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玫瑾育儿视频”回朋友的信

                 这是独行的第451篇文章

可孩子并不是你的作品,孩子是他们自己。

昨晚朋友给我发了一段李玫瑾教授的育儿视频,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李玫瑾,乍一听也挺有道理,再听听又觉得有点怪。

这才想起,前几天我曾经转发过尹建莉教育平台的一篇文章《李玫瑾教授讲育儿很火,但我不建议你再听了》。文章中谈到,以“李玫瑾”命名的教育类公众号、直播号数目庞大、流量惊人,非常火。

李教授多年来在不同场合所做的家庭教育讲座被剪辑为长短不一的视频,学校还会组织老师、家长集体观摩。很可能正在阅读本文的你,也被亲友强力安利过。这不,我也被安利了。

听着有道理,这是父母的角度,因为作为父母直觉上都是这样做的,至少我以前也经常这么干,现在也没好多少啦。人就是这样,有些习惯就算知道是错的也很难根除。比如威胁、演戏和想当然。

感觉有点怪,是因为我也曾是孩子,如果父母这样对待我,我是不舒服的别扭的,这是孩子的角度。

一个育儿理论父母疯狂的追捧而孩子特别讨厌,这就有问题了,下面是我感觉到的几点,跟大家一起探讨。

威胁能防止自私?

01

威胁防止自私?

开头,她讲到了自己培养孩子的一些往事,剥了橘子,先要孩子送给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如果孩子不愿意的话,就说“我后面就不给你”。她是这样培养孩子防止自私关爱他人的。

父母说这样的话自然而然,可孩子感受到的是威胁,反正如果领导跟我讲,不把这杯酒喝了,月底的奖金我就不给你,我会很生气,他妈的老子奖金不要了,酒也不喝。当然这是心里的想法,不敢说的,真实的情况是把酒兴高采烈地喝了,心里10,000个草泥马奔过。

用威胁达到的目的,都会由怨恨来回报。

正确的做法就没有嘛?

李教授就不能自己剥了桔子给自己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送过去吗?行动上关爱他人比语言的教育强百倍,孩子一点都不傻,他只是模仿了那些傻的父母,才变傻的。

我的孩子在教育上,也曾经出过严重的问题,沉迷游戏怨恨父母无法无天,这都是因为我自己曾经严重的傻过。我以为理论正确坚决执行孩子就能变成一个优秀的人。这很像李教授现在的观点,估计很多父母也都是这么想的。我们把孩子当成了产品,这是一种机械论。我们输出什么?就能产出什么;或者更进一步,我们示范什么,就能培养出什么?这都是简单粗暴的机械思维,孩子是一个有情感的人,他很复杂,他想成为什么有无数种选择可能。

无论如何,孩子不是你的产品,这个观点只是父母的需要,孩子需要在不同的环境下成为他自己。发现他的特长尊重他的喜好,展示更广阔的世界给他,给他树立真诚善良勇敢进取的形象。这可能才是我们父母应该做的。路,是他们自己选择,我们画好的路不算;道理,他们在生活中会观察和总结,我们嘴上说的没用。

体力抵抗挫折

02

体力抵抗挫折?

接着,她说孩子要增加抵抗挫折的能力。这绝对正确啦。她的观点总是一开始听起来绝对正确,仔细一想全是问题。

一些孩子成绩不好就跳楼了,一些女孩失恋了也跳楼,老板破产了还是跳楼。她说这些人太自私了,自己一跳省事了,把痛苦留给了家人。这样说好像都对,可是有什么用呢?

