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行动是活着的意义

2018年7月8号在常州九洲新世界 IMAX厅拍摄。

看电影之前:

韩寒推荐《我不是药神》

“我们看了很多喜剧闹剧,很多都市爱情,很多魔幻鬼怪,很多故弄玄虚,但是我们的现实主义题材在哪里呢?”

“那些穷苦、困顿、疾病、卑微,那些社会矛盾、冲突不公、无解之症、无妄之灾,都在哪里呢?”

我推荐《我不是药神》

无论多想逃避现实,现实都是最精彩的,至少真实。电影,就像梦境,只是让你休息片刻,梦总该醒。就算在真的梦里,大脑也在分析、整理,为每一个醒来做准备。面对是最好的策略!

看过电影之后:

看完之后并没有写影评的欲望,因为写的人太多了。有从配角的精彩表现来写;有关注它对社会的现实意义;腾讯新闻7月8曰国家医保局: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是不是来得很及时?电影从业人员更关心这是剧情片的新标杆,票房有望挤进国产电影前10名,甚至会超过《红海行动》。

还有社会学家分析,这类题材能成为爆款说明中国观众欣赏水平的提高,不再是仅仅关心科幻、战争、动作片了,小众的文艺片、关注现实的剧情片都有了广泛的市场。多样性的题材被观众喜爱说明电影市场的成熟。

这些文章写得都很好,观点我也都接受,所以就没有写的欲望了。

反驳标题

直到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同学把文章连接发到“看眼前”的群里,我看标题就觉得想反驳,当时回了一句话:

“只有怜悯没有行动是可耻的,因为那是佔便宜。”

他的文章标题和副标题是

《我们不是神》

人们口中的正义与善良,只是居高临下的同情而已,不过是怜悯每次出现在眼前的可怜之人。

为什么觉得他这句话有问题?首先它是影评,是针对这部电影的主题,或者是针对徐峥所演角色程勇的所作所为来评论的。

对于陈勇这样的一个角色,说他是,“口中正义与善良,只是居高临下的同情而已,不过是怜悯每次出现在眼前的可怜之人。”我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作者不是理解能力有问题,就是有意的误导。因为陈勇不仅仅口中正义与善良,不仅仅是同情,(他没有居高临下,他自己也高不到哪里去?连房租都交不起的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小贩子。)他还有行动。

“只有怜悯没有行动是可耻的”。虽然语气重了点,但是为了强调行动是区分精英和普通人的一条鸿沟。(文眼✌️)

“口中正义与善良,又对弱者充满怜悯”,这绝不是坏事,只是太廉价了。

我们有太多廉价的善意,却没有一点点行动。

陈勇感人之处,就是因为他有行动,哪怕行动是过激的,欠考虑、甚至不计后果。

这样的行动在电影中感人,在生活中会让人更震撼!神做到这些没什么,但是人做到这些就是勇者。“我们不是神”是一句屁话。

中国人擅长当围观群众,让他上台比杀头还难。这其实给了坏人忽悠你的机会。在台上是自带光环的,普通的话,甚至是错误的观点,只要在台上大声地讲出来就会有许多人相信。我们有这种习惯就是迷信在台上最响的那个声音。

老一辈看到报纸上的铅字,就会肃然起敬,也是相似的原因。你可能会说难道我没有自己的理性判断吗?真的不容易,如果你从来没有在台上表演过演讲过,你是无法体会台上和台下的不平等。

在台上会有一种莫名的自信,而在台下会有一种莫名的顺从。

我不想从国民性上来分析,头脑里也不是很清楚,也许需要是另外写一篇文章来单独解释这个现象。

大家扪心自问感觉一下,是不是这样?

所以围观,发出嘘嘘之声表示自己的怜悯,都是很容易的事。因为不用付出任何的精力和成本,太廉价了!人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当然是很普通的。所以我特别警惕自己发出廉价的同情和怜悯。

如果我想让谁知道我在同情他或怜悯他,那我一定会有行动。而不是嘴上说一两句我很同情你,脸上显露出惋惜的表情,这往往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优越感,对别人一点帮助都没有,这是占弱者的便宜。也就是我前面说的无耻!

