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权力的中心

                 这是独行的第545篇文章

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感叹命运仰望星空。

远离权力的中心。

这句话是初中时代的引路人——翔君后来说的,1986年那时他还不会,只会每个周末带着华君、文君和我,还有别的小伙伴一起健身。一切华丽的衣服都不如健康的皮肤强健的体魄更高贵,那时他会说这句,出自《健与美》杂志。

过一段时间,他会测量,每个人的胸围臂围等等数据,记录在一个小本子上,于是,这些数字就代表了每个人原始的一些特征以及后天的努力。只有一次,我被荣幸地记录在案,大多时候,我只是旁观者、旁听者,有点参与不进。在“白马健美团”我是一个边缘分子,思考,比较认真,健身,我是打酱油的。

翔君只比我们大三岁,我们几个初一的时候他高一。但他早熟啊,无论身体还是精神。

他会带我们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隔个半年一年就把自己房间的家具重新组合,换个位置。如果当天在外面吃了酒席,晚上回家就会增加运动量把多余的能量消耗掉,那时候可没有各种运动软件,应该是《健与美》杂志上的各种运动理念把他成为了那时候的异类。据说他撩妹也很有一套,谁让他懂得这么多呢?

在35年前的农村,他是一种独特的存在,生活,除了吃喝工作和学习,还有这么多讲究。我们几个初中生仰视他追随他,在他的房间里,听音乐练哑铃举杠铃,在他家不大的院子里聊天,拉单杆。干着眼前的事情,却瞄着未来,他像一道光。

远离权力的中心。

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工作多年。他大学毕业后在常州郊区的一个国营大厂做人事工作,负责每一年的人才招聘。新进厂的大学生们同样很喜欢他,但升职并不顺利,按照世俗的观点来说,没有当大的领导不算成功。此后,他很早拥有律师资格证之后,也没有到城里从事律师行业,也没有发大财,没有在城里购置豪宅,按照世俗的观点,自然也不算成功。

当他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漩涡。那种身不由己的蛮力让人迷失自我,而他,是想掌控自己的,哪怕是自己房间床和沙发的位置,那怕是自己身体和思想细微的变化。很早,他就觉醒了,要做自己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当他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厌恶。对权力扭曲之下人性的厌恶,对附着于权力之上物质的厌恶,对真善美的追求让他对假丑恶天然反感,想来,他说这句话也在自然不过。“一切华丽的衣服都不如健康的皮肤强健的体魄更高贵”,现在他再说的话,或许还会加上一句——都不如自由的灵魂更高贵。

他像《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没有在大城市混得人模人样,只在大亚湾的煤矿,把本职的工作做好给身边的人温暖。他懂得平凡的意义,泰然处之。

这或多或少都影响了我们这些童年的伙伴,又影响了此后他招聘进厂的大学生,他是一道光。

远离权力的中心。

多年后,对此我也有了自己的认识:面对权力,表面尊敬内里不屑。尊敬的是权力,不屑的是个人。而这种不屑并不是侮辱,只是在不装的瞬间,让他们意识到彼此的平等,用个性建立起真实的联系。          

面对有钱人,同样如此,尊重他们拥有的财富,但是财富之下的这个人是不是值得尊重,那就另当别论。

权力有自己的特征,等级霸权高效;

财富有自己的特征,普世迷人贪婪;

个人的特征,真诚还是虚伪,豁达还是狭隘,邪恶还是善良…这就是自己的选择了。

面对不同的物种,自然要用不同的策略。我不迷恋权利,但是敬畏,最好还能利用,权力只是工具,无所谓好坏;我不沉迷于财富,但是热爱,最好还能拥有,财富只是手段,可以通向自由;我也不一定要和谁成为朋友,除非他值得或是他愿意,真诚地需要、自然地连接,彼此才如沐春风。

翔君指引了我很久,现在已鲜有联系,而今我走在自己的路上,借他微弱的灯光继续探索。

2021年4月8日上午8:27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记录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