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和会写

               这是独行的第532篇文章

2016年7月31日 西藏然乌湖 海拔4200米

小时候看电视,领导发言都是拿着稿子,上学后,有了线下的集会,校长发言往往也是拿着稿子,那稿子想必都是秘书写的。工作后,有些不同,许多领导滔滔不绝可以讲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脱稿的。

虽然不再念稿子,但这个印象还是形成了:

会说的是领导,会写的是秘书。

一个人对很多人说那是指示,一个人对一个人说那是指导。该说的很快说完,别人没有理解,或者忘记了是常有的事情,毕竟人的注意力有限。但是忘记了可能后果很严重,又不好意思让领导再说一遍,所以最好记笔记,不管是专心听还是专心记,听的人压力山大。

写给很多人读的是作者,写给一个人读的可能是情书。不管你多用心写,别人可以不看还可以误读,作者该受的;不管你多用情写,女孩也可以不看甚至会嘲讽,男孩该受的。所以说说很轻松,说错了可以是口误大家别计较,写的人就压力山大,写出来,就把自己放在了靶心。

说很轻松,听费劲;

写很费劲,读轻松。

由上往下,轻松的事情自然是领导做。

由下往上,劳累的事情当然就归秘书。

这么写,像是吐槽领导,像是吃不到葡萄的小孩说葡萄酸。事实上领导也没那么轻松,领导要操心与别的领导如何相处, 领导要关注讲话之后群众的反应,累在别处。

而写的人,固然是累的,5分钟读完的文章写出来可能要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三五个小时。但写完之后的成就感却无法替代,哪怕是给领导写稿子。就像古时候的奶妈,虽然养大的是别人的孩子一样满心欢喜。至于写给心仪女孩的情书,不管多忐忑,都是青春美好的记忆。

轻松,不一定美好;劳累,也许值得。

这都因人而异。

2016年1月20日 西安白鹿原滑雪场

这是由“说”和“写”这两种表达形式的特性决定,领导当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写,秘书也当然没有那么多机会去说。所以也不能嘲笑领导只会说说,更不能觉得你是秘书很牛会写。

各干各的事罢了,各有各的悲喜。

一般来说,权力是稀缺的,那么拥有权力的人的时间就更加珍贵,让领导花很多时间去写,然后让秘书花5分钟读给大家听,显然不科学。

但是这个状况后来改变了,前几年公众号出现,让写的人,写得早写得好的人,风生水起。写的人肆意挥洒,看的人爱看不看,只要人群中有1%的人偷看了你一眼,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广告、带货、培训、线下活动一一展开,拥有百万粉丝的作者,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呀。

这种转变从何而来?

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爆发,花几小时写出的一篇文章,可以在网络间无成本的复制千万遍,没有时间成本、没有金钱成本、一本万利。热爱这篇文章的读者又会主动分享推荐,犹如不拿薪水的秘书和员工。他们赋予了这篇文章新的价值,自己也从中收获了参与感和真实的感悟。

会写的人翻身了,会写的人受的苦得到了尊重,在新的技术环境下,写作的优势被突显。

“写”本是一个苦差事,它无法运用颜值吸引别人,也无法运用情感感染别人,虽然有些美女作家很火,煽情的文章也容易成为爆款,但正经人还是关注文字的更多。所以一篇纯粹靠文字打动别人,靠思想冒出几个火星与他人共鸣的文章,作者要么是天生特质,要么是千锤百炼了才能写出来。

现在,“写”变得容易了,是因为有了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语音输入,文字扫描,有了庞大的能够接触到的读者群,但写得好仍然不容易。

无论怎样,认真写作像爬山,越是陡峭越是艰难,越是在积累自己的高度。表达的技巧更加成熟,思维变得通透,写作的过程,不仅是锤炼自己也是发现和享受。

轻松的“说”,更像是滑雪,滑雪,大家都知道的,从下往上太难了,从上往下才惬意。随便说说,轻轻松松,最后一定是在山脚下。

不敢歧视“说”,因为据说视频公众号现在又是更大的风口,风水轮流转,看来又要转回“说”或“看”上面了。

会说的不一定是领导,可能只是爱罗嗦;

会写的也不再是秘书,也许是个超级咖。

技术改变了世界,不变的是我们对内容永恒的追求。写一篇好的文章很难,做一个好的视频也难,不必纠结于该写还是该说,不过是形式。

2021年2月26日上午8:47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记录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