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司意外崛起的启示

表演欲是想象力的动力…… what’s this in my daughter’s hand😄

员工至上

日本公司的员工终身雇佣制,以及稻盛和夫说的员工第一、客户第二、股东第三这个奇怪的顺序,是二战之后在美国主导下,为了控制大股东影响公司经营决定的,因为日本大公司被认为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温床。具体措施就是各个公司之间互相持股,让股权变得模糊。很奇葩吧?正是这个奇葩的制度,反而契合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使得日本经济一飞冲天。

这是日本作者的研究,也是一种自圆其说,但是听听还是有启发。

因为第二次工业革命是重工业、大机器生产,需要专业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不再是普通劳动力就能胜任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那个时代。这时候日本公司制度下的劳动力因为终身雇用,更能够长期安心的积累专业技能,彼此之间的合作更稳定,自然具有了优势。

用人制度长期稳定,股东无法插手公司经营,就有效遏制了股东因为追求眼前利益而损害长久利益的冲动。祸福相依,曾经成功的因素又成为了过去30年里日本公司竞争力下降的弊端之一。

有了这个互相持股的制度,再加上终身雇佣制,在很大程度上,日本公司本质就更像是一个员工的共同体,而不是股东的赚钱机器了。所以,稻盛和夫才会说那句很奇怪的话:企业最重要的使命,是保障员工及其家庭的生活。要把员工放在第一位,客户第二,最后才是股东。这就是日本公司独特制度的来龙去脉。

今天,依据战后现实条件调整而产生的独特公司制度,在面对新的现实之后,也许会迎来意外惊喜。

在互联网的新环境下,创新公司拥有的独特文化、专业技术让日本公司的独特制度又有了新的价值。员工第一,主人翁精神,长年累月积累的独特技能和经验,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更加宝贵。在物质丰富的时代,从股东利益至上切换成员工利益至上,更符合潮流和人性(文眼✌️)。毕竟富裕之后,更大的诉求应该是精神上、体验上的。

这似乎呼应了,我跟朋友合作一般不提太多要求,但是日积月累之后成绩也不是很差。这不是我看穿了这种管理的精髓和社会现状的转变,而是性格使然!每种性格都有它适合的生存方式,在现实中调整总能找到最佳。

刻意改变本性是痛苦的,那也许是分裂的根源、迷失自我的开始。就像开车转弯要缓缓地,急转会翻车。

我们无法成为别人,只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们也不必成为别人,只应成为更好的自己。

成为自己           

这就像我的女儿,书桌上总是很乱、东西乱丢,但是学习还是很专心、作业工整、成绩优秀,逻辑思维的能力更是超越了她的年龄。

这可能跟某些孩子的天性有关。在混乱中,她感觉到了自由和快乐。我喜欢偶尔家里乱七八糟,最终还是要整洁;女儿喜欢偶尔整洁,乱七八糟是常态。[呲牙]最终我投降了。

对此我是困惑的,直到看到下面一段话:

• 想要熵减,就必须消耗能量,所以有时候混乱本身也是节省能量的一种方式。

混乱不只是无序,而是元素以不同形式进行排列组合,这其实和创新所需要的条件不谋而合。

这是一篇文章后面的留言,我觉得似乎解释了女儿身上的矛盾。也许只是关注点不同,能量分配的一个取舍而已!大人在乎的,小孩子并不在乎。

经常是刚做好的思维导图,立刻就找不到了,也就是藏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书下面。以前是哭的要命,现在好了许多。也希望她整洁一点,但是做不到,也只好算了。也许“混乱”恰是她活泼创新的一个源泉,毕竟勇于尝试往往面临混乱,而一成不变往往整洁。

有时父母的完美期待,恰恰是问题的根源。

当孩子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就会产生情绪。

但许多方面只是不同,没有好坏之分。当你认为是个问题,就真的变成问题了。

女孩子不会做饭没问题,衣服乱穿也行、发型你不喜欢又怎样?父母可以建议却不能强求。不必对她们有完美的要求,因为她们不必讨所有人的欢喜。

给她们自由的空间,在现实中自己调整,成为她们自己喜欢的样子就好。父母按照自己的标准去衡量难免控制过度。孩子不应该成为我们想要的样子,而是应该成为她们自己希望的样子。

学会说“NO”,应该从小练习,从面对父母开始。

当然,整洁、秩序肯定不是坏事,只是有的人就是不在意,所以才有了不同风格的人,世界才更有趣!

我们不仅要适应社会,更应与环境互动成为想要的自己。这样日本的产业工人和我们的孩子都会更自在。毕竟适应了环境,却迷失了自己不是更糟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