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辩驳

                这是独行的第476篇文章

西藏辩经:与他人辩也与自己辩

注:自我发展心理学之十六“如何突破僵固型、应该、绝对化这三种防御型思维?

关于心智模型,前面已经写了六篇(10-15)。在自我发展心理学之十中,把心智模型分为两类:成长型和防御型,其中防御型又分为僵固型、应该和绝对化思维三种,这个概述非常重要。十一、十二写僵固性思维的机制和对策;十三、十四写应该思维的机制和对策;十五写绝对化思维的机制。今天是第十六篇写突破这三种防御型思维的方法。

突破防御型思维的前提,首先是分离出一个超我,一个他者,一个审判者,这时候客观、清醒、真诚才有可能。

沉浸在自我当中是无法突破的,就像项羽力气再大,他也不能把自己举起来。

当我们骗自己,哄着自己,麻痹自己,却希望自己不断突破,越来越好,这是做梦。

靠别人点破,不如靠自己觉醒。

因为别人不了解你,别人很忙,别人也没有必要得罪你,别人更没有义务帮你。

靠自己,就得从内心分离出一个“别人”,以第三者的角度来审视自己,这时“别人”就是“超我”,就是“他者”。

有了“他者”的心态,自省才有可能。

苏格拉底说“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过。”。这里的思考不仅仅是对外部世界和他人的思考,也应该包括对自我的思考。

那种对外的思考是把自己和世界、他人形成联系;这种对内的思考是把“本能的我”和“理性的我”拉开距离。

分开反而是建立联系,因为能够看到彼此。

浑然一体反而是混沌,因为无法区别对待。

这如同一个孩子成长成熟的标志,就是能够跟父母分离。分开,就有了逻辑关系,也就丰富了。

上面是我对突破防御性思维原先的一些思考,

下面是学完自我发展心理学讲座后新的收获。

01

靶———朋友请客

多年前有一个朋友结婚,请我吃饭,我因为工作状态低迷,孩子教育上也出了一些问题,心情很糟糕,就拒绝了他。

他同时还力邀我的孩子一起参加,我说孩子已经大了,我不能再做他的决定。电话里他一再强调好久没见我的小孩了,他是一个小有成就的私企老板,感觉他请我吃饭,似乎我就应该去,他请我的孩子吃饭,我的孩子也更应该去。

他被拒绝似乎很意外,此后我们的关系就有点疏远,能感觉到他的不高兴,甚至愤怒。

是什么让他这么不高兴和愤怒呢?

学了前面的课程,我明白了,不是他约我吃饭,我没答应这件事本身,而是他解读它的方式让他产生太多的负面情绪。

• 他也许觉得,事情都是简单的因果关系,被拒绝就是证明自己没有影响力,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变化。这是僵固型思维。

• 他也可能觉得:“既然我混得比你好,还约你,你就应该答应我。我不应该被拒绝,否则我就没有被尊重。”这就是应该思维

• 他还会想:“徐海刚这次拒绝我,是不把我看在眼里,也许别的事情也会,他从来就没有真正重视过我”这就是绝对化思维。

其实是他想多了,是我的工作有问题,没有心情参加热闹的多人聚会,是我的孩子有问题,只愿意玩游戏,不愿意参加外面的聚餐。

现实生活中,如果我们总是害怕拒绝别人,可能就是担心对方产生这三种负面思维。这本来不是你的问题,但是你把别人的问题强加给自己了。

是的,你的拒绝,别人如何解读是他们的问题。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02

箭———与自己辩驳

显然,被拒绝的人,如果产生这三种防御型思维,并由此产生三种负面的情绪,责任并不在别人而在自己。他该如何调整呢?

