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事的三角形流程

                 这是独行的第479篇文章

三角形既稳定又多变。

两个人做事,不是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交流起来比较简单。一般来说,有一个基本的规则:谁会做谁做,谁有空谁做,谁弱谁做

强的人,忙的人,不会的人都比较有理,拒绝做事振振有词。但总的来说还是简单的,毕竟只有两个人,非此即彼,推一会儿一定会倒向一边,有个结果。

三个人就不同了,三个人就是一个社会。一般都是老大带着老二欺负老三,这样的结构比较稳定,如果老三受不了逃离,再寻找一个新的老三替代。

也有一种情况是老二和老三团结起来对付老大,如果老大镇不住,最后处处不爽灰头土脸地跑掉。那么老二和老三就会重找一个进入小团体,那是新的小三,原来的老二,老三顺利晋级老大和老二。

生活中的团体比这要复杂些,可能有4、5、6、7……更多个人,但是大体都可以三人团体的模型来套,无非是把群体分成三类就行了。

这应该属于社会心理学的范畴,十多年前,我曾经买过厚厚的一本《社会心理学》,只签上名字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当时觉得自己的心理还没搞清楚,哪有勇气去了解社会中群体的心理。

现在我仍然没有兴趣,只不过年岁渐长,成家、创业、教育孩子这些都经历了,难免跟社会有了许多接触。自卑、失败、迷茫过,最近还有些小的感悟。于是想分享出来,万一对别人有点用呢?

为了好记,我还命名了,就叫三角形流程。

2020年7月14下午,去交学费、领入学通知书。

01

一方独大的三角形流程(学校、服装厂、家长)

今年,小升初首次实行公民同招,大概意思就是想上公办初中的,就在自己的学区上,想上民办初中的就摇号。

目的是为了教育均衡,这当然是一个复杂的话题10,000字至20,000字也说不清,我也不想说。我的儿子比女儿大三届,他的成绩不理想,三年前小升初是靠考试,择优录取;三年后,女儿小升初了,她的成绩很好,可要摇号靠运气。人生就是这么搞笑。

好在女儿摇上了常州最好的外国语学校,我也就不抓狂了,但她们学校有一个成绩最差的,也搖上了常州外国语学校,学校要抓狂了。

录取通知是14号发的,昨天(18号)中午学校的一位女老师打电话给我,说我女儿的校服费还没有交,怎么回事?到了8月20号夏令营的时候,人家有校服,她就没有了。我说,没人通知我交啊,后来知道是和录取通知书一起发的一张纸———“新生须知”上说的,上面有一个二维码,扫一下就可以交费了。

钱是直接扫码付给校服生产企业的,1975元,学校是最好的,价格也挺好的。整个过程流畅,高效。

这跟我今天要说的三角形流程有什么关系?

我把学校、服装厂和家长看成三方,他们组成一个三角形,信息就是在这三角形里流动。

学校是最强势的一方是老大,服装厂是老二,家长是老三。是的,家长虽然是出钱的,但是最弱的,服装厂虽然是出力的,但他跟老大关系铁,自然是老二。

这个三角形流程里,要完成收缴校服费这件事,前期工作是老大和老二的事情,就是确定款式、数量和价格,后期就是老二和老三的事情,一个交钱一个收钱。

这很简单,事实上,他们做得也很顺溜。

我能想象这背后的流程。首先,学校把所有800多个新生名单交给服装厂。然后,通知交费之后过了几天,再电话提醒少部分忘记的家长。这少部分没有交费的家长名单一定是服装厂那边提供的。

学校是老大,如果给服装厂挣钱,还要花力气统计名单和收钱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名单如果他不提供给服装厂,这个流程就无法开始。

过了几天,老二服装厂发现有少部分家长没有交费,又必须把这个新的名单反馈给学校,由校方电话咨询和提醒,因为家长如果有什么情况变动,最先知道的应该是学校而不是服装厂。

