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丢掉了附近

                这是独行的第499篇文章

张力奋在新学院 聂伟亮 绘

注:听罗胖解读张力奋的《牛津笔记》有感。

书可以分三类:自我的书,遥远的书还有“附近视角”的书。

自我的显得有力量,个人感悟、穿越、修仙奇幻一类的,写的人洋洋洒洒无所顾忌,看的人轻轻松松如沐春风。彼此都是很爽的感觉,有自信、有力量,因为可以随心所欲地写,也可以不费力气地看,还可以幻想自己就是书里开挂的主角。这效果跟玩游戏看电影很相似,就是虚幻地自我实现一下,属于自嗨,这也挺好。

遥远的显得有知识,比如历史、天文、地理一类的书,那些时间久远或者距离遥远的事,如果能够跟别人娓娓道来,绝对是一个博学的形象。至于心理学、哲学、法律,以及自然科学也很遥远,它们源于现实却又高于现实,都是从具体生活中抽象而来。这些抽象的条款理念和公式是我们日常学习的主要内容。收集信息,然后得出一个可靠的结论,于是人生越来越明白,一切尽在掌控。

真的能这样,就简单了。

杨修太聪明反而被曹操搞死;太多人怀才不遇;还有许多人看了很多书,满腹经纶,可却处理不好身边具体的小事,过着糟糕的一生。可见只看遥远的书还是不够,问题在哪儿呢?或许我们需要多关心附近,看看“附近的书”。

但关于“附近的书”,要么太少,要么是我们不在乎,就像我们总是很关心马云说了什么,特朗普又干了什么事情,却忽略了孩子跟你说过的话,朋友的近况,以及自己今天运动了没有。也许我们关心宏大的事情,是因为不需要行动,关心身边的琐事却必然会陷入各种纷扰之中。

附近的太琐碎,但实实在在、经得起推敲。内心深处的、遥远的,只有拉到眼前,在具体实践中运用才有价值。许多时候,我们恰恰在逃避附近,本质是害怕面对现实,延迟行动的开始。

我们丢掉了附近。

这有心理的原因,也是社会发展的趋势。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中国学者项飙老师说过——现代社会的一个总体趋势:消灭附近。这确实有点悲哀,电话、电报、高速公路互联网让我们对外面的世界更热心,可对身边的事情越来越无视。

附近消失了,是因为我们生活的资源不再需要从附近获得,我们不需要关心邻居做什么工作,也不需要关心社区发生了什么事,只需要呆在家里上网看电视,在单位完成各种报表或者在流水线上拧紧自己的螺丝。分工越来越细,又没有了生存的压力,我们就不必关注附近。

记得我小时候,物质匮乏,在农村你家有自行车我家有缝纫机,需要的时候就互相借着用。资源不够,彼此才会互相依靠,毕竟大家都有难处。在原始社会,大家要共同对付野兽,生命随时不保,遥远的知识和内心的理念情感都不重要。当危险来临,附近有什么人,附近的环境和能拿到手的具体工具,才是最要紧的。

现代社会的发展,物质繁荣,让附近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由此产生了新的隔阂,让彼此更无法理解。

比如广场舞。其实我挺讨厌跳广场舞的那些大妈,当年窗户下魔性的旋律,猝不及防的吵闹,让我两个孩子的学习不堪其扰。

但张力奋的《牛津笔记》里换了一个视角,记录了一群中国大妈在国际游轮上的表现,她们笨拙却又勇敢地在跑步机上尝试,甚至摔倒了,还怂恿别人接着再来。我的角度,会嘲笑她们没有见识,到处丢中国人的脸。可张力奋的视角是这样的:

“少年时学业荒废,年轻时经受磨难,下乡插过队,中年刚过下岗失业,承担家务,养儿育女,赡养老人。她们生存力极强,甘冒风险,甚至不知风险为何物。与丈夫相比,她们霸气、强悍,将埋怨与坎坷炼成了无所畏惧,神经粗壮,超常乐观。她们文化虽低,不通一字英文,却是到外面世界看看愿望最强烈的中国人。”

中国大妈确实比中国大爷强。

我想到身边很多中国大妈的形象,不仅是愚昧无知,也有坚韧和顽强。包括我的妻子和我的母亲,她们也许对大的道理、深刻的思想并不热心,但是她们面对的都是生活当中实实在在的琐事,家务、育儿、甚至社会交往。这些琐事支撑了我们生活的绝大部分内容,可有的时候我们根本看不到。

我们只关注自己内心和那些宏大的叙事,失去了“附近视角”,就常常会有某种脱节的感觉。时而激动,时而空虚,情绪起伏不定就是因为没有太多具体的事情可做。关注每天的日常、关心身边的朋友和社区,关心今天有没有跑步5公里,沉浸在这些具体的事务当中,就不会过分为未来而担忧。因为无论是喜悦还是担忧,在想象中都容易被我们无限放大,而在具体事务中,我们的感受才正常。

事实上,当我们能够切换视角,脱离单一抽象的思想去看待同一问题,同一个人,就拥有了一种弹性思维,也就更成熟和坚韧。这时,再想想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也确有可爱之处。

“附近视角”就是站到具体的每个人的角度去感受,而不是站在上帝的视角去评判。罗胖曾经说,看历史书要看懂每个人的不得已,而不是简单地评判好坏、爱国卖国。

“附近视角”也可以说是乡绅态度,他们立足小世界沟通大世界,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母亲还有徐热凤的爷爷,我的外公等等这些人。

他们一方面关心这个世界发生的大事,但是更加关心身边发生的小事,因为小事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在处理具体事务当中,获得人生的意义。

宏大叙事是碎片记忆的坟墓。宏大叙事仅仅保留了那些抽象的思想和远大的理想,直接作用于我们的内心,把“附近视角”给丢弃了,“假大空”由此而来。

比如基督教在中国传播成功,首先是在山东有了突破。从表面上的记录来看,肯定觉得是传教士的功劳,或者是基督教教义思想上的优势。这是宏大叙事的角度,都是观点,都是判断,实际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呢?

实际情况是山东的妇女首先接受了基督教,为什么呢?她们有两个很重要的动机。

第一,按照基督教的教义,只能信仰上帝,不能拜别的神,所以,这些妇女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不参加大家族的那些仪式,避开大家族内部对妇女的压迫。

第二,教会经常召集信众唱赞美诗。那个时候的习俗是,妇女不能无故唱曲。妇女哭可以,但是唱歌就是不正经。所以,教会成了她们唯一可以唱歌的地方。

是这些具体的原因,而不是道理,才实实在在影响我们的选择,才是我们生活本来的样子。

太自我,容易偏执;

太宏大,易被忽悠;

附近的,才更靠谱。

2020年9月5日下午1:34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进步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