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逊:理想主义者的经典画像和缺陷

2018年10月30日下午,跟友人同游常州淹城遗址公园。我们对遥远的过去总是记得美好表现出宽容,而对现在却充满期待要求严格。这是必然的,也是理想主义的一种起源,不满现实、改变现实、超越现实。

巴黎和会是一个舞台,威尔逊的理想主义在这里升腾,也在这里陨落!

以他的《十四点和平原则》为基础,在巴黎商谈了六个月隆重推出的《凡尔赛和约》,在他回国之后,受到共和党的百般刁难,而他的不妥协也最终让之前的一切努力付之东流。

美国国会否决了《凡尔赛和约》,他提议的国际联盟成立了,美国却决定不参加。

这在中国人的思想里,是不能理解不可想象的。

代表国家的总统在国际会议商谈的内容,回国之后本国却不接受。而且不是一点点,是几乎所有;而且国内也没有发生政变,总统仍正常执政。

这些决议,仅仅是因为另一个党派有争议,并不存在损害国家利益的明确证据。

威尔逊的个人性格

总统在台上说了不算,是美国的特色。

这在威尔逊身上最极端的体现了,其根源是他个人的性格造成。

威尔逊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在远处的人看起来,简直就是照亮黑暗世界的灯塔。但是在身边人看起来,难免就是固执,不切实际。所以威尔逊这个人,在历史上的评价非常两级。法国驻华盛顿大使这样形容威尔逊:“假如他生在几个世纪之前的话,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暴君,因为他根本不认为自己会犯错。”这个评价不见得公允。但这是跟他熟悉的人的真实感受。

同样《缔造和平》这本书的作者麦克米伦对威尔逊也有一段评价:“这个人的品格可以用《圣经》中最高贵的语言来形容,可他对待顶撞他的人又是如此无情;这个人热爱民主,却又鄙视多数政客同行;这个人想要为全人类做贡献,自己却没有几个朋友。这些矛盾该如何解释?”

其实很好解释。一个理想主义者,总是容易踏入这样的陷阱。他们对远处的人充满了同情心和感召力。但是,他们对身边的人,总是要维持道德上的优越感,总是要刻意地高人一等。这种人,自以为在道德上毫无瑕疵。但是也容易招惹来身边人的仇恨啊。比如老罗斯福总统就说,威尔逊是“有史以来美国最虚伪、最冷血的一任总统,一个机会主义者”。

其实也不止是威尔逊,法国总理克列孟梭其实也是这样的人。对他有一句评价,说他“爱法国。但是恨所有的法国人。”你看,理想主义者总是能吸引远方的人,甚至能被敌人所敬重,但就是和身边的人搞不来。

其实也不止是威尔逊,

也许我们许多人骨子里都是:远善近恶

远方总是美的,而眼前都是问题;

理想注定就是关注远方,而现实却在身边。

现实就是共和党原本就是要给在位的民主党总统威尔逊挑刺。威尔逊参加巴黎和谈所带的随从,全是自己身边的人,却没有共和党的同僚。共和党人能盼望着你所带回的《凡尔赛合约》顺利通过吗?美国的两党势力均衡,国家的重要决定、国际事务,没有另外一个党派的支持很难通过国会,更何况是深深的不满和强烈的反对呢?

回国之后一开始舆论导向,是站在威尔逊这一边的。共和党人要求对合约稍作修改,可威尔逊寸步不让,这让民众开始逐渐地同情共和党人,慢慢形势发生逆转。最终一切成果都成为了泡影。

威尔逊在巴黎跟远方的人能做出让步,而在国内对身边人却拒绝妥协。这是性格的弱点,或者说是性格特点造成的。

就像我们许多人会对陌生人客气,对朋友很友善,而对自己的亲人、配偶、小孩却很苛刻。

这也是另一种理想主义的表现:

在道德上严格要求自己,那么对远处的人自然会包容,而对于亲近的身边人,往往就当成了自己,于是标准就不同,完美的枷锁就会套上。

威尔逊当时的主张主要是三点:

第一,民族自决,谁的事谁做主,强大国家不能欺负弱小民族;

第二,以后不搞秘密外交,有事放在台面上说;

第三,成立一个国际联盟,以后国家之间再有矛盾,别喊打喊杀。就像美国有联邦政府和最高法院一样,有矛盾,找国联。

这套理想,今天听起来都很令人神往。在一战之后的那个时刻,那真是乌烟瘴气中的一股清流啊。但是结果很可惜,巴黎和会开完了,回头一看,一条都没能实现。

说民族自决,可为什么要把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让给日本呢?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怎么就不能民族自决呢?你说不搞秘密外交,那为啥巴黎和会最后还是开成了三巨头的小圈子的私人会议呢?你说,成立国际联盟。设想是你提的,国联也成立起来了,到头来反而是美国自己没有参加。所以威尔逊的理想主义,最终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泡泡。

过于超前的理想,是《凡尔赛和约》不能够真正实现的现实环境因素;而威尔逊个人的性格特色,则是《凡尔赛和约》在美国国会不能获得通过的另一原因,一个是环境的,一个是个人的。

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悲剧。

一百年了,我们回顾当年发生的这件事,不得不感慨——

理想主义是好。但是如果没有妥协,理想不能落地;如果不能整合一切力量,尤其是身边人、自己人的力量,妥协就没有意义!

引 申

理想主义的缺陷,也许就是对自己的不妥协,对身边人的不妥协吧!因为理想本身就是超越现实之上的一种期待,它出发的原点就是对现实和身边的不满想改变,否则怎么叫理想主义。这种矛盾是内生的,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就像山越高,阳光折射的阴影就会越长越深。

无论怎样矛盾的统一才是客观存在的。固执地走在任何一端都会有问题,生活仅仅是平衡的艺术。我们立于世,左脚右脚总是轮流迈步。缺陷和解决方案也是同时拥有,可那又怎么样呢?

错误,我们必然会犯!就像我们走路的时候总是要左晃右晃,真正的平稳是不存在的,非连续性是一切的根本。无论电影多么流畅,其实都是无数张画面组合而成,流畅只是我们的感受。

我想说什么?我们意识到问题也许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会接受它,这就是意义所在。

就像人生并不完美,但是只有接受才会热爱,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