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Supercell的启示

               这是独行的第455篇文章

一个芬兰的游戏公司,叫做Supercell。

它发行的游戏不多,总共不到10个,但其中有4款游戏,每款游戏的累计收入超过了10亿美元,个个爆款,比如《部落冲突》《皇室战争》,但是Supercell最让人意外的,是它的规模特别小,整个公司也就300多人。

要知道,日本著名的游戏公司,任天堂的员工有6000多人,是Supercell的20多倍。这么少的人怎么能干出这么大的事?

它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伊卡·帕纳宁,根据公司过去10年的发展史,写了一篇长文,总结了两个管理经验。

一、长期主义

二、激发每个人的战斗力。

这两条对个人的发展也很有借鉴意义。

01

长期主义

长期主义是一种复利的思维:一次投入长期受益。短期的利益再高,不如长期的利益重要。在游戏上,就是让玩家要愿意长时间的玩下去,而不是玩一个星期就拉倒。

这不仅是因为长期的利益总量会更大,而是因为关注长期目标会放大你努力的价值,就是提高了资源的利用效率。

10个人半年时间开发出来的一款游戏,玩家玩一个星期和愿意玩一年,效率自然不同;买便宜劣质的鞋子一个星期就破了,可能还耽误了那天的事情,不如买一双质优价格稍贵的;最近大热的新闻,马斯克的SpaceX载人龙飞船发射成功了,因为能回收利用,效益极大提高,这也是长期主义。

长期主义还是一种“慢变量”的思维。“慢变量”何帆老师那儿听到的,就是缓慢变化而长期有效的因素。比如马拉松运动员每个星期每个月的跑量,一个作者每个月每年写了多少字,炒股每天的透析盈利。

寻找到这种“慢变量”,本身就是一种长期主义的思维。而积累这些“慢变量”,千百次地重复这个过程,本身就会不断提高效率。因为长期有效,而且效率不断提高,最终量变就会引起质变。常说的数量堆死质量,笨鸟先飞,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就是找对了“慢变量”。

02

激发每个人的战斗力

激发每个人的战斗力,这是通过筛选、信任、尊重来达成。

Supercell公司,在雇佣一个人之前,公司高管会首先考虑一下,这个人是否会拉高整个公司的平均水平,只有当答案是“yes”的时候,才会雇佣这个人。

这一点不仅仅是为了招到更好的人,也是为了给大家创造一个能彼此激励的工作氛围。你想啊,如果你每天上下班,都能见到一帮厉害的同事,而且每个人都热爱他们自己的工作,那你不是也自然会被这种热情所传染?

选来更好的人,剩下就是充分的信任和尊重。

人的能力不是一个僵化的数值,而是不断发展和变化的。就算是一个固定的能力,在不同的环境下,能激发出多少也有极大的区别。

优秀而精简的人员,更容易彼此信任,一方面彼此容易了解,另一方面,责任也容易明确。

至于尊重,是由顶层决定的。

公司的管理层把一个游戏的生死权利,几乎都交给了下面的研究团队,每个员工自然觉得自己是主人公。海底捞的员工也是这种感受,华为的任正非说,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做决策也是这个意思。这极大的提高了员工的责任感,创造力和自主性。

筛选是起点,没有优秀的人仅仅是尊重和信任,是自己骗自己;

尊重是态度,没有这样的态度,优秀的人也会离去;

信任是终点,彼此信任没有猜忌,这样的团队自然就开挂了。

03

最后的遐想

最后,人少真的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减少无谓的沟通和各种杂事。人心是最复杂的,人本身是最不确定的因素。

这些道理都很简单,区别是每个人怎么运用?这个世界不缺道理,不缺方法,更不缺成功的例子。唯一缺的是,长期地践行。

近来订阅号文章看得很多,Spenser、连岳、九边……他们的文章都有一个共性,都是理工男的风格。连岳好一些,原来是专业的作者,但是他也不建议一个人要去学中文,才能写好文章;九边是互联网公司的一个码农,以历史题材的文章见长,但是他也不建议大家去学历史专业;至于Spenser应该学的是金融。

所谓理工男的风格,就是不讲究什么艺术性,简洁明了,只把道理说清楚就像说明书。

这到不是贬低艺术性的重要性,但是也没有必要夸大。理工男(女)文章和艺术性文章的区别有点像西医和中医,一个西医的水平很容易通过考核来界定,而一个中医的水平就说不清了。

一篇理工男的文章,只要思想本身有意义逻辑说清楚了,那么就拥有了通用的价值;而一篇艺术性文章的价值却很有争议,同行会有争议而外行往往会被误导。毕竟一幅名画有人觉得值百万,有人觉得值几万,还有人觉得是假的。这还是行内人的观点,行外的人是没有观点。

人类思想哲学层面的改变,促成了文艺复兴时代艺术的繁荣,此后涌现的科学精神又让技术革命在西方发生。

思想、艺术,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可能的世界;

科学、技术,为我们实现这个世界成为可能。

这个世界,如果你不懂艺术就无法欣赏一部分的美,但如果没有思想就整个地糊涂了,可是没有科学技术,就没有具体实现的方法,一切又都是空谈。

找到你的“慢变量”,长期地践行,那么,长期主义,激发个人的战斗力,思想艺术和科学技术,这些就被融为一体,而不是彼此纷争。

2020年6月4日上午9:06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分享   进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