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如何愚弄读者?

               这是独行的第466篇文章

互相愚弄,浪费感情!

感冒三天了,全身酸痛,没精打采。

一年多没有感冒过,以至于无法体会感冒的人是什么感受。所以感受别人的感受其实很难,就算有着相同的经历,当经历过去一段时间,你也无法再体会当事人的心情。因为对过去的感受,只是一种记忆,而记忆总被修饰。

感冒了三天,跑步停止了,休息增多。

这时原来的节奏就乱掉了。原来都是早晨7、8点思绪敏捷,现在常常是凌晨1、2点思如泉涌。一篇文章从开头到论述到结尾几乎在头脑中过了一遍,就是没有力气爬起来写。到了早晨醒来,观点淡忘不说,最重要的是内在的逻辑和当时的激情已经消失。

但,今天例外。

因为这个观点由来已久,凌晨醒来只是被重新触动。触动我的是《读者》公号上的封面文章“《知乎热帖,羞辱了多少人:“看你背包的样子,就知道你月薪低于8000”》”

不仅是对这一篇文章内容的不屑,

也是对《读者》内容一贯的不屑。

如果别人云淡风轻脱口而出的几句话,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场海啸。那别人可能是偏见,可你自己呢?是不是太弱鸡了?

背个廉价的包包就感觉被羞辱,难怪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收入没我高,用的却都是名牌,原来他是想羞辱我呀。这样想来想去,不过是自取其辱。

今天咱们就把这篇文章的内容掰扯掰扯,顺便也把《读者》一贯的风格掰扯掰扯。因为体力不支能力不足,尽量点到为止。

01

热帖来开头

开头,文章提到网上的一个热帖:

“怎么判断一位女求职者的月工资在8000元以下?” 某公司的市场总监,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经验之谈:

如果一个女求职者过来面试,聊了半个多小时,她的包还背在身上,说明她没有安全感,融入性、适应能力差。

这种情况如果在南京来说,一定在8000元以下。

工资8000元以上的女性适应能力强,一坐下就把包放下来了,该喝茶喝茶,该上洗手间上洗手间。

有些人反驳我,说这是我背包的习惯,我说你回到自己家你会把包背着吗。

是不是一回到家,立马把鞋脱了,该上厕所上厕所,该坐沙发上看电视看电视,绝不会背着个包不放。

文章认为,市场总监这样太不对了。

竟然吓得作者反思自己背包的姿势。

反思很好,惊吓就矫情了。

接着评论:“不看其他能力,光通过一个背包的习惯,就言之凿凿地判定一个人“没有安全感”“不善交际”“适应能力差”……会不会有点太过草率了? 作为HR,喜欢通过自己的主观臆测下结论,是不是一种对他人的不负责任呢? 最后,责怪总监回答的过于自信洋溢。”

Oh my God。

太他妈断章取义了。

这只是一个面试技巧交流的片段,哪里是不看其它能力光看背包的习惯。我说要注意锻炼身体就让你不休息吗?我说要多吃蔬菜就要把鸡鸭鱼肉全倒掉?《读者》是把读者当傻子了。

HR不主观臆测,难道要咨询董事长的意见?还是要咨询面试者的意见?HR当然是主观臆测,但这不代表他没有客观的成分,他肯定有学历要求、身高长相要求、技能等级工作经验要求、以及面试时的实际交流印象。

前面的四样都是客观标准,所有的HR都一样,真正牛逼的就是最后的实际交流印象。

而一个优秀的HR,就是能在最后的实际面试交流中,运用自己的主观臆测来判断出一个面试者的潜在能力。这就是他的技能点,也是这个职位的灵魂。你现在说他主观臆测是不对的,是武断,是对他人不负责任。这真他妈是放屁。

HR为什么要对面试者负责任?他只需为他的老板负责,选出潜在的适合他企业的员工。责任道德泛滥了,都是扯淡。

接着又评论:“生活中,经常能遇到这样一类人,他们总是先入为主地给别人贴标签。”

贴标签不对吗?你的电脑文件没有目录分类,你的书架不分层,你头脑中的朋友不分成自卑懦弱的,自信洋溢的,有钱的没钱的?