由家长跟服装厂解释自己为什么不交校服费,或者有什么别的情况变更,显然没有必要。通过服装厂把信息再转述给学校不仅失真,而且低效。

这样的一个三角形流程是预先设定好的,各方都没意见,只要把自己该做的做完,事情就会高效解决。就像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说的:“不要让皮球停留在自己的脚下。”

流程正确的时候,似乎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本来就应该如此。就像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健康成长的孩子,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所以,我们在成功者的身上往往学不到什么,反而是在失败者的身上能学到。因为成功者的资源你没有,成功者的机遇与你不同,成功的本质是努力+偶然,可是“努力”人人都知道,而“偶然”又学不来。

但失败却有共性,避开那些常见的坑,那么你成功的概率就会提高。就像高速公路经常会在事故多发地,竖一个警示牌:因交通意外三年来此处死亡三人。你看着办。危险的地方多注意,在别的安全的地方大意一点也没事。

这是题外话了,总之,一方独大的三角形流程还是比较流畅的,因为另外两方都怕老大,只要老大不糊涂,生活就很美好。

女生全套校服费

02

三方均衡的三角形流程(医药公司、厂家、经销商)

前面是一个顺畅的三角形流程,这里要谈的就是一个低效的三角形流程。

我是一个药品的经销商,经常接触的是医药公司和厂家,这也是一个三角形模型。这里医药公司是老大,厂家是老二,我还是老三。

在这个三角形模型,老大的实力不是压倒性的三方势力比较均衡,所以容易扯皮。因为在他们三方之外,有一个隐含的大boss,这就是医院,那才是真正的老大。

今年6月1号有一批药品降价,我的品种就在其中,这就涉及到处理遗留库存的返利。于是,这个三角形流程就展现在我的面前。

原本医药公司把商业库存和医院库存汇总,报给厂家就可以了,作为经销商的我,只需在中间确认数字没有问题就可以。但实际操作的时候,医药公司却不愿意直接和厂家联系,总是把各种信息发给我,由我转发给厂家。然后厂家有什么要求,我再转述给医药公司。这真是折腾。

这就如同,上面的流程里,家长不愿意把钱直接交给服装厂,非要把钱交给学校,让学校把钱转交给服装厂一样,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那么医药公司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他们是名义上的老大,就是这件事我不做损失不是最大,我做了却不是收益最大。收益最大的是实际上的老大,在某些节点起关键作用的是名义上的老大。医药公司就是这样的关键节点,他不起决定作用,却也离不开他。

这样的三角形流程就容易出问题,还记得开头说的二人做事的一般原则吗?谁会做谁做,谁有空谁做,谁弱谁做。

复杂系统都是由简单规则建立。在三角形关系里,隐藏着的是多种二人关系。医药公司会做但不愿意做,我有空也想做但不会,厂家可以主动联系医药公司,但是他跟我的关系是他强我弱(个人感觉),于是也推给我。最终,就是做不了的我,在中间不断传话,浪费时间,降低效率,还经常出错。

绝大部分的三角形流程出现问题,都与此相似。因为强弱的关系,因为利益的关系,或者因为能不能的关系,交织在一起,其中某一方不愿意履行共识,就会降低整体的运行效率,让彼此都不爽,最终,损害的是共同利益。

是的,共识很重要,这种共识是由三方领导达成的,一线员工能照章执行,那一切就会像德芙巧克力,丝一般的顺滑。

是的,共识也很简单,但执行起来往往麻烦,这是因为每一个底层员工都有自己的情绪和利益诉求,甚至本来跟单位领导就有矛盾。

所以,三方均衡的三角形流程是容易出问题的。除非三方的素质都很高,否则就像民主制度的印度什么事都慢,还不如专制的某东方大国,效率惊人。

2020年7月14日女儿和同学

03

老大糟糕的三角形流程(医院、物流公司、厂家)

