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预见”也许都是巧合

仅仅是巧合,无论阳光房还是阳光床,设计不了、也预见不了!

牛津大学历史学家麦克米伦的新作《缔造和平》出版了。这本书写的是1919年上半年,在巴黎和会上的种种细节。

上一篇我谈了其中关于理想主义的一部分,关于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十四点和平原则》。并由此想到在个人身上过于理想主义,会给自己带来束缚,它会放大周围的矛盾和欲望,让自己处于尴尬的位置。现实是妥协的结果,过高的期待必然让所有人失望。据说唱《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阿宝,成名后给老家村里人送钱送物,但满足不了人心贪婪,最终是怨恨丛生。

除此之外,巴黎和会达成的各种协议,在当时就令各方失望,此后又产生了各种恶果。最糟糕的影响就是促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从1919年到1939年,间隔不过20年。

当时许多有远见的人似乎早就预见到了,这其中至少有两个,这篇就谈谈预见。

最著名的一个是经济学家凯恩斯。他在巴黎和会上,是英国财政部在巴黎的首席代表,对经济问题有很大的发言权。但是,他对凡尔赛和约非常不满意,回国之后就写了一本书,叫《和约的经济后果》。其中重要的观点是,怎么能让德国人赔那么多钱呢?这有两个坏处,第一,德国赔那么多钱,就没有购买力了啊,那会影响英国的出口,英国经济也会受影响。第二,德国人会因为被敲诈得这么狠,复仇的心理就会燃起。隔了多年之后,大家看到凯恩斯确实有远见,他预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还有一个人,就是法国的元帅福煦。他是一战时候协约国军队的总司令。过去,我经常看到有人引用他的一句话,也是在巴黎和会上说的,他说,“这不是和平,这是20年的休战”。真有远见啊。时间恰恰好,果然,1939年,20年后,希特勒就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你说是不是这个福煦元帅料事如神呢?

他当时提出法国和德国的国界线,应该定在莱茵河,这样德国就不能偷偷地绕过莱茵河从法国的北部进攻。事实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就是按照他设想的路线,迅速占领法国,同时占领英吉利海峡的港口,进攻英国。

我们会奇怪,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身处历史现场的各国精英、政治家怎么会不明白?

事实上,大多的可能性参加会议的人都设想过,毕竟会议开了六个月,谁都不傻。

当时各种观点各有各的道理,现在看来凯恩斯和福煦说对了,这也许只是幸存者原理。

如果巴黎和会采纳了凯恩斯和福煦的观点,降低对德国战争赔款的要求,同时把法国和德国的分界线定在莱茵河。世界就会发生新的变化,也会产生新的问题,也许德国因为战争赔款很少经济恢复很快,提前10年就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不可知。

当我们回头看历史,有的时候会觉得很简单,其实身处现场,在无数个问题和建议中筛选,其实是很难的事情,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

许多噪音会掩盖真正重要的问题,就算所有重要的问题都被关注了,也没有最佳办法只能有所取舍。

当你想找到一个万全之策,然后再去做事情,那你一定会失望的。不犯错误最靠谱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做。

人好可怜,不管他的智力多发达、人品多高尚,经验多丰富,他都看不到历史的延长线。

就个人而言,每一个选择都是当时认为的最好选择。没有后悔可言,因为你不可能看到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可能性。如果你看到了那种可能性,却因为能力不够而做不到,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如果再来一次选择也是同样。

许多的“事后诸葛亮”跟“幸存者原理”是一样的。只是对已经发生的事情的一种解释而已。

一切只是概率,向我们设想的方向努力,结果是偶然的。所有认知的提高无非就是把概率算的更精确,提高获胜的概率,但结果仍有可能落在你原先没有设想的那个区间。

所有的预见也许都是巧合,买彩票中奖的人并不是因为聪明,石头砸向鸡群,每只鸡都有可能被砸中。

努力左右不了结果,但可以提高成功的概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