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里走掉了一个“雷锋”

              这是独行的第501篇文章

2020年9月9日常州西林公园。

早晨6:20开车送儿子去学校,大约6:45到达学校大门的对面。儿子走一小段路,过一个十几米宽的马路就可进入学校大门,再走到自己的教室,这一段10分钟肯定够了。老师要求7:00之前到校,这样比较从容。

这一段11公里的路程,如果7:00出发,就要开35分钟,这多出来的10分钟,因为路上的车多了,速度变慢,红灯也要多吃几个。

在这40分钟里,路上的车辆是逐渐变多的。那些不愿晚出发多花时间的人,会根据自己的感觉提前出发,有的提前5分钟,有的提前10分钟。这样就决定了,不同时间马路上拥挤的程度,而感受这种拥挤的程度,又重新决定了,每个人第二天提前的时间。

出行时间和拥堵的状况就是这样互相影响,就像我们洗澡的时候,一边调冷水,一边调热水,目的是为了实现刚刚好的水量,刚刚好的水温以及最快的时间。

我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虽然影响一件事情的维度很多,但它都有一个底层维度,那就是我们的感受。

感受就像是地基,我们在上面建设房屋;感受也像是画纸,我们在上面描绘。我们对拥挤程度的感受,决定了拥堵的程度,决定了出行的时间。我们排放冷热水的速度,依赖于我们对最佳温度的感受,还有最佳的水量,也是感受。

我们带着“感受”这把尺,丈量身边的一切。

而且恰巧每个人的感受又是不同的,所以环肥燕瘦各有所爱,酸甜苦辣各取所需。这是丰富的根源,有时也是争执的根源。

我们按照各自不同的尺度改变身边的环境,世界变得丰富多彩,可是身处共同的环境时,前面的车开的很慢,后面的想快就会产生冲突,就像大家同在一个浴池里洗澡,喜欢泡热水的朋友把温度调得很高,我就受不了了。

我想说什么?

我想说,许多时候我们喜爱的和痛恨的是一体,优点缺点是同一个特点,赚钱和亏钱也是同一个原因,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我们以为是环境影响着我们,实际上是我们对环境的感受影响了我们。我们通过对环境的认知创造了一个中间的感受层,我们活在其中。

我们感受到的无助,绝望或者限制,只是我们的选择,而且默认了:感受,不会改变。

换个角度,你对环境的感受就会全部改变。如果你破产了,就很难嫌弃自己的糟糠之妻;如果你发财了,就很容易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配不上你。事实上,周围的环境并没有改变,是我们自身的位置改变造成了角度的改变。

今天为什么要谈感受呢?

这感触源于“看眼前”群里最近的一件事情。

一个群友,觉得“道不同不与之谋可也”,客气地感谢邀请,然后离群了。

这个群友在德国定居,疫情期间看到很多国外华侨回国艰难,对比德国的撤侨措施,觉得国家在这方面的措施有问题。更气愤的是,许多网民说他们是“千里投毒”,这种舆论的引导,他认为国家是有责任的。

当然,群里别人有不同意见,觉得建设祖国的时候,你不在,国外危险了你就往国内跑,好处两头沾,却把感染新冠的风险带回国内。这似乎也有道理。这并不是针对群里的这位国外朋友,而是针对国外华侨这个群体,这种不满更多的是针对那些极个别的,回来之后,趾高气扬不按照国内的防控要求坚持隔离,态度蛮横自视优越的人。

普通华侨,特别低素质的华侨,德国撤侨政策,国内普通民众,少数低素质民众,国内撤侨政策,这许多方面的角度,各种利益的诉求交织在一起,很难有绝对正确的解。

期待像电影《战狼》里一样,每个中国人只要拥有中国护照,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国家都能保护你平安回来,这本身就有点像童话。

个人服从集体利益,东西方表述的语境虽然不同,具体实施上本质是相同的,都是为了国家的根本利益和大部分人的诉求。有时为了某一个人的生命不计成本去拯救,那是为了提振国家的士气,本质上还是集体利益的需要,并不是想维护那一个个体的利益,比如《拯救大兵瑞恩》,我们呢,董存瑞炸碉堡。拯救一个人是为了国家的利益,牺牲一个人也是为了国家的利益。

希望中国政府跟德国政府是一样的撤侨政策,是幼稚的,因为两国政府的基础不一样,群众基础不同,广大群众不答应啊。

许多时候不是辨对错,而是辨出所以然;

许多时候无需说服别人,只需表达自己。

狮子要吃羚羊是不得已,每个人每个群体每个国家也都有自己角度的不得已。舆论场上的导向,国家显然是为了大的策略的需要,不会考虑少数个体的利益。中印边境,印度挑衅闹事,对那几十个或者几百几千个印度边防军来说是好事情吗?国家不会考虑他们的命运,他们是炮灰,是为背后更大的利益服务的。

我们每个个人,普通的,小老板,超级富豪,甚至国家领导人都是身不由己的。

因为网友说“千里投毒”,因为群友说“活该”,就觉得委屈,觉得被大多数人误会否定了。其实还犯了一个认知的错误,不仅仅是角度不同,而是网络上发声的并不是大多数,群里发言的也不是大多数,沉默的才是大多数。

“道不同不与之谋可也。”,往往因为在工作中如果思维不一致就没法配合做事,在生活中想法不一样,也无法协调,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别的选择。不与之谋,是因为有备选方案,如果你不得不做某个工作,不得不和某人一起生活,我们就会忍受不同,接受不同,甚至喜爱不同。

毕竟,“不同”只是你的感受,而感受是会变的。

在一个群体中,你感受到了表面的不同,也许更多的人是认同你的,可你并没有感受到。几年前我们一家跟窗外十几个跳广场舞的大妈吵架,楼上楼下周围许多的邻居,他们并没有站出来帮忙,但我知道他们是认同我的。

相反,在另外一个群体,你可能感受到了表面的相同,而骨子里面却不同。比如在美国表面人人都尊重黑人,心里怎么想的就不一定了。

这位朋友进群一两个月了,从来没有声音,最近两天谈了自己在海外的见闻,疫情以来作为海外华人的感受,这开阔了我的眼界。他说:

但凡要说这二十年如果在这儿学会了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不会强迫别人去接受自己的观点,自认并没有表达这方面的意思。有的,只不过是就事论事,阐明自己的观点,不和稀泥。以上种种赘语,溯本清源,不过是对起初那一句“活该”的一点反应而已,并由此略微展开了一下。如果有人觉得过量,那么也请见谅则个。道不同者,不与之谋可也,既然话不投机,那么也没必要妨碍本群气氛了,感谢邀请,各位平安,再见。

当别人强迫我们接受他们的观点,我们总是不乐意,那么当我们的观点不被别人接受的时候,是不是也不应有太多情绪?

我们寻找相同,也许是追求表面的认同,

我们寻找朋友,有时只是为了逃避寂寞。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本来就想离群了,就找到了这样一个“不同”。他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却像雷锋,留给了我们需要的———另一个角度。

2020年9月10号下午12:11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进步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