在股市中能调整情绪就能战胜大多数人,

在生活中能够很好地调整情绪才会自在。

这就用到心理学家艾利斯(Albert Ellis)的理性情绪疗法———与自己辩驳。他说,对于不理性的思维,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加以辩驳:

• 第一种辩驳方式,是实证式的辩驳。就是找与不理性的结论相反的证据。

• 第二种辩驳方式,是逻辑式的辩驳。辩驳的重点,是推理的合理性。几乎所有的不理性思维,都有过度推理的问题。

• 第三种辨驳方式,是实用式的辩驳。简单地说,就要问:“我这么想有什么用。”

如果你相信理性的力量,相信你能控制自己的想法,那你就要试着来劝服自己,试着发展出一种更理性、更健康的眼光和看法。

首先,朋友请我吃饭被拒绝,是不是就证明自己没有影响力呢?并不然,他已经在生意上很成功,对许多人拥有影响,并不是要在所有事上都成功,才是有影响力。

更何况,几年前他临时需要资金周转,我把身上仅有的7万元都借给他,可见他对我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信任是最大的影响力。一次被拒绝,就认为自己没有影响力,显然说不通。这是实证式的辩驳。

再者,你混得好,别人就应该答应你甚至迁就你;被拒绝了,又觉得别人是对你的全盘否定甚至一贯蔑视。这既是过度自信,也是过度推理。

我们在一件事中,抽象出一个观念是为了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但是如果过度了,就变成以一个观点来束缚所有的事情,思维就失去了弹性。就像带着有色眼镜,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颜色;就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锤子,看见谁都是钉子。这是逻辑式的辩驳。

最后,他不断想着:“我被拒绝了,我没有魅力,没有影响力。”这有什么用呢?如果这么想是没用的,只是让自己不开心,甚至愤怒,那更有用的想法是什么呢?

这个角度就是实用式的辩驳,简单直接,并且不会让自己在复杂的逻辑中绕圈子。

03

坑———三个倾向

大部分人并不习惯用“有用”、“没用”来思考,我们更习惯用“对错”来思考,而且是站在自己角度的对错。这样的思考方式背后,有一些错误的思维倾向,常见的有三类。扪心自问,我们多少都有一点。

第一种倾向就是:总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所谓的事实真相,一个正确的认识。就是认为这个世界是确定的,其实这个世界是模糊的,用我喜爱的一个作者老喻的话来说:这个世界是灰色的。

其实,以前我也比较绝对,但这是小孩子的思维,非黑即白、要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记得小时候看电影的时候,我总是不断地判断,这个是好人那个是坏人。

但现在我不再这么想了。对于“我有没有影响力”“别人拒绝我就是不尊重我”这样的事情,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真相。探究这样的真相也就毫无意义。因为它是动态的也是相对的,你对某些人有影响而另一些人可能无视,还有,那些你认为应该尊重你的人就是不尊重你,你又能怎样?

第二种倾向,是认为自己所想的,就是事实真相,而很少去容纳其他可能性。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如果你这样想,你就很难有改变的空间了。你把自己框死了。正因为相信我们有许多不知道的,我们才会学习才会进步。

第三种倾向,是我们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非理性的,但是很爽、很带劲,所以就是要这么想。

比如,“我就是要把他想得很坏,否则不解我心头之恨。”,或者“我就是要把自己想得很糟糕,就是想丧一下。”

这是一种本能,是一种情绪的发泄。偶尔为之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自己要知道这是非理性的。我们每个人都在心里面骂过自己的父母、配偶、子女,甚至诅咒他们,但那只是一时的冲动。

有时候,我们确实需要合理地表达自己的情绪,表达自己的失望、沮丧和愤怒。可是如果任由情绪把我们的想法带走,那我们就放弃了控制自己想法的责任,也就放弃了做一个理性的人。

前面提到的实用式的辩驳,跟这三种错误倾向都不一样。它关注的不是真相,而是思维的功能。是的,别忘了我们思维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

自我发展的核心,就是培养出成长型的心智模式,它让你积极进取有效行动;而防御型的心智模式,比如僵固性思维、应该思维、绝对化思维,会让你消极退缩只会放弃。

更有弹性,更自由的,错了也应该坚持;

更僵化的,更束缚的,对了又有什么用?

2020年7月14日上午9:14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进步   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