你觉得别人那样是脆弱,不应该,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理性的判断是非太简单了。问题是你能体会到别人的绝望和无助吗?而那种绝望和无助仅仅是当事人本身的问题吗?这背后有没有可能是因为父母教育的问题。

学习、恋爱、创业,是人生不同阶段所要面临的问题,本质上都是面对压力抵抗挫折的问题。面对挫折的抵抗力,是在实践中不断提高的,可是实践本身就需要有动力。如果在成长的最初,我们没有建立起安全感,建立起自信和成就感,我们的成长就缺乏持久的动力。

安全感、自信和成就感,最初都来源于父母无条件的爱。这是一个起点。如果父母的爱是有条件的,要拿学习成绩来回报,要拿好的婚姻来报答,要拿辉煌的事业来孝敬,那么爱就成了交易。

李教授批评这些脆弱的行为,建议要提高挫折的忍耐力。她的措施是什么呢?是加强体力训练,吃点苦头,比如从小学习游泳。

这真是谜一样的答案,太想当然了。

我上初中的时候,班上那些体育特长生,训练起来都很刻苦,可是学习都很糟糕;我的小孩11岁的时候,就能够跑步5公里,骑自行车40公里,游泳2公里,可是学习的劲头可没有这么大。

体育训练,当然能够磨练人的意志,可是,富士康严格的纪律不一样磨练人的意志,结果怎样呢?跳个不停。

当我们主动地吃苦,明白它背后意义的时候,我们感受到的是积极的体验;

当我们被动他吃苦,只觉得是被欺骗和摆布的时候,感受到的是压抑和无力感,甚至会绝望。

李教授把育儿想得太简单了,见病抓方药到病除。也许有的孩子教育起来很轻松,成长的道路一帆风顺;可是,更多的孩子需要不断地面对各种各样新的问题在问题中成长。

育儿专家不正是要面对这些问题吗?你不能说,这些问题是不对的,是很弱智的,就如同一个富豪觉得穷人的担心都是无病呻吟。

想当然觉得容易的事,并不会影响当事人的艰难和煎熬。能够感受到孩子的恐惧和不安,在心理学上叫同理心,这需要一种天赋。面对同样的问题,孩子弱小的心灵和成人的成熟心智感受是不同的。

想想我亏了100万和马云亏了100万感受能一样吗?

无视孩子之间的差别,简单粗暴的想当然,这不是一个合格的育儿专家的基本素养。

事实上,1958年出生的李玫瑾教授,原本是研究犯罪心理的专家,“育儿专家”名声只是近几年的事。在我看来,这真的是两回事。

03

家长不能告学校?

她想当然的观点太多了,什么孩子受伤了,家长不应该随便告学校,否则学校就什么活动都不敢组织了。

跟前面一样,表面听起来都没错,仔细想想全是屁。

你的孩子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了,被老师虐待了,或者在学校的集体活动中受到意外的伤害,就应该忍着。

学校,当然希望你忍着,可是我们做一件事情的出发点,难道不应该从保护自己的孩子开始吗?这不是过度保护。当然,我们跟学校理论也不是无理取闹,如果没有家长的监督,没有对自己权利的坚持,你觉得公平平等的环境是上帝赐给你的。

家长尽量不要去告学校,

这么想不是蠢,就是坏。

我不觉得李教授是蠢。

04

回朋友的信

讨家长喜欢的育儿老师往往都简单粗暴,他们往往站在孩子的对立面,充满了操控和技巧,心机满满,孩子感受不到爱和尊重。

讨孩子喜欢的育儿老师可能也不太行,关键还是了解、尊重,技巧是辅助的。

如果不爱不尊重,就沒有良好的亲子关系,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假的。跟婚姻一样,没真情只有技巧,能走多远?而且贼累🥱!

绝大部分人都喜欢治标不治本,那样来得快看得见。所以父母也总喜欢那些赞成自己原来的错误思想的观念,那样,孩子出现问题错误就不在自己,自己不需要改变,只要改变孩子,那多方便。

就像许多人请教问题,最好直接给他方法,你说我来教你思想,别人说:你烦不烦啊?都喜欢走捷径,喜欢不动脑筋直接问,这跟不爱学习只想抄答案的孩子一样。

朋友的视频发给我后,我回复了一些内容,他希望我能就此写出一篇文章。仓促之间,就这样了。

2020年5月28日上午9:42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分享     进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