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都可以

                这是独行的第530篇文章

2021年2月11日 眼前小院

认识几个艺术圈的朋友,经常听他们说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我是搞不清楚的,总觉得后现代的比现代要牛吧。

有一天,其中一个朋友跟我讲,后现代主义被诟病,是因为这个观点———“怎么都可以”,有点像狗皮膏药像中医,没有了确定性,别人就说不清楚你,往往就不愿意接受。

我呢?倒没这个顾虑。

目标的意义都是我们自己赋予的,那么眼前,你怎么想,你的目标就会改变。就像一棵树的主干和枝干,主干被砍了,枝干越长越粗越长越直,最后就成了主干。生活也是,出生的地方是我的根,可当我在新的城市结婚生子,出生的地方就成了故乡,他乡又有了我新的根。

生活在别处,这没有什么不好。

毕竟眼前已经在你的手中,别处倒充满无限可能,物理的局限无法回避,而精神的自由却可以肆意挥洒。不被眼前定义,不被过去定义,也不被他人定义,成长才是自由而快乐的。

怎么都可以,看起来蛮横不讲理,实际上是在自己认知的范围内天马行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自由遐想。

它是一种界线之内的自由,就像骏马在草原奔驰,湖泊、城市对它是一种限制,但是可以绕着跑。

2018年 小公寓

想到这些,是因为今天一个人在“眼前小院”呆了一下午,宽阔的院子笼罩在暖阳下,野草肆意生长,竹篱笆上的蔷薇已经发芽,绿色在蔓延,大约再过一个月,粉色的蔷薇花就会繁星点缀。

女儿出生时,在这个小院住过一段时间,附近又新建了一座小学,那时如果在这里生活,过去的13年又会不一样。如果在这里生活,儿子的学校会变化,我的工作也会变化,那么后来也不会在常工院的对面买下那个64平的小公寓,更不会有前阵子在中海·云樾里买下154平的新房。

一切都会改变,其实那样也可以。

记得2007年,心血来潮买下那个小公寓,因为位置在小院和老屋的中间。此后,也带着三岁的女儿六岁的儿子,在哪儿住过几天,在附近吃饭,在小公寓里洗澡,那是个陌生而新鲜的环境,感觉就像在旅行。等他们睡着了,我就一个人骑着车子在周围逛,穿过对面常工院的校区,想象着如果一直在这边生活是什么样?

虽然只有64个平方,但是有厨房和一个巨大的浴缸,另外一个大空间35平,放两张床睡下我们四个人也没问题。

一切又会改变,想想那样也可以。

可事实上我把它们都当成别处,25年来一直住在清凉东村的老屋,那是眼前的生活,小公寓和小院则是我别处的想象。还有这么多年来我旅行留下记忆的地方,威海、青岛、宁波、台湾和西藏。那么那么多的别处,都承载着我的想象。

怎么都可以,虽然我选择了眼前这一种。

2021年2月23日 老屋

思想有什么用?

它不能改变现实,却可以改变感受。

它不能改变现在,却可以改变未来。

禁锢我们的不仅仅是现实,更多的是观念。

在落后的农村,生了女儿就觉丢人。在城里,结婚了也不好意思不去酒店办酒。还有见到有钱人就必须尊重,遇到弱者就必须趾高气扬,发达了,回报乡里借钱给穷朋友也是必须。朋友请你吃饭了,你也必须回请………是不是感觉有太多的框框束缚着你,道德、亲情和友情,被各种力量捆绑。

其实哪有那么多必须。

怎么都可以,只要你乐意,

那不过是另外一种方式的生活。

2021年2月23日晚上7:42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记录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