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赔一个亿

                这是独行的第463篇文章

2020年6月15日,眼前小院,刚长出的丝瓜黄了。

事情的起因是10天前,2020年6月4日15:14,两节作文课后,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缪可馨,气冲冲地跑出教室,身高1.4米的她爬过1米1的栏杆,从四楼坠落身亡。

她学习上进、文思活跃,事情的直接诱因是因为班主任袁老师批评了她的文章“《三打白骨精》读后感”,多次修改之后仍不通过,还要罚写两篇。

袁老师反感的是这一段,“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是缪同学分析了唐僧、孙悟空、白骨精的角色之后思想的自然延伸,也是对生活的反思。

生活当中有美好也有丑陋,人有善良也有邪恶,教育除了学知识,更重要的就是明智,就是启发孩子明辨是非的能力和发现的能力。

一个成绩优秀,但认为生活中只有真善美的孩子,是待宰的羔羊。小时被同学老师欺负,工作被领导利用,老了悔恨是大概率的。不知恶难辨善,恨一些才能爱另一些。

这种爱恨的能力,由各种尝试和探索而来,这都被一句“传递正能量”给删除了。就像我这篇文章也可能被幸运地正能量掉。

因为金坛就在常州的西边40多公里,因为我也有一个跟缪可馨差不多大的女儿,想到孩子坠楼的那一瞬间忍不住悲痛。父母的凄惨已经无法形容,我更悲痛的是小朋友那一刻的绝望,我也曾经是孩子,弱弱的。

别说脆弱,敢跳楼的孩子,不是脆弱,是愤怒,是极愤怒因而失去了理性控制的能力。用脆弱解释太无力,不信,自己站楼顶试试。

现在,全网热议,帖子也删得飞起。

观点一:责任五五分。

认为“要加强孩子抗挫折的教育,父母也要加强跟老师沟通的能力。”。在我看来,这是事后的废话,对弱者是警示,对强者呢?认为这件事情上,老师素质低下处理不当确有过错,这是逃不掉的。但是父母和孩子也有原因,所以责任应该五五分。这已经算是比较冷静、客观的评论了。

观点二:责任在孩子

这更过分,那是站在老师和学校那边,会说如此这般,老师不能批评孩子还怎么教育?老师是人当然会犯错,同样的错误,别人的孩子没有问题就你的孩子有问题,这不是你的问题吗?

这两个观点,我都不赞成。

01

责任在孩子

先说老师学校一方的观点。

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都是狡辩。老师有批评孩子的权利,但是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更不能因为别的孩子没事,就可以反证,出事的孩子活该倒霉。

你想想啊,一个司机情况紧急、送临产的妻子去医院,路上闯了红灯,被罚款罚分都是应该的。如果因此撞死了一个行人,就不用另外承担责任吗?他不能说:谁让你反应慢,别人怎么都能及时躲避,你被撞死活该。

反应慢的行人受到伤害的风险大,这是他承担的后果;但是闯红灯致人死亡的司机同样要承担自己的后果。如果仅仅是闯红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后果不同,责任自然也不同。

许多老师真的把教育学生当成制作蛋糕了,蛋糕坏了就作废扔了,孩子能吗?孩子的不行只是不同。单一尺度的衡量标准,让产品标准高效,但是让人僵化单调。创新能力不就这样一点一点被扼杀?

教育孩子当然没有错,

但是怎么教育有讲究。

厂家不能强迫消费者接受自己的产品,领导的话,每一个员工接受理解和执行的程度就会有差别。世界丰富多彩,为什么要我们的孩子接受最僵化单一那一种呢?就是因为他们弱小,还是为了让他们长大以后容易被管理。

把责任推给弱势的一方,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是西方面对新冠疫情正在做的那一套。

02

责任55分

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家中贴满奖状,前不久的期中考试,语文还第一名,就这样消失了。

家庭教育孩子自身或许却有原因,但是如果因此就说责任要五五分,就简单粗暴了。

骑自行车的初中生在机动车道被汽车撞了,大家都有不对,难道责任就要五五分吗?责任有大小,承担能力也有大小,法律条款是冰冷的这是为了画出一个清晰的界限,但是,法律条款的执行和解释是有弹性的,因为人有良知,也因为法律的目的不仅是判对错,更是为了让世界更美好。

在美国一个吸烟受害者对烟草公司的索赔,可以几千万,并不是说这个受害者本身值这么多钱。生命身体对不同的人而言,价值是不一样的,我们总是把自己和自己的亲人看得更重,这没有固定的标准。法律的判决是考虑对社会后续的影响。

在今天这件事上,大概的情节并不复杂,但是具体的细节也许永远都无法知道。问题是法律的判决会对后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如果只是开除涉事老师,罚款50万,五五分吗?这样的判决,其实无法给教育系统和老师本人警示。犯错成本太低了。就如同美股上市的企业如果作假,可以罚款几十亿,而我们A股作假罚款的上限是60万,我们对虚假太宽容了,骗成了一种高智商的体现。所以我们人人都成了韭菜。

03

可以赔一个亿

在耶鲁的财产法课堂上,第一个要讲的案子,就是1805年的狐狸案。我不是学法律的,也许财产法也不完全适用于现在的情况,但是,其中的“法律思维”对此事有启发的。这就是“捕获原则”。

一个人在野地里发现一只狐狸,就带着猎狗开始追,追了很久终于把狐狸追到筋疲力尽。但是就在狐狸快要被抓住的时候,突然杀出另外一个人,直接拿枪把狐狸打死了,然后就把狐狸拿走了。

那追的人气得要死,肯定不干啊。我追了半天,你来摘桃子,岂有此理,打官司!

如果你是法官你会怎么判?估计你会很为难。两个人都付出了劳动,那个人还打了一枪,付出了一颗子弹,究竟该归谁呢?你可能会根据先来后到的精神,说归先追狐狸的人吧。你也可能根据和事老的精神,说你们都消消气,一人一半吧。

对,日常生活中,我们可能都会这么处理问题。但是,请注意,法官可不是普通人,他是人类社会秩序的最终责任人,他要考虑的东西要复杂很多。

我先说结果:最后法院判定,这只狐狸的所有权属于开枪打死狐狸的人。就是那个最后摘桃子的人。对,这个判决,后来就成了美国法律中物权的一个重要原则——不能按照“追逐原则”,应该根据“捕获原则”。简单来说,就是谁在追不重要,谁拿到手才重要。

为什么会这样判,就是因为考虑到一个判决会对社会后续产生影响。如果支持“追的人都有份”那么就会纷争不断,社会成本太高了。

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追求漂亮姑娘的小伙子很多,最后当然是谁得到了女孩子的芳心就归谁。这也是“捕获原则”吧。

这是法律思维的精髓,法律并不追求公平。

既然如此,为何要苟求坠楼孩子父母公平?

在今天的这件事上,如果不是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能赔一个亿,以后别的孩子就不会重蹈惨剧。

如果我是法官,这就是我的判决。

2020年6月16日上午9:23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分享   进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