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生活中的“视觉大发现”

2018年4月29日上午,在东坡公园附近的运河边上玩视觉大发现。一串槐树的果子藏颜色相似的草丛中很难被发现。

前       言

王寅秋评论,柳井正的《经营者养成笔记》提到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确实很棒!关于企业员工满意度管理,从这个角度来看,会非常的清晰。一个是保健因素 一个是激励因素两个是不能互相抵消,不能混淆的。从这两个方面来关注,改善满意度会更有方法。🙏

这是企业管理上,

生活当中的运用更有广泛!

我喜欢跟在年轻人后面学习,从他们的角度来理解。就算有原书可以看,听他们讲也会有新意。他们的理解、他们的情感选择,会融入对那本书的讲述中。

一本书上的内容是死的,而在每个人的学习过程中,添加自己的理解,就成为更丰富的知识体系。

一本书是由罗振宇来讲,还是由樊登来讲感受还是不同的,所以知识重要,但知识的传播方式也重要。这里的“方式”泛化了,不仅包括声音、文字、图像载体的不同,也包括不同人的演绎。这是内容和形式的关系。

王寅秋留言:

如何做一个好的经营者?我想到了最近接触到的一个理论,即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大概内容是,对于一个工作而言,使员工满意或不满意的因素通常不一致。他把影响工人不满意的因素称为保健因素,使人满意的因素称为激励因素。比如工作本身的难度是保健因素,工资待遇是激励因素。也就是说,如果工作本身又苦又累,就算提高工作也并不能提高员工的满意度,这时应该想到的是怎样使这个工作本身轻松愉快一些。通俗一点,拿婚姻为例,妻子不会因为丈夫不赌博不喝酒而提升对丈夫的满意度,因为不赌博不喝酒属于婚姻中的保健因素,而非激励因素。

我的回复

这个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还是不错的,是不是指激励因素再大也不能抵消保健因素的负面作用?第二个例子中 丈夫不赌博不喝酒,妻子只是没有不满意,但是远远没有满意。🤭因为要满意话必须要激励因素,比如能挣钱、关心她。

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

· 使人不满意的因素称为保健因素

· 使人满意的因素    称为激励因素

来自南京大学,王先生的留言中,已举例阐述!把双因素理论再提取出来是为了加深印象。

写这篇延伸的文章,其实是想在生活当中谈谈如何运用?也是为了加深认识。

正文 部分

王先生留言中提到:

“妻子不会因为丈夫不赌博不喝酒而提升对丈夫的满意度”,这具有普遍性的意义。

举个例子

就像有人说,我没有说“你的文章不好呀”!但你也没有说我的文章很好,所以我不会满意。🤭

说我文章不好,我会郁闷会不满意,这是保健因素缺失。如果你改变了态度,不说我的文章不好,只是保健因素保全了,你是中立的是一个基本状态。

但是如果你改变的更多,觉得我的文章还有可取之处或者对其中的不足提出真诚的建议,那就是激励,我的满意度我会更高。

保健因素很足

生活中许多时候我们都是把保健因素做得很足,而没有关注激励因素。

比如例子当中的那个不抽烟,不喝酒的丈夫。他觉得自己不抽烟,不喝酒就很了不起了,这只是让妻子不讨厌他,但是要对他满意,当然有更高的要求。你得风趣、幽默才思敏捷还能挣钱,那就是激励因素。

看到这里女性读者也不要太得意,因为对妻子的要求也是一样的。“不要你丑得像鬼还要我对你热情似火。”梁家辉对他的妻子深情关怀并不是因为她又丑又胖,而是因为别的原因。

保健因素只是让我们不往坏的方面走,而激励因素让我们更强健。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激励因素过分

也有的时候是把激励因素做得过分,却没有把保健因素做好,亲子教育当中最常见。

· 亲子沟通中的保健因素 就是让孩子对你不产生抵触心理、不会产生不满意的方面。比如干涉他的交友,干涉他的学习方式,不尊重他作为一个个体的感受,各种过多限制。

· 而激励因素,是孩子觉得你很好、对你很满意、加分的方面。有你关心他的生活起居,对他很大方,带他去玩。

许多时候我们都是把激励因素做得很充足,甚至过分。觉得它能够弥补保健因素的不足,实际上不一定。

许多富裕的家庭父母过分的关注和溺爱,并不能让孩子觉得开心和幸福就是这个原因。身体上的营养过剩,也是这个原因。这些是保健工作没有做好。你只是让他满意的方面更满意,而他不满意的地方并没有得到解决。许多问题只是隐藏,碰到合适的时机就会发作,所以才有青春期的叛逆和沉迷游戏,沉迷网恋,沉迷毒品等各种问题的出现。

激励因素过分而保健因素不足,

就像豪华坚硬的铠甲穿在羸弱之躯上,

会压垮孩子。

重新发现

对我们自己也是这样,满意的事情一直做,不满意的事情却没有勇气真正面对,最终都是逃避。这时候别拿“长板理论”忽悠自己!

许多人忙,

              是不是一直都是

            忙着过度激励自己呢?

别忘了保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