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这是独行的第485篇文章

《阿丽塔:战斗天使》:生命就是一次次重生。

“现在及未来,世上有无穷的好书可读,其中的知识将一次次使我们重生,这多有趣,多幸福。”

                                 ——— 连岳

是的,重生有趣幸福,

这是连岳说的一句话。

春回大地,老树发芽是重生;承认失败,重新开始是重生;面对现实,再次调整方向还是重生。

真的重生,是不可能的,把经历过的完全抹去,是妄想也不应该。那么,让人着迷、有趣、幸福的重生是什么呢?

重生是重新启动。

这启动,包括思想上换一个态度重新审视一切,尼采说“重估一切价值”,我们说换个角度看问题;这启动,也包括行动上放弃原来的纷纷扰扰重头再来,比如换个工作或者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重生不是归零,而是回到平行的原点。原来发生的会成为对照组,就像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它不再是你的主要世界,而是你头脑中的素材和脚下的基石。就像荒芜的过去曾经的故乡,你偶尔会回顾,但不会停留更不会再去建设它,而是任它慢慢凋零。注:见2019年12月9日的文章《启动效应:带我们进入一个新世界》。

我们总是害怕变化,害怕未知、不确定;

可是当真的不变时,我们又觉得特无聊。

你想,老人总是害怕变化,而小孩常喜新厌旧,重生,不管是主动求变还是被动改变,都让人对未来充满期待。

有人想,废什么话?不就是放弃吗?

重生,表面看是放弃,实质是超脱。

放弃,是什么都不管了;超脱,是不受负面影响,专注于当下,云泥之别。

据说,克林顿因为莱温斯基事件遭到弹劾的时候,仍然能够高效专注地主持内阁会议,而其中有一半的共和党人议员正是弹劾他的人。他是如何抗拒巨大的压力和羞耻感来管理政府?当时的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对此感到非常好奇,私下里询问他。克林顿告诉鲁宾,他启用了一项精神装置,帮助自己度过了那段时间,你可以把这张精神装置就想像成电脑的重启机制———在系统快要崩溃的时候,按下重启键复活。

这样的精神重启装置,让克林顿完成了身份的切换,一个是被审判者,另外一个是管理者。

对克林顿来说,不是放弃,而是超脱眼前的困境、重启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的时候是外部环境,有的时候就是我们的内心。

这时,重启也好,重生也罢,都能让他感觉自由。事实上,有趣幸福的背后都是自由,至少我这么认为。

《阿丽塔丽塔:战斗天使》:没有一定要去的地方,除了彼此身边。

有个老朋友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说我总是见一个迷一个,没有主见。我知道他是说我,一会儿天天写罗胖,一会儿又天天写陈海贤;一会儿喜欢大牛猫,一会儿又欣赏光波笔记。总之,就是没有长性,随时改。

这个批评不能算错,但我也没有办法,爱自由呀!我不想用立场束缚自己,也不想用喜好束缚自己,更不想用利益束缚自己。 在此之上,我总觉得有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蔓延,那就是绝对的理性,那也是绝对的自由。

善变是事实,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进步,不就是变化而来吗?可能,他觉得在一个方向上的持续进步才是进步;而我觉得,在所有的方向上的尝试都是进步。

《阿丽塔:战斗天使》中,男主总想爬到上层世界,至死不悔,原本来自上层世界的阿丽塔告诉他:“我们没有一定要去的地方,除了彼此身边。”

我也想说:“我没有一定要去的地方,除非我想。” 。没有具体的那条路是我们必须走的,成长肯定不是只有一个方向。本质上,成长就是新的体验、新的感悟。更何况,就连成长也不是必须的,如果你喜欢山脚的丰富开阔,并不一定要登顶去体会那份孤独和寒冷。我们总是追逐世界的中心,其实我们自己就是那个中心。

问题是你想把这个中心放在哪儿?

最近我常看连岳的文章,他推荐的书我买过一本,可是没有兴趣看,今天他又推荐了《无穷的开始—世界进步的本质》,我又打算买了,或许看了几页仍然不愿意看。

那我为什么买呢?

真的是迷连岳,交智商税?

我们许多人对交税太敏感,如果智商不够不就应该交税吗?如果,连岳的文章不值得看,可是我却喜欢;如果,连岳推荐的书,不值得买,可我总是误判。那么浪费了时间或者金钱都是活该。这智商税是该交的,愿赌服输就不会纠结。

如果一直如此,我当然会改,否则我就真的迷了。试过才知道,因为害怕交税就不愿尝试,就跟怕输的人总不愿行动一样。一生从没输过,也从不交智商税,真的好吗?那可能意味着,你一直重复已知的,一直呆在自己的舒适圈。

现实上,无论是最初的李笑来、李善友,还是后来的罗胖、陈海贤,到现在的连岳和老喻,我的兴趣一直在变。这并不是否定前者,只是又被后者吸引,就像重生并不是放弃,而是重启。

我不会因为觉得前面的很好,就拒绝被后面吸引。主见?坚持同一个观点才是有主见吗?有时,改变也是有主见。

我不能证明,所有人这样做都对,但我自己觉得这种随波逐流的学习方式,让我保留了学习的兴趣,思想也更丰富。所以这种学习方式,我才一直坚持,从没变过。

唯一不变的是改变,这对我来说,是可以接受的稳定状态。也许有一天我觉得谁的思想可以一直吸引我,或者我自己选择了一条确定的道路就一直走下去,不变了,那是因为我愿意。

在心里,我认为那一天永远都不回到来。

《阿丽塔:战斗天使》:没有一定要去的地方,才自由。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说:把每天都当成创业的第一天。

老喻在《人生算法》中说:个人和企业都需要对于愿景的确定性,对于战术的随机性。

他们一个说的是心态,一个说的是战略和战术,但背后都是谈的变与不变的问题。

让我们更博大更坚韧,这个方向是不变的;

而实现它的方法和领域,则随时可以改变。

我们是海上的一艘轮船,风浪甚至撞击不可避免,让它不沉的方法,就是把每个底仓都隔开。这样不会因为一个底仓进水就蔓延到全部,不沉是方向,去哪儿再说。

我们像飞蛾一样追逐光芒,但是飞舞的姿态就顾不上了,如果不小心掉下来,大部队早已远去,我们总不能停留在原地哇哇的哭。只要重新启动,不一样的方向也是人生。

没有一定要去的地方,才自由;

因此,每一次站起来都是重生。

2020年7月31日下午12:27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进步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