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

              这是独行的第433篇文章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

01

一段辩论

2020年2月14日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首日活动中讲话称,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应远离中国科技公司华为。

佩洛西说:中国正试图通过其电信巨头——华为,来输出其“数字专制”,威胁那些还没有采用他们技术的国家实行经济报复。

她一再强调的“数字专制”就是利用了欧美的共识,即中国是专制国家,那么来自中国的华为,输出的技术当然就是为了进一步的专制。

中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有一段非常精彩的反驳:“技术是一种工具,自从40年前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引进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技术,微软,亚马逊,IBM,它们在中国都非常的活跃。

自从我们开始1G,2G,3G,4G之后,所有的技术都是来自西方发达国家,但是中国保持了它的政治体制,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获得了成功,并没有受到技术的威胁,那么为什么把华为的5G技术引入到西方国家,就会威胁到政治体制呢?你真的认为民主制度是如此的脆弱,能被华为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就能威胁到?”

这是一段精彩的辩论,因为西方人认为西方民主制度显然优于中国的专制制度,这也是他们的共识。

傅莹没有纠结于中国是不是专制制度,而是把话题切换到西方的民主制度难道那么脆弱,既然你们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非常强大,就不应该害怕中国华为的技术会给西方的民主制度带来影响。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02

两个共识

今天主要不是谈辩论,虽然这段辩论非常精彩,在日常生活中常常可以借鉴,我就做了记录。别轻易被人带了节奏,拥有自己的节奏、自己的尺度才有自己的道路。今天我想谈的是共识,西方对我们的二点共识。

共识之一:西方世界基于社会制度的价值观,对民主自由制度绝对自信,对非西方道路就鄙视甚至是仇视。

共识之二:西方世界基于种族优越性的价值观,会自然而然的产生西方在历史、文化都优于其他种族的各种思想。想想俄罗斯,想想日本想尽办法靠近西方却不可得,就会明白。

中国不少人,以为中国采取了跟西方一样的制度,就可能会被西方接纳,就像被抛弃的女子因为自己祈求、改变、百依百顺,就能换回情人的心。趁早放弃这个想法。你全程模仿,却希望别人尊重你,这可能吗?

互相借鉴各自努力,才是彼此尊重的前提。生活当中,一个朋友不动脑筋的跟随你,你做什么他做什么,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你会尊重他吗?

尊重别人是因为别人身上有值得尊重的东西,一个人成为了别人的影子,一个国家沒有了自己的独特性,就迷路了。

一些人不自觉地把西方的这二点共识当成了自己的共识。于是外国人优先、硊舔变得自然而然。记住,那是别人的共识。

如果没有民族自信,怎么会反对外国人优先?如果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劣等,怎么努力超越?

不认命才会抗命,抗命才会改命。还没努力就硊了,人生不值得过。💪注:见2020年4月5号的文章《何必提前跪?

对国内体制很有战斗力的知识分子,一涉及到对外的舆论战,在对外反击西方抹黑的舆论斗争中,他们就缺位了。要知道对内批评是为了营造健康的国内环境,对外据理力争也是为了营造健康的国际环境,这两者并不矛盾。并不是批评国内制度的缺陷,就一定要赞扬西方制度的优势,让老百姓安居乐业,让每个人过得更好才是根本目的。[悠闲]

许多人骂着骂着就上了瘾,就来了情绪,就忘记了: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

中国政府有问题,西方国家不断抨击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中国人民过得更好,至于什么目的?谈不上邪恶,但也绝不会是高尚。毕竟这个世上没有救世主。

别人会为了我们的事情,操碎了心要给我们营造一个更健康,更自由更美好的世界吗?那只能在童话里。

03

我的疑惑

我也看不惯很多中国的现况,比如喧闹沸腾的广场舞、比如公园里面,随便的一个人拖着一个音箱卡拉OK,彼此毫无界限的互相影响。还有太多基层公务员的冷漠、推诿、不作为。这既是一个个人素质的问题,本质上也是因为上行下效。

当管理者,当各级领导可以随意的侵佔手下的私人时间,随意的干涉手下的私人决定,这种越界就会蔓延。最底层的人,没有力量干涉别人,就会侵佔公共的资源,在公共场所制造噪音,带着宠物狗随地大小便,利用职务之便刷存在感。他们觉得这样就拥有了掌控感,实际上是底层人的互相踩踏。

但我常常疑惑,是制度造就了低素质的民众,还是低素质的民众造成了这样的制度?

中国有14亿人口,发展极不均衡。有素质高的,也有素质低的,我不认为一个民族会有什么劣根性,如果是民族的劣根性的话,那每个人都应该改不了,对吧?可中国也有优秀的公司,优秀的政府组织,优秀的地区。

欧洲的瑞典瑞士丹麦这些小国家,几百万人口,一二千万人口。他们是单一性的,所以他们根本不能理解这种丰富的国家,有差异的,处在发展不同阶段的这种国家的状态。一个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国家的合体,就是一整个世界。更何况还有五千年的历史文明,社会的复杂程度完全不同。而欧美国家人民所谓的高素质,也是近现才形成的,你想想他们黑暗的中世纪有多么残忍愚昧和落后。

就算现在他们的普通民众素质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那些到中国来淘金的外国人,不也不断地向我们展示什么叫傲慢、愚昧、不可理喻,如同我们那些先富起来出国中的一些人一样。

所以讨论民族性的优劣是一个伪命题,你可以去研究它,但它根本谈不上劣根性每个民族都一样,只有特点,谈不上优点和缺点。

你可以说某个国家现在是落后的,你不能说他永远都是落后。你可以说西方世界现在是领先的,但你不能说他永远都是领先。

04

我的选择

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么就不必努力。

我可以说,我讨厌的人天生就是笨蛋,永远都是笨蛋,那是为了打击他,其实我心里并不是真的这么想,否则我自己就是笨蛋了。

一个理论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事实。

我们每一个人不必画地为牢自甘堕落。

选择一个理论是为了让现实更好,而不是为了永远沉沦在现实。

觉得中国的制度或者中国的人种天生就是劣等的,对绝大部分中国人有什么好处?就像一个工人的孩子觉得自己的孩子天生就不是学习的料,天生就不如那些教授的孩子,这对自己的孩子又有什么好处?

这不是面对现实,这是扼杀了可能性。现实是过去的反应,而不是代表未来。

自古到今,中国人、波斯人、日耳曼人、盎格鲁-萨克逊人都轮流统治过世界,用人种的优劣之分怎么解释呢?

现在是什么不重要,你想成为什么才重要,你能成为什么更重要。

但是如果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劣等、天生就是无救的,那改变连想都不敢想,这就被提前阉割了。

我又想到另外两个关于角度切换的选择:

喜欢跑步,并不是因为能成为冠军;喜欢写作,也不是因为能成为大V;喜欢旅行,更不是能成为旅行家。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因为本身有乐趣。不是为了实现我们能看到的结果,而是过程本身有意义,这个有意义的过程又会带领我们走向未知的结果。不要因为做不到就不做。

我不能确定自己能战胜别人,因为“赢不赢在彼”;但是我能确定自己不输给自己,那就是“败不败在己”。不要因为不能赢就不做。

选择一个观点选择一个理论,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现实怎样倒在其次了,因为现实可以改变。

2020年4月16日上午8:44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