所谓三角形流程,就是强调它的动力学机制,而不是静态的结构。他是什么?很重要,他们怎样彼此影响?更重要。

刚刚说到医院是真正的老大,但是在返利的事情上,他只需提供一个数字,不需参与其中,孑然一身傲然世外。因为谁都不敢不办,谁也不敢影响他的利益。

我跟老大的交手是在送货的过程中,当然回款过程中也有,但回款是两人关系,而送货是三方关系,这又是标准的三角形流程。因为我总不会自己扛着货送到医院去。

我们的货都是从贵州通过百世物流寄出,一般三天可以送到苏州的医院。如果碰巧星期六到,那就没有法送到医院的仓库,因为医院星期六,星期天不收货,就必须星期一送过去。

医院要货有时很急的,物流在路上慢了会催,物流有时会把一批货拆分成两批,无法同一次送到医院也会催。这都能够理解,为了工作嘛。但是等到星期一物流公司匆匆忙忙把货10:00送到仓库,他们反而不着急了,态度蛮横就不要说了,他们甚至会让物流司机在车上等半个小时。原因是他们正在忙着收别家的货,有时候是时间不巧,他们正在吃饭或者午休。

这时候物流司机就急疯了,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协调,因为他们还有下一家,再下一家,要去送货。

其实我催了,也是白催。别忘了,医院是老大,物流是老三,我是第二。是的,最后,我终于从老三升级老二,但这老大绝对是一方独大,怎么会给我这个老二面子?

傲慢也好,忙也好或者是吃饭休息的原因,是不是就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法?就一定要让皮球停下来吗?

物流司机已经想出了解决方案,他们可以把货替医院仓库人员搬下来,医院人员只要把总数核对一下确认没错就可以签字,让他们走人,三五分钟的事情。只要总数对上了,一般不会有差错,因为内部的差错就是发货的原因了,那是我们厂家的责任了,我们也不会不承认。

但是,医院库管不同意,一定要把同一个品种的货堆在一起,而且是在他们的监督下堆,但是他们没空监督,只好等。

老大,不想事情顺利解决,老二老三只能干着急。关键老三还要替别的老大打工,那就更着急了。

老大糟糕的三角形流程中,无论怎样老大的利益不能受到损失,但是老二老三,你们爽不爽就随意了。

反正货不能迟到,至于货到了,你就想走也没那么容易。为什么呢?并没有更多的利益可以获得啊?有时我们对老大的怪脾气不能理解。

实际上,是他们想找存在感。

糟糕的老大,总喜欢在老二老三面前获得超额的存在感。就像黑帮老大被人扁了,就拿身边的小弟出气。搞不定别人,还搞不定你?

一个清醒的老大总是开疆拓土,就像上面的学校,把内部的事务理顺,不要占用太多的精力;而一个糟糕的老大总是窝里斗,就像这里的医院,就怕手下的人太舒服,反正外面也搞不出什么名堂。

德芙·尽享丝滑。

04

像德芙巧克力,丝般顺滑

最后,面对这林林总总,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不过,知道了这三种三角形流程,心里就有了一个预期。当碰到这种三方或者更复杂的关系的时候,可以迅速地归类。

虽然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至少头脑清晰。

至少知道哪些是自己的问题,哪些是他人的问题。更进一步想,也有了一个基本的态度:当我们是老大的时候就尽量靠谱一点,别那么糊涂;当我们是老二的时候就要协调两者把事情完成;当我们是老三的时候也能看清楚,老二和老大的套路。

把事情高效完成,才能丝般顺滑。

否则屎一般的泥泞,每个人都会一身臭。

把它延伸到生活当中,我们挑选合作伙伴,我们交朋友,我们寻找人生的伴侣都要考虑到这一点———寻找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问题制造者。

无论是两方还是三方,我们只希望能够流畅地传递信息,解决问题,形成一个一个的闭环。然后,进入下一步,这时我们的感受像德芙巧克力,丝般顺滑。

这有时靠运气,有时靠实力,

但最终还是靠实力,因为实力会带来好运。

2020年7月19日下午3:31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进步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