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优势的起源、现在和未来

钟山,下方为玄武湖,图片源自@VCG;我的京剧0155:我相信和谐是想像出来的,所有和谐的画面美好的事物只是促进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说,一段音乐很美,是它触发了你的想象,让你感受到了美,而对于没有感觉的人来说,只是一段噪音。就像世界本质上是不连续的,是我们的想像让它像是连续而已!

前言

前天的文章《中美贸易战创造新世界》中,提到中美贸易战会促进国内改革,普通老百姓会从中受益。

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这就像一个大家庭要跟另一家掐架,肯定要让家里的孩子吃饱、穿暖、还要训练他们的格斗技能。对这些孩子来说,可以借此获得更多资源发展自己,这是一个机会。

做销售的都知道,当领导需要增长业绩的时候,往往会给下属提供更多的资源,这时候趁势而为,既能把事情办成也有利于自己!

正文部分

昨天媒体又报导,要大量引进优质美国产品,今天再看我昨天的基金收益亏了¥2800,想想,也对,本来不就是说有阵痛吗?阵痛不就是眼前一些相关企业的收益会受到影响?

但是长远来说整个国家的经济竞争力会因此提升,因而股市长远可以看好。

其实全球化一直是做这个事情,就是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专业,充分发挥各国的比较优势。进而促进整个世界的生产力在提高,经济发展了,人民更富裕。

美国跟中国的贸易战也不是反对全球化,

只是反对不公平的全球化,

追求对等的企业竞争关系。

01 比较优势的起源

社会分工本质上是一种优势互补,

这也是长板理论的运用。

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生命的最初。

整个生命的演化过程就是分工细化的过程。由单细胞往多细胞转变用了20亿年,以后不同的细胞就负责不同的专项功能。各种专项细胞构成人体的不同部位发挥不同作用。

细胞功能的分化是一切的根源!

• 由此形成了各自比较优势,有的擅长消化,有的擅长防御,有的擅长生殖。

•  这跟个人在社会上的工作分工是一样的;

• 更进一步讲全球化就是在全球范围内,各国人群的社会化分工。

这一现象的理论基础是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提出的“比较优势理论”。

李嘉图是从国际贸易这个角度来讨论:

假设两种产品两个国家都能生产,但是某一国在一种产品的生产上处于有利地位,另一国处于不利地位。在这么一个条件下,每个国家就应该集中生产、并出口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进口具有“比较劣势”的产品,这样双方都可以从中获益,获得专业化分工,提高劳动生产力的好处。

这个理论的提出,其实就是对生物学最原始单细胞组合成多细胞,然后形成细胞功能分化的一个解释。只不过是套用到了国际贸易上,由“一个单细胞”换成了一个一个的国家而已。

02  现在

现在,越来越多人倾向于用生物学的角度来解释现代社会现象。

过去

从孔德(注1)开始,受牛顿的影响,希望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解释社会问题,后来越来越发现,人类社会不是物体,而是像生物那样的有机体。对于社会现象而言,生物学的模型比物理学更有解释力。

现在

互联网创新企业,更多的使用演化、迭代、生态等词汇,这些都是生物学上面的概念。

生物学的演化概念更好地解释了这个世界和我们自身。

社会分工本质上是一种优势互补,也是长板理论的运用。这是为了适应市场环境和竞争的需要。这个世界,并不是越来越好,它只是按自己的逻辑演化,不由某个人,某个国家的意志转移。

中国不生产芯片,也有这个原因,因为没有比较优势。而我们的工业制造、量产、市场具有比较优势,移动互联网发展具有比较优势,所以这些领域发展比较快,这都是很正常的。让自己的长处发挥地更极致。

但是当不确定性的情况发生,比如中美贸易战中兴被制裁,这时候会逼着你把短板补起来。这时候又是短板理论了,一旦短板补起来,你会脱胎换骨,突破瓶颈、就有飞的感觉!

所以祸福相依!

就像当初单细胞生物转化成多细胞生物一样,并不是细胞的意愿,只是为适应环境和竞争。

03 未来

由此推演:

我们个人也无法准确规划自己的一生,因为不确定事件会让你的决定发生改变,对你的未来产生影响。

我们觉得是在决定事情的发展,实际上是不确定事情的出现逼得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

我们总是面临新的情况、随时调整之中,随波逐流是最好的姿态,就像大海里的帆船,没有办法去抵抗风浪,只能御风而行。

人定胜天只是一种精神状态的追求,事实上人胜不了天。天是不存在的,它是整个的一个环境系统,你只有适应它,就算你局部地改造它也得遵循它自身的规律去改造,否则一切都是徒劳。

明白了这些我们对目标就不会那么执着,我们得失心就不会那么强烈,就拥有了平常心。

许多人不能接受, “没有强烈的愿望,坚定的目标”怎么能够成功呢?

你当然可以有强烈的愿望和坚定的目标,只不过碰到情况改变时,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改变你的方向,仅此而已。

我们生来不是为了某一个目标而生的,我们只是为了体验这个世界,经历这个过程。

目标只是一个手段,就像我们心中的理想,就算它不会实现还是有意义。

而这个目标和理想一定是你自己独立选择的,不是别人强加给你的;

同时你也随时拥有改变目标和理想的能力,

这才自由。

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面对变化的环境,总能找到新的策略适应它!

“未来”对于一个《看眼前》的作者来说是个难题。

我只会选择面向未来的态度:

迎风踏浪、随波逐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