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灾乐祸”是错吗?

               这是独行的第429篇文章

二月份中国新冠疫情严重的时候,西方一些媒体和政府指责我们的疫情防控过度不人权。唉!我们说他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不知道这次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自从1842年鸦片战争战败以来,最近一百多年西方社会面对中国的优势心理已经根深蒂固。

他们从高处俯瞰我们,优点和缺点都能看到,但是显然更关注缺点,因为这更符合他们的预期。符合预期那么认知就不需改变,自然心平气和心情舒坦。至于我们发生了灾难,为此提供建议肯定会有的,人道主义援助也会,但是不是也会想:还不就是因为他们乱吃野味、生活习惯不卫生、社会治理落后才造成的,我们才不会呢?

这是一种指责,那么其中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吗?

现在,到了三月份中国疫情基本控制,每日新增几十例也都是境外输入,这时候欧美却沦陷了。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均超过了中国的确诊数字,其中美国16万多(3月31日上午7:00的数据)遥遥领先,而且每天还在新增两万例。

曾经批评我们带口罩是有病,隔离是违反人权,方舱医院是集中营,现在他们也都用上了。我们说西方人对口罩有偏见,对新冠病毒无知,对我们戴有色眼镜,所以自食恶果。

这同样是一种指责,那么这其中有“幸灾乐祸”的味道,不可以吗?

印度从3月25日开始进行为期21日的硬核封城。对于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目前只有1251人确诊,似乎也不必紧张。问题是我们能不紧张吗?在印度,如果你去做新冠病毒的检测,他会告诉你我们这边没有确诊患者干嘛要检测?问题是不检测,怎么会有确诊的患者呢?

印度人用牛屎牛尿涂在身上说是增强病毒免疫力。虽然封城了,菜市场还是人满为患。带口罩?不存在的。有专家预测,印度最终可能会有3到5亿人感染几百万人死亡,这让人背心发凉。虽然这样,谈论起印度阿三哥,我们总是充满喜感。

这还是一种指责,但其中是不是也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注:这是2020年3月31日上午7:00的数据

01

“幸灾乐祸”是错吗?

“幸灾乐祸”是错吗?有时是,有时就不是。

它不算一个贬义词,它只是一种本能,如同“趋利避害”。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因为打雷吓得尖叫就说他有错,你也不能因为一个人在电梯里闻到别人放屁掩住鼻子,就说他不该。

本能无所谓好坏是天生的,对错的判断应是针对我们思考之后的选择。本能地反应往往是来不及思考、没有经过理性筛选的。我觉得:可以“幸灾乐祸”,但不能“落井下石”。

“落井下石”真的就全错?其实也未必。

人类是命运的共同体,所以我们要彼此尊重、互相帮助,但是这不仅仅取决于对方是否值得尊重、需要帮助,也取决于对方对我们的态度。

国家之间宏观层面的我了解不多,

我只想说说身边的微观的一些事。

我有三个朋友算是一起长大的,A朋友 商界成功人士对我总是鼓励有加;B朋友 政商齐活与我若即若离;C朋友 小富即安从小就蔑视我。

如果你是我,几年之后,面对他们三个人的成功会是什么态度?面对他们三个人的失败,又会是什么感受?

如果他们三个人都成功了:

对A,理性上是接受感性上是欣喜;

对B,理性上是接受感性上是无视;

对C,理性上是怀疑感性上是憎恨。

如果他们三个人都失败了:

对A,理性上是怀疑感性上是惋惜;

对B,理性上是接受感性上是无视;

对C,理性上是接受感性上是欣喜。

看得出来,“幸灾乐祸”主要是面对我们的敌人和潜在的竞争者,这是我的看法。

一群羚羊在奔跑,跑得最慢的那只被猎豹捕获,于是别的就不再拼命狂奔,因为安全了。这也许就是“幸灾乐祸”的原始基因。

02

绝对感性与相对理性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面对全球疫情,给显摆制度优势的蠢货们泼盆冷水!》 ,写这样文章的人,他们又会幸谁的灾乐谁的祸呢?

我们以为是理性分析,实际上背后都是带着有色眼镜。感性是绝对的,理性是相对的。

一个穿着考究富人家的小孩顽皮打闹,我们说他是特立独行;一个衣着邋遢穷人家的小孩顽皮打闹,我们就会说是没有教养。

许多类似的文章都是为了吵架,为了发泄彼此憎恨的情绪。也许是吵架容易被围观,更容易吸引流量,更容易获得利益吧。

我并不认为美国这次防疫失败,就说明美国衰落了,实际上今天的美国依然强大。问题在于,这个疫情恰恰是美国这个巨人的阿基里斯之踵。这是美国这种大社会、小政府、自由市场的最大软肋,更何况还有傲慢与偏见在推波助澜。

这次暴露出来的弱点,美国社会自然会反思会弥补,而我们也同样应该。现在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比较,从来不是短跑而是漫长的马拉松。

比较欧美、中国和印度,你会发现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是花草与土壤的关系。民众是土壤,政府是花草。

对于有着高素质的强悍性格的民众,政府不得不善;对于有着低素质的绵羊性格的民众,政府可以不善;

吵赢了别人只是面子,真正有实力才是里子。

注:许多文章是为了吵架,为了发泄彼此憎恨的情绪。

03

“幸灾乐祸”难免

我可能也会幸灾乐祸别人;

我也难免被别人幸灾乐祸。

我相信,当我倒霉的时候,当我的文章没有人看,当我长跑伤了韧带,当我破产,也会有许多身边的人暗暗窃喜,暗暗地幸灾乐祸[呲牙],我并不认为他们有什么错。

认为别人错的前提,隐含的意思是别人的行为伤害了我或者认为别人不应该那样做。而实际上别人怎么想与我无关,这取决于他与我的关系。但是如果他的行为影响到我,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所以幸灾乐祸可以,落井下石就不行。一个是想法,一个是行动。

通常而言,羡慕别人的成功是幼稚,而记恨别人的成功是无耻,因为你没有看到别人为了成功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但如果这个人是你的敌人是你的竞争者呢?

恐怕判断就没有那么简单。

感性是绝对的,这与生存有关;

理性是相对的,是发展的需要。

知道我们无法绝对客观,也许就不会那么自以为是了。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说过一句话:大家都是刚刚使用电灯100多年,谁比谁强多少呢?

这句话是他说给他手下的外国人听的。

2020年3月31日上午9:00开始

2020年4月03日上午9:12写完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