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浅的那个气泡影响最大

                这是独行的第495篇文章

2016.1.27,陕西洽川镇处女泉风景区,零下七度。

没有真相,因为真相只是不同层次的状态。

就像水,在不同温度的层次,状态不同;就像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里是不同的角色;还像这个世界,你的状态决定了看到它的那一面。

没有真相,就像我们坐在行驶的汽车上,窗外的风景总是变幻,真相,只是我们选择记住了那一个瞬间。

                ———读尼采有感发朋友圈

01

最浅的那个气泡影响最大

公号“九边”的作者,常说的一句话是:最近后台有许多小伙伴问印度的疫情怎么了?今天就写一篇这方面们的内容。

而我写眼前这篇文章,只是因为“关于尼采没有真相的相关文字,也就是文章开头的那部分。”我发了朋友圈,今早有人点了一个赞。

我们做一个决定,并不是由某一个确定的真相决定的,虽然我们以为有。九边写印度疫情,并不是因为他关心印度人民的疾苦;我写尼采也不是因为尼采的思想深刻。有人会想这是因为兴趣,或者为了流量,这些或许都是真相的一部分。真相由深到浅决定我们的行为,也许是最浅的那个气泡影响最大。

你可以把真相想象成是地下的油田,它是个人所有思想和现实的总和。真相就在哪儿,可我不知道最终会表现出什么样的行为。虽然知道油田就在脚下,可是并不知道油井的出口在哪里?

行为和油井出口,是由最浅层的因素决定。

这有点绕,但是却很神奇,就是底层稳定表层随机。通常认为总该有一个确定的真相,决定一切。本质相同的两件事或者两个人,外在的表现是应该差不多的。事实上天差地别,就像两个双胞胎,遗传基因极度相似,可20年后外在表现可能完全不同。

我们受内在影响却由表面决定,女儿肚子很饿,可是吃饭的时候,因为琐事我教训了她二句,就气呼呼地回房间了,宁愿饿也不吃。

这表面,更多是那一刻的感受。

2016.1.27,陕西洽川镇处女泉风景区,露天温泉31度。

02

感受意义,赋予意义

夏天的傍晚,池塘边微风拂面,炎热和喧嚣变得遥远;夜晚走在灯光灰暗巷子,一只黑猫尖叫穿过,惊出一身汗。于是那个茫然的傍晚或者苦闷的夜晚,就有了新的意义,因为有了新的感受。

这并不影响你的内在,却影响你那一刻的心情,就像瓦片划过宁静的河面,河底宁静,河面溅起的涟漪层层荡开。说感受总显被动,似乎意义就变得飘渺,实际上对感受的解读,是一个主观选择,意义总是我们赋予的。

今天股票暴跌,本来沮丧,可是有大V解读,说这是最后一跌,后面就会迎来一个大的行情,于是你的心情立刻就不同了。

第一次跑完10公里,你腰酸腿痛,第二天醒来呼吸都变得吃力,心里就有点担心是不是运动过量甚至受伤了,可身边高手告诉你,肌肉纤维运动之后会撕裂,酸痛感由此来,修复之后就会比原来更强壮,这就是肌肉增长的信号,至于呼吸吃力,也是肺部的平滑肌疲劳了,需要休息。适度不舒服,恰恰是你抗拒压力正在成长的标志。听完之后,你还担心吗?同样的感受不同的解读,意义就不同,这反过来又影响你的感受。

感受意义,赋予意义。

这也是尼采的观点,他认为:人生本无意义,都是我们后天创造的。这跟萨特的“存在及虚无”好像一个意思。

在我看来,每天每时每刻去感受,去主动赋予意义,就像把零钱存进储蓄罐。所谓的真相,或者我们每个人思想和现状的总和就像个人总资产,它总是变化的。客观的总资产是公认的,比如一辆车、两套房、300万的资产;可是主观的总资产却是你自己赋予的意义,比如你是否真的幸福,自己觉得自己活得有意义吗?这一点别人无法给予,无法定义。

人生的意义更多是自己的感受,别人给不了。

外界的评价,别人的反应都是表层的,你不会照单全收,你对他们产生感受,但是你会审视你会重新解读,最终产生新的感受,存入内心意义的储蓄罐。

明白这个,你就能理解张国荣为什么跳楼?所有人都觉得他光彩夺目意义非凡,可他自己觉得没有意义,一切都成空。外界的一切都不值得留恋,除非你能赋予它意义。

回到开头,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原因虽然有很多,别人点的那一个赞就是最浅层的那个气泡,它产生的感受,被我主动地赋予了意义。

我觉得一篇文章,哪怕只能影响一个人也是有价值的,同时花三个小时,写出一篇确定能影响一个人的文章,那么这一天也就变得有意义。许多有意义的一天,汇聚一起,这样的人生也就被我赋予了意义。

就这样哄着自己,我的文章才写到了495篇;

就这样赋予意义,每一个人才能坚持到现在。

那些不想哄着自己,又不能赋予人生意义的人,不是痛苦无聊地活着,就是受不了痛苦无聊而选择了张国荣之路。

2016.1.27,陕西洽川镇处女泉风景区, 傍晚夕阳下。同一天同一地三种感受。

03

不是看到真相,而是制造真相

尼采所说的“不存在真相”,并不是说我们的能力有限角度不同,随着能力增加经验积累,我们会越来越接近真相,而是从根本上来说,真相就是不存在的。只有视角,就是我经常说的,只有逻辑关系,也是佛学说的“性起缘空”。真相的本质就是虚无,只有不同的解释。一切因为选择而存在,主观选择决定了世界的样子,不断推导,最后总是归于唯心主义。

尼采提出视角主义,认为客观的事实真相,也许根本不存在,真相都是主观的。沒有真相,只有视角,而视角,是我们主观选择的。

不是看到真相,而是制造真相。

就像中国人民和美国老百姓眼里看到的真相,都是被更强大的力量制造。我们许多人为之疯狂或者愤怒或者鄙视或者羡慕的事实,不过是别人的刻意营造。

我们像是一只蚂蚁,以为在奋力奔跑,实际不过是在一个男孩手中的树枝上转圈。

制造真相没有真相,这个事实,似乎意味着人类的纷争是永远无法调和的,因为从根子上就无法统一。并没有一个绝对的真相,是我们可以共同依靠的,我们不可能有共识,不可能靠真理来说服谁。这不是很可悲?

换个视角,也许并不是这样,正因为知道无法统一,就不再追求统一,也就变成更客观更包容了。就像我们没有一定要去的地方并不一定会茫然,也可以更自由,更可以由自己赋予生命意义。

没有真相,就不必去发现,就没有对错;

制造真相,更能成为自己,也更加自由。

尼采说了什么,对错并不重要,关键是你选择相信什么,让自己的每一天更有意义。

2020年8月23日下午2:17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进步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