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公园的狼

黄石公园的狼,一个个体对系统的影响是无法预料的。

外界干扰

这是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故事发生在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黄石,就是黄色的石头,那附近真有黄色的大石头。而国家公园呢,虽然名字里有公园两个字,但不是我们平常去玩的那种城市公园,它是一种自然保护区。黄石公园特别特别有名,你有可能去过,也有可能未来会去那边。那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而且很大,比整个上海市都大,里面有广阔的森林,生物种类繁多。

盗窃罗辑思维上的图

国家公园实际上是一种自然保护区,建立了国家公园,肯定要做一点“保护工作”。所以,在1914年,人们开始猎杀公园里的狼,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那里的鹿。过了十几年、到了1926年,公园里所有的狼就都被消灭了。

杀狼来保护鹿,初衷是好的。但没有了狼,鹿的数量猛增,到处找吃的,因此毁掉了很多杨树和柳树。森林受到了很大的威胁,有些地方因此变成了荒地。所以,这里就牵扯到了生态系统的第一个关键问题:如果外界干扰超过了一定限度,生态系统就会被破坏掉。人类捕杀狼,就是对黄石公园森林生态系统的一种外界干扰。

而平衡一旦打破,往往就不可逆。

• 就像我们开车从家到学校是一条路,而从学校返回家往往就不一样。有可能是因为单行线,有可能是因为回来的路上有些突发的路况,就算不是以上两个情况,因为同一个路口来的时候是右转而回去的时候是左转,那么你开车时的感觉也不同,这时选择就会变化。就算是一模一样的原路返回,因为角度不同看到的景观还是不一样的。

• 同样我们身体的平衡,也是这样。一旦生病了,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就很难。所以预防比治疗重要得多。👍治疗之后往往是达到一个新的平衡。

• 孩子的教育也是,每个好的习惯就是一种健康平衡。小心翼翼的呵护这种平衡吧,因为一旦打破了就恢复不了,只能进入下一个平衡状态了。      

 不 可 逆

为了挽回原来的生态系统,黄石公园的狼被重新放养,鹿得数量又回到了原来的水平,许多地方的森林植被恢复了,而有的地方却再也没有回复过来。这让生物学家很诧异。Why?

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生态系统的第二个关键问题:对生态系统的破坏不一定是可逆的。你原路返回却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但问题还是要解决,黄石公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就需要进一步地调查研究,才能得出结论。

正的关键因素不是狼,而是河狸。🤔

经过了几年的调查和研究,人们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狼回来以后,不是有些地方生态恢复了,有些地方没有恢复嘛。人们发现生态恢复明显的地方有个规律,附近一般都有河。河流里呢,还生活着一种动物,美洲河狸。河狸啊,就是那种呲着大门牙,会啃树、建水坝的动物。河狸只生活在河流当中,是一种扁尾巴的大老鼠。

美洲河狸

河狸什么要造水坝?因为它们的巢就建在河流当中。一建水坝,河流的水位上升了,就会把巢穴的入口给淹没,这样天敌也就进不来了。诶,这是一个保护措施。

听到这里你可能就糊涂了。河狸生活在河里,狼和鹿都生活在陆地上,它们好像扯不上什么关系啊。但实际上,它们通过食物网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鹿大量繁殖以后,把树都给吃光了,连河边的树也不能幸免,但这些树又是美洲河狸的食物和建筑材料。美洲河狸又没东西吃又没地方住,只能搬家走人了。

美洲河狸一走,当然就没有动物继续造水坝了。但其实它们造的水坝作用很大,有水坝挡着,河水的流淌就变缓慢了,这样就不容易把岸边的泥土给冲走,既减轻了水土流失的问题,又保持了水质的清洁。而且,水流一慢水里的生物日子也好过了。所以,美洲河狸造的水坝对当地的生态系统来说意义很大。现在没有水坝了,河水的流速变快了,问题就都出来了:河里的生物变少了,水土流失也严重了,最后,整个黄石公园地区的地下水都变少了。

地下水一变少,又带来了连锁反应。植物生长需要靠根系从土壤里吸水。地下水变少了,根系就抽取不到足够的水,树木就长不好,甚至就死掉了。所以,到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地下水变少,才是黄石公园森林衰退的直接原因。

  不 可 知

所以,虽然狼群回到了黄石公园,并且控制住了鹿的数量,但因为很多地方美洲河狸并没有回来,所以森林恢复的效果并不明显。

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可能就要放到保护美洲河狸上。

而且也许你也已经想到了,美洲河狸也不一定就是森林中唯一的关键点。🤪随着研究的深入,在黄石公园里,生态学家们有可能会发现其他起着关键作用的动物或者植物。

这就是生态系统的第三个关键问题:在复杂的生态系统当中,某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存在者可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就是我经常说的“事物是彼此关联的”,最弱小的存在,有的时候也会发挥最关键的作用。

一辆自行车,轮子、车架、车把手是最重要的。但是没有了刹车或者链条卡住了,一样完蛋。

我们要尊重一个系统,就意味着要尊重系统当中的每一个部分。因为他们的影响有时不是线性的,而是交叉的。就像京东的门卫大家不能得罪,因为他有可能是东哥的亲戚。你不能看一个人本身的职位,你要看他背后的关联。

同样,东哥虽然位高权重,可在特定的情况下却不堪一击,因为系统的事情太复杂了。

在大势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在风中,只能随风起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