《我不是药神》里面的陈勇,显然不是。所以我敬佩他!我也敬佩生活当中所有采取行动帮助别人的人。他们是生活中的勇者!👍

一一反驳

等我晚上把这篇文章打开再看的时候,找到了下面三点。果然是一派胡言!第二点他是作为标题封面的,我已经反驳过了。我是做药品销售的,但我也不能为药品厂家这么辩护。

下面蓝色字体是文章的三个观点,黑色字体是我的反驳。

1、善良的初衷并不会改变罪恶行为的本质。

这是语言上面的混乱表达,作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当然很多读者也会被搞晕。

“善良的初衷”之后不管是什么行为,那么“善良的初衷”都是他行为的本质。哪有本质改变自己本身的?🤔 作者只是觉得这句话说起来很酷,才这么讲的。

电影中陈勇的行为虽然犯罪,怎么能算是最恶行为呢?

如果认为“触犯法律就是罪恶行为”,这种人就不配写文章。写文章就是为了分辨是非、明辨那些细微的地方应该如何理解,更符合我们的人性。

法律是大多数人意志的体现,而且不断地发展和调整。7月8日腾讯新闻就报导国家医保局,要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很多法规就要调整。那位作者是不是想说改变法律法规的人也是罪恶行为。

不会的?他的死脑筋里面觉得,国家来修改不合适的法律是正确的,而个人对抗不合适的法律就是  罪恶行为。呵呵😄

陈勇你只能说他是犯法,但不能说他是罪恶。

2、人们口中的正义与善良,只是居高临下的同情而已,不过是怜悯每次出现在眼前的可怜之人。

对这一段的反驳前面已经完成,这里就略过。

3、一款特效药长的开发周期达数二十多年,开发成本数十亿美金,但其开发结果被他人盗取,作为自己“施舍善良”的工具,程勇的行为,在本质上与小黄毛的“劫富济贫”并无差异,小黄毛抢了程勇的药送给病友,而程勇则是窃取药厂的研发心血低价卖给穷人。

所以说,商业才是最好的慈善,一个人所挣的钱,即是社会对其需求的表现,也是他对社会贡献的回报。

“说到商业才是最好的慈善”。这个观点我并不否定。可能是富兰克林说的吧,或者是他的思想引申而来。就是说人本质上是自私的,以自私为出发点建立起整个的社会体系。大家努力工作、正常经商,虽然是为了自己的私利,但因此反而为社会创造了更大的财富。

所有才有“商业才是最好的慈善”这句话。

它只是指应该尊重商业的运行规则,认识到商业的社会意义。

并不是说商业的所有规则,都不可以修改。连法律都可以修改,为什么商业的规则不可以呢?这跟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有相通之处。

几百家药厂的产品都有自己的正常定价程序,我们也不会攻击所有的药厂的产品。如果一个产品出口时定价过低,国家会调查它是不是反倾销?所以如果一个产品处于垄断地位,定价过高,国家当然可以查它是不是暴利。

电影中美国药厂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宁,4万一盒!而印度生产的仿制药效果接近,价格只有¥500一盒。这说明他们的生产成本是很低的,那么就谈谈开发成本吧?

我知道,一个新药的开发成本往往10年以上投资几十亿美元。但是别忘了这些数据是谁告诉你的。正是这些开发10年投资几十亿美元的研究机构和药厂说的。我不是说开发研制新药很容易,必须有高额的回报,企业才有积极性去搞研发,这我能理解。

但是研究机构和药厂是有这种冲动,把前期投入算高的。而且白血病是一个很普遍的疾病,如果某些疾病病患很少,要收回成本,往往药品是天价。实际上,药企根本不会研制那一类药品。

药企研究的往往就是患病人数广泛的药品。那么这种药品一旦研制出来,既是唯一的,而且使用人数广泛,那么它什么时候能把成本收回来,仅仅由药厂说了算,那么病人是很可怜的。

就像我们国家的高速公路,用过路费来收回原来的投资,明明到了20年期限还会再延长10年,说是亏损、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呢?

万物有度,如果确实有道理,那么把所有的成本敞开,所有的数据曝光,相信大家也能理解。

无论如何我们有了解的权利。而不是说,“商业才是最好的慈善”。让那些穷苦的白血病人买40,000块钱一瓶的药,这他妈是什么慈善?

你可以说你是合法的,但你很罪恶。

同样陈勇虽然犯法,却是善良的!

如果智商够的话,应该能够理解。

关于《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评论,我是认真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