如果没有标签,我们的社会就乱套了。

贴标签沒有错,只不过要及时的更换。

不是贴不贴的问题,而是怎么贴的问题。

任何事情我们都应该有一个判断,这就是当时的标签,当新的信息被收集,当人和事发生新的变化,原有的标签就随时替换。

那个包不离身的求职者,在我看来确实是安全感不够,但优点是严谨啊。如果她专业技能突出,为人真诚,也许她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员工。至于安全感不够,也许源于她的家庭,或者是原来单位领导的粗暴对待,这是可以改的。

她以前或许确实是月薪8000以下,但她以后也可以月薪80,000。

任何事物都是两面性,一个HR从背包的细节看出许多这是他的能力,但如果只被细节所控显然不够,细节之所以重要是在大的方向大的前提符合的基础之上。HR谈的是细节,《读者》谈的是整体,这是耍流氓。

02

逻辑害死人

那么,我谈论的《读者》上面的这篇文章也是细节,由此推论《读者》杂志整体都是骗人,是不是也是耍流氓呢?

确实有这个嫌疑。

但我现在有了这个印象就先贴上这个标签,什么时候我改变印象了,再把它撕掉呗。就像朋友借我的钱不还,我当然认为他是个垃圾,等我后来知道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再改变不迟。

一切都是动态的态度,否则我们就没有态度了;

一切都是动态的结论,否则我们就没有结论了。

《读者》杂志其实对我影响深远。高中的时候,我主要看三类杂志,《辽宁青年》《读者》和《喜剧世界》这也构成了我心智的一部分。

《辽宁青年》现在没有印象了,感觉是比较实在像是外界的一个窗口,好像也比较有思想,这一点,我现在不能确定了。当时关于曼德拉的一些生平,大概是从这本杂志了解的。

《喜剧世界》则完全是一种专业的态度。似乎无论生活多么贫困、无聊、痛苦、绝望,有人都能嘲笑它讽刺它从中找到乐趣。幽默是一种强大的力量,那是一种精神上的王者风范。后来当我阅事渐多,每次受了苦难,我都告诉自己要从中酿出蜜来,别浪费了苦难。我想这就是喜剧的真相。表面的喜核心的悲,震撼人心。

《读者》太清新了。那时介绍了很多国外的趣事趣闻和思想,当然都是短短的,浅浅的,还贱贱的。现在我的女儿也喜欢看《读者》看着轻松,按照上面的思路写文章能得高分。

其实,很弱智,怎么说呢?

这种印象由来已久。它就像面包上的黄油,看着鲜艳吃着美味,其实不实在也不健康。真正提供能量和营养的吃面包本身,但它没那么可口。

它总是素材很广,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实际上思想浅薄没有逻辑。而且30年前看的《读者》,和现在我女儿看的《读者》内容形式思想都没什么变化,一样的素材广泛逻辑牵强。

而一些语文老师就喜欢这样的文章,例子多有趣轻松,就像一个朋友八卦特别多,也会被大家喜欢,实际上是个草包,因为他没有自己的思想。

至于逻辑牵强,有几个语文老师真正在意呢?因为逻辑学我们根本不教,一个人学了逻辑就不容易被忽悠就很难被管理。你想想,这样的学生老师会喜欢吗?这样的员工,领导会喜欢吗?所以逻辑就是个屁,只要观点正确,强制正能量就可以了。

作文拿高分太容易了,但是有思想有内在的逻辑太难了;其实,让自己的文章粉丝变多也太容易了;真正难的是让自己满意。

03

点到为止

最后,我们再看这篇文章的一个观点,品味它背后惊天地泣鬼神的逻辑。

“一个真正有素养的人,都应该做到: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呵呵😄,如此,所有人所有时候都应该闭嘴。

《读者》常常如此,好像输出积极的观点,让人醍醐灌顶。实际上,只是《新闻联播》宣读各省的旅游介绍———只说表面。问题是只有表面,它还要分出对错。

但是我们也不能太责怪《读者》愚弄读者,

毕竟是读者自己的选择,我们喜欢被愚弄。

所以我也不太喜欢埋怨政府埋怨社会,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如果我们自己不改变,那么世界,就永远不变。

我正评论的这篇文章后面的例子还有很多,有关于李佳奇的宠物狗的,有关于威廉王子的,还有关于孔子的,例子多的一批,逻辑也乱的一批。令人无语。大家胆子大的话,可以上网搜了看。

全批的话要写10,000个字,我累了!

2020年6月22日晚上9:01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分享   进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