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哥很辛苦的

作者 | 陈兴杰

昆山龙哥街头砍人被反杀,视频传得非常火。还有更多生前照片流出,龙哥居然成了网红。

龙哥长得不高,身体壮实,出现在镜头,都是满脸的笑咪咪,看起来很和气。微博上有人说,龙哥穿件长衫作个揖,谁也看不出是黑社会,反倒像是说相声的。

龙哥喜欢喝酒唱歌,没事耍一套拳脚。不出事的话,人们都会以为他很有两下子。

龙哥在朋友圈里,人缘似乎很不错。他被砍死之后,很多人在朋友圈悼念他。一个名为沈队长的人说,这个社会仇富的人多,再有钱也要低调啊,龙哥一路走好。

龙哥泉下有知,一定哭笑不得。除了那辆宝马车,龙哥实在看不出哪有钱。很多人看过龙哥锻炼的视频,那个住宿条件,狭窄局促,不知道的还以为单位宿舍呢。

龙哥和朋友吃烧烤,就在路边摊;和朋友唱K,普通包房。这些都离有钱人太远了。

江湖大哥,纹着花臂,吹啤酒,讲义气,经常还有几个小弟照应。看起来有里有面,过得舒坦极了。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做大哥很不容易,黑社会比一般人想象的难混。

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做坏人比做好人爽得多。抢劫是无本的买本,来钱多快。人们之所以不敢为非作歹,只是因为害怕警察和监狱。事情果然这样吗?

即便没有警察,坏人的日子也不会很舒服。抢劫只得一时之利,到第二次第三次,基本什么也抢不到。抢劫会遇到反抗,动不动头破血流,你会抢劫,受害人不会报复?杀来杀去,成本极高。

张维迎说,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抢劫是很不划算的事情。抢劫远远没有做生意赚钱快。长期来看,只有市场的逻辑才对所有人都有利。

这个道理放在古代成立,放在现代也一样。对黑社会大哥也一样。发达国家的黑社会,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生意,很少有上街砍人的情形。贫穷国家的黑社会,日子惨得多,抢劫抢不到几个钱,并且很快就会覆灭。

真实世界肯定有警察。长期来看,坏人的生活基本都很惨。这次被反杀的龙哥,别看他的朋友圈里呼朋引伴,饮酒唱歌,日子过得潇洒极了。事实上自从2000年以后,他有一半的日子在牢里过。

2001年7月因犯盗窃罪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2006年9月7日因打架被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处行政拘留五日;

2007年3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2009年5月11日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14年5月13日因犯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

龙哥的职业生涯如此悲催,一点也不奇怪。干这一行的基本不会太顺利。

《魔鬼经济学》举过一个例子,谈银行抢劫犯的境遇。英国皇家统计学会和美国统计协会联合发布了一个报告,题目是「抢银行的回报有多高」。统计学家统计三年之内,364桩银行抢劫案的数据,得出的结论让很多人诧异。

只有不到10%的劫匪有机会进入金库,绝大部分劫匪只在柜台草草掠走一些钞票。平均每人每次抢劫,只能获得19900美元的赃款——大约相当于咖啡店员一年薪水。也就是说,只要你正常工作,只需一年时间,就能赚到抢银行的平均收入。

在英国,三成银行劫匪会空手而归,当场被捕的概率高达20%。抢劫次数越多,被捕的可能越大。当一个劫匪抢银行超过四次,他就离牢房不远。能逃脱法律制裁的人,可以说绝无仅有。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

在崇尚暴力的黑社会,直接通过暴力攫取利益,也被认为是低级手段。大哥们很少用暴力,他们也在模仿商人的方式赚钱。很多被政府禁止的项目,需求不会减少,供给却极其有限。这种行当市场机会最大,利润最高,是滋生黑社会的温床。

黑社会早过了比拳头的时候

美国禁酒时代的烈酒,是黑帮独家垄断业务;禁娼的国家,妓女普遍被黑社会控制欺凌;世界各国都禁止毒品,于是毒品成为全球性的黑社会支柱产业。

黑社会的核心竞争力是暴力,暴力有时也能成为一种服务,抢警察的生意。香港黑社会向摊贩和店主收「保护费」,就是源于早期香港警力不足,流氓地痞滋扰生事,黑社会们攫取了维持秩序的权力。

意大利黑手党起初并不入流,直到他们渗透进建筑业,靠暴力摆平这个行业的常见纠纷,才成为黑社会的典范。电影《教父》开场,就是一个可怜人亲吻教父的手,请求他主持公道。

黑社会偶尔提供正义救济

抢劫偷盗来钱很不容易,做些白道灰道的买卖,应该很赚钱吧。对顶级大佬而言,也许如此。行走街头的普通大哥,依然没什么油水。

《魔鬼经济学》另一个例子。除身居金字塔顶端的大毒枭,绝大多数毒贩都过得很穷困。他们也是在打工,从老板那里领钱,薪水甚至比麦当劳实习生还低,职业风险却比美国最高危的伐木工还高五倍。高风险没有高回报,绝大多数混混,他们都与母亲生活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毒贩世界也有劳动关系。老板们赚钱拿利润,小弟的薪水却和行业利润率无关,只和劳动力市场有关。老板们不会因为这一行危险,就给员工多开几倍的薪水,警察也不会因为你赚得少,就有所怜悯。

混混们被电影幻象骗了,艳羡香车宝马,以为贩毒是一项很有前途的职业,自己混着混着,也能出人头地。这好比一个横店大姐,幻想自己也能成范冰冰,概率比雷劈两次还低啊。

江湖难混,许多大哥小弟都会有日常的工作,生活一样愁苦。有些资深黑社会干脆做线人,从警方那里拿钱,这不失为改邪归正,弃舟登岸的途径。

龙哥死后,他被爆料出来:今年3月,他曾获得昆山市的见义勇为奖状,原因是举报有人贩毒的证据。这再次证明,龙哥的江湖地位很一般,混得一点也不好。虽然案底累累,他也心存回归正常社会的愿望。只是嚣张跋扈惯了,这一次他扮猪吃老虎,装得太过,终于被反杀在昆山街头,年仅36岁。

在江湖上做大哥,风险大收益小,不是什么好职业。还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这里面有错误观念驱使,很多人以为有利可图;还有人是在主流社会缺乏归属感,喜欢游走在秩序边缘,享受英雄自命,啸聚江湖的快感。

不谈对错,只从现实看,这样做并不明智。这两天火起来的「天安社」,他们纹花臂、拜关公、搞结义,模仿港式老大,搞得黑社会似的。有些人有家有业开公司,还是爱这一口江湖豪气。不说政府打黑扫黑,就是普通人,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吧。

天安社的偶象是桃园刘关张

说完龙哥和黑社会,说说给普通人的启示吧。如果你身边有小弟侄子不学好,中了黑社会电影的毒,不妨把这套道理和他说一说。

当大哥一点也不酷,年过三十,照样养家糊口,头顶该秃还是会秃。会读书的就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将来当个医生或者做律师。不会读书的,就找一份正经工作,靠手艺赚钱,比捞偏门靠谱多了。人生秘密第一条是:做一个好人,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