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了,就可以再来一次

                 这是独行的第462篇文章

2020年6月14日上午空空的蔷薇园

01

我不喜欢满,

满的梳妆台,

满满的房间,

甚至满壶的水都让我心烦。

找自己的牙刷,要在一堆洗面奶、漱口水、润肤露里先找到放牙刷的杯子,然后在五六只牙刷中找到自己的那把。接着找牙膏,又把上面的过程重复一遍。刷个牙好难。

就算它们的位置没有被孩子们挪动,还在老地方,满眼的物品还是会分散我的注意力,甚至会想,如果我要再买一个新牌子的牙线,该放哪儿呢?

满,让新的加入变得困难。

进入一个挤满家具和物品的房间,你只想拿了东西就离开,或者实在疲惫的时候找个地方躺下睡一会儿。空间的紧迫,让你不愿停留,就像寸步不离的爱情让人窒息。我们不仅是被物质侵占了空间,被感情蒙住了眼睛,同时,我们的想象也被禁锢了。

没有一个空荡荡的墙面,让你设想可以挂一幅什么样的画;没有一个空的角落,让你想象可以置一个什么样的落地灯;没有了多余的空间,就不能移动房间的椅子,坐上,变换角度看窗外的风景。因为太满了,自由的想象就不通畅。

满,想象不在自由。

至于,满壶的水,那是我妻子烧水的习惯。我提醒过多次,可该满的时候还是会满。不仅是烧水,垃圾袋她也喜欢装得很满才扔,买东西回来为了少搬几次,她也喜欢肩背手提满满地上楼。然后,水沸腾的时候就从壶口溢出来了,拎垃圾袋下楼时直接破过,前几天说手腕扭伤了,为什么呢?因为一下子拎太多的东西呗。

没有压力,我们会随心所欲,

压力太大,我们又崩溃放弃。

满就带来了多余的压力,就像一辆车超载,也许本身没有被压垮,但行驶中,灵活应变各种意外情况就做不到了,容错率降低。

满,让我们失去了弹性。

02

我喜欢空,

空的草坪,

空的公园,

空的天空都让我轻松。

大自然厌恶真空,总想填满它;

而我喜欢空,是因为还可填满。

单位有领导岗位是空的,下面各级员工才有晋级的可能,为此,他们会努力并展开行动。

空,我们才愿意行动。

地势低洼的湖泊,水空了,别的河流才会欢腾地流入。迎来送往、新陈代谢、生生不息,这一切源于空。空是一种填充的可能,空也是一种发展的可能,空不是无。

空,生万物。

不仅仅是可以填满,生万物,空还意味着主动放弃。

放弃梳妆台上众多的日用品牌,放弃房间里长久不用的物品,放弃壶里三分之一的水。放弃一些,拥有更多;放弃一些,轻松更多。

除此之外,我们更应放弃我们头脑里过时的想法,给新的思想腾出地方。愚昧比无知离真理更远,满脑子的成见,满满的日程安排,那么新的思想和新的事情就插不进来。

爱面子的人,也是因为无法放弃过去的标签,而无法展开行动,塑造新的自我。就像一个执迷过去的女孩,不愿放弃远逝的爱情,就无法开始新的发现。

物品和想法,人和事,就是这样的不断地流转。我不要的,也许适合别人。

我想起小时候玩的弹珠游戏,珠子弹出,在盒子里飞快地滚动,渐渐变慢,最后会随机的落入一个空洞,对应的会有不同的奖赏。

人生也不过如此,飞快地滚动渐渐变慢,最后落入不同的空洞。不同的是,玻璃珠是被别人弹起,而自己却可以重来无数次。自己不要的奖励,就送人吧。

空了,就可以再来一次。

2020年6月14日上午11:09雨中的蔷薇园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分享   进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