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如果买房了,也会“为五斗米折腰”

常州赛飞奇皮划艇俱乐部二楼会员🍵室,悠然见运河!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由来:

东晋时的督邮(郡县制的时候,皇帝派下来检查郡一级官员的是刺史,郡一级官员派去检查县令的官员就叫督邮),检查作为县令的陶渊明,有一点像现在学校里面的检查老师(简称校检)检查班主任的授课情况。督邮的年龄一般比县令小,级别也比县令低,但因为是监查系统的人,就像现在的纪委,所以县令大都比较敬畏,“应束带见之”。

陶渊明就是不愿意穿戴整齐的去见职位比他低,年纪比他轻的督邮,而辞职不干的。

为什么呢?(这个令人费解的答案藏在官制里)

他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却宁愿去不相识的人家讨饭,原因何在?让他穿规矩一点见人,怎么就侮辱他了呢?

从功利角度看,郡一级长官委派的督邮可以监督县令,有这样的权力,虽然官职比县令低,年龄比县令小,但却可以影响县令的仕途生涯。因此县令巴结他是理所当然的。

但从正统的伦理来看,级别低的应该拜见级别高的人,年轻人拜见长辈。如果违反了这个规范,就是孔子说的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就是乱伦。“乱伦”现在是只混乱的男女关系,古时候就是指违反伦理道德的行为。

所以:

陶渊明是因为不肯乱伦才辞了职,挨了饿,那么偶尔出门讨饭,反而不算丢脸。

我们现在说陶渊明不向权贵低头,其实是误会,他是尊重伦理道德的。如果官比他大的人年纪比他还长的,他是愿意尊重的,这就是他的伦理道德。(这也是我们大多数人心里认同的有着儒家文化内核的伦理道德。)

我们现在把“不为五斗米折腰”认为就是不像权贵屈服,其实是一个曲解。

陶渊明只是不愿意“折腰向乡里小儿。”

认为他是对谁都不折腰,其实就不对了。

如何取舍?

儒家意识形态是从封建制里来的,孔子根本就没见过郡县制。因为郡县制是从秦朝统一之后开始。

所以在郡县制的时代里,内心接受儒家思想的人,一定很难适应当时社会。

因为郡县制下,各级官员都是临时工,怎样保证他们既不偷懒,又不偷嘴是个难题。一方面皇帝用宦官和亲信来监督,另一方面就是建立各种监查系统,让他们互相监督。这种带有强权的监督系统和原有儒家的伦理道德,有着根本的矛盾。

一方面要符合儒家的伦理道德,另一方面要在这个强权体系中生存,难免就要向比自己级别低、年龄还轻的人卑躬屈膝。一个真诚的人难免就会人格分裂。

陶渊明的可贵之处就是他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他不愿向比自己年轻、级别还低的人折腰。

否则宁愿辞职不干,换内心的平静。

又回到赫兹伯格双因素理论

这类似于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里的保健因素和激励因素。

• 保健因素就是让你不快乐的因素,

• 激励因素就是让你感觉快乐的因素。

 再多的激励因素也不能弥补保健因素的缺失。

虽然把县令职位保住,是件快乐的事情,但是“要向乡里小儿折腰”,这是无法忍受的一个保健因素。

见《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生活中的“视觉大发现”》A类No.157

我们许多人在生活当中,在自己的职场上都会面临这样的情况。为了不错的一个收入,忍受领导无端指责或者是不公平的对待,以及容忍工作侵占生活的各个方面。

这时候就算收入还可以,其实生活一点都不快乐。

这是因为激励因素再多,也无法替代保健因素。挣再多的钱,也不能弥补因为精神受到折磨、自尊受到伤害以及自由的时间被侵佔,所带来的苦闷和不自由。

我们有几个人能够像陶渊明那样挥挥手,辞职不干了呢?

又是房子🤔

有的时候我们把内心的平静看得太不重要了;也可能是被巨大的房贷压力所绑架。🤭

所以我一直不愿意贷款换一个更大的房子,虽然我已有了三套房。我担心如果贷款100万20年期限,每个月要还七八千,当我不高兴的时候想辞职不干,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时候,我就得为了五斗米而折腰。

内心平静和田园生活,对我来说就成了梦想。

现在我没有豪宅也没房贷;不在体制内,也不受各种督邮监查。这状态你懂得……✌️

因此要想在现实社会里得心应手,就要保持适度的人格分裂,不同状态之间还能自由切换。“说一套”的时候连自己都感动,“做一套”的时候又完全不受良心折磨,“说的”是儒家的伦理道德,“做的”是现实的功利选择。

如果不愿意或者做不到就退而求其次,干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