什么在那一刻会如此心安理得地干那些事情?

汉娜·阿伦特(美)写了一本书叫《反抗平庸之恶》,解释了这种行为。本质原因是他们不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他们躲在一个组织的后面,是符号化的个人,他们行为不代表他们个人的喜好。 他们把自己物化了,像一支枪、像一个炮弹伤害了别人,我们不会认为是枪的过错。

我在战场

如果我是一个纳粹的士兵,可能在那时也没的选择。不残忍地执行屠杀的命令自身会遭遇不测。既然无论是谁,可能都会如此,那分析这“平庸之恶”又有什么意义呢?

它仅仅是对存在的一种解释吗?当一个人决定作恶的时候,一种是怀着愧疚的心去做,另一种就是合理化解释自己的行为。(被逼、不得不做也符合这两条。)

对已发生事情的解释,如果对未来没有意义,那就仅仅是一种消遣。相信许多普通德国士兵一定是被逼的,执行命令的含义就是被逼。至于你是高兴地去做,还是愧疚地去做,还是最后找到一个合理化的解释去做,行为本身的结果是不变的。

这其中,找到一个合理化的解释去做是最值得研究,也是最普遍的。

极端的杀人情况极少,但日常生活中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找解释,却很常见。我们总是先有行为,然后再寻找合理解释。这些原因并不客观,仅仅是为了解释行为而已。告诉别人的原因是我们想让别人知道的原因,而真正的原因,有的时候自己清楚,有的时候自己也会糊涂!

对于原因的选择取决于我们想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有时我们想嫁祸别人,有时我们想推卸责任,有的时候我们想承担一切。

作为一种策略选择,我们应该有目的地选择承担的责任倾向。就我们的内心而言,就有利于个人成长而言,我们应该独自承担一切。承担一切后果就会在乎,而在乎才会努力思考。

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是一个人独立成熟的标志。就算是被环境所逼,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是被环境所逼,而不应认为存在的就是合理。

就像那些普通的纳粹士兵屠杀犹太人,执行命令是不得已,但认为犹太人是猪就应该被屠杀,那就是被迷惑了;如果杀得很痛快,就是变态!

我在日常

生活当中,我们有许多事情是不得已的,应该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做事的局限性。一旦环境改变,就应用更合适的方式去面对,而不是习惯性地去执行原来的做事方式。

就像过于节俭是因为原来比较贫穷,富裕之后,还要维持原来的节俭习惯,就没有必要。原来的勤俭习惯在物质贫瘠的时代会让你产生安全感,那是一个合适的策略、是有意义的。在经济条件改善之后,这种行为的意义就不存在了,甚至谈不上是美德。它只是一种习惯了。要不然为什么现在要提倡扩大内需呢?提倡消费。

平庸往往是意识不到自己有责任,觉得不用承担责任、当然不关心对错;而恰恰因为不关心对错,不想承担责任就无法卓越!

不用承担责任,也懂珍惜、还能自律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平庸之美!

自律是附加的责任。

阿伦特说的“平庸之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不自觉地参与。

在日常生活中对普通人不幸的嘲笑,学校的霸凌行为,处处渗透着“平庸之恶”。

老师对学生肆无忌惮地辱骂,不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不用负责任吗?

如果每件事情,我们都想着自律,都想着为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不良后果负责。那我们的行为才会更谨慎。一个人在舞台上,在所有人监督下做事,应该和私下里没有人看到的时候相似。如果有家长在教室旁听,那么不良老师的行为一定会收敛许多。

“平庸之恶”就是因为没有监督,或者被豁免了。最常见的豁免就是躲在组织后面,穿上了制服。

制服和面具必然扭曲了我们的行为,让我们像某一类人,而不再像自己。现代人常常迷失自我,这其实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因为我们要适应不同的身份,适应不同的人群,而内心能不能留有一点点的空间,成了我们能够认清自己、感受自由的最后防线。

可以平庸,不可以作恶!

常州淹城遗址公园的石像生,制服、面具表达的是权力、利益分布的结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