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特朗普说什么,决定对错的是实力

               这是独行的第428篇文章

2020年3月 特朗普曾说,新冠病毒来自中国。

我们常说应该客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可这几乎不可能,因为我们看待这个世界,总是从主观出发。这里的“主观”有的是从主观认知出发,有的时候只是从主观利益出发。

于是,特朗普可以随便的说,中国隐瞒了疫情初期的关键信息,这可能吗?14亿中国人,天天在微信上讨论的事情,怎么隐瞒?

特朗普还说,“病毒来自中国”,这需要证明吗?这么说有利于甩锅,而且客观上也是中国率先暴发的,这么讲不是很有说服力?那就这么定了。

同理,中国方面赵立坚的Twitter内容也就很容易理解。怀疑病毒来自美国,怀疑是美军通过军运会无意当中把病毒携带入境了。不这样还能怎样,难道别人说你隐瞒了,你就说是的;难道别人说病毒来自中国,我们还说是的。

许多人纠缠于事实,实际上,同样的事实也有不同的解读。

01

思想上不站队才自由

网络上各种大V的文章,无论是强烈的赞扬中国政府的,还一惯觉得西方政府的操作更科学、更理性、更民主的,都充满了偏见,都是通过强烈的情绪来收获流量。被这些观点左右的读者是另外一种绿油油的韭菜,虽然没有被收割金钱,但是被收割了时间和智力。

前阵子我也是这样,相信许多人都是如此吧。

一会儿激动得热泪盈眶,中国伟大;一会儿悲伤地掉进冰窟窿,隐瞒疫情的官员该死。

一些文章说西方完蛋了,抢购囤枪恐慌;另一些文章又说美国一旦进入紧急状态,潜力巨大,想想二战吧,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不就迅速崛起了吗?防疫抗疫对美国来说小菜一碟。

人格分裂吧?看多了,真的会;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观点站队,真的会。

实际上我们不必站队,不说中国伟大,也不是不爱国;不说美国牛逼,也不是瞧不起他们。

就算是最顶尖的智囊团,中美的最高层,面对复杂的疫情趋势同样会犹豫,同样会决策错误。普通人何必要求自己做一个非此即彼的判断呢?

我们无法做到客观准确,

那么就尽可能避免主观和偏见。

如同我的女儿选择初中,我希望是普通的公立学校,这样同学的家庭条件就有许多层次。如果在私立的贵族学校,同学的家庭都比较富有,她可能觉得常州或者中国或者整个世界都是富有的。每个孩子的家里都有汽车,衣食无忧。

由此形成对整个世界的偏见,会让她的思维变得狭窄、单一。她必然会失去对贫穷感同身受的能力。她也许一辈子不会贫穷,但她应该知道,仍然有许多人生活并不富裕。只盯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往往会“作茧自缚”。

在思想上被自己所处的环境或者被自身利益捆绑,这就失去了自由。陈寅恪把“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作为清华大学的校训,也是倡导思想的自由,独立、自由是思想的更高形态。

3月26日比尔·盖茨说,中国经验美国需借鉴。

02

“信息茧房”让我们偏见

谈到思想的自由,我想起哈佛大学教授凯斯提出的一个著名概念———“信息茧房”。

其实这个概念也很简单,但是许多人不是喜欢头衔吗?喜欢欧美先进国家的理论吗?如果说这个概念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谁会看?

什么是“信息茧房”?

“如果你只关注自己选择的领域,如果你只关注某一种信息源,如果你只关注自己愉悦的东西,如果你只关注自己的利益。久而久之,便会像蚕一样,将自己桎梏于自我编织的茧房之中,从而丧失全面看待事物的能力。”,这就是。

王小波写过一篇文章,叫《花剌子模信使问题》。文章讲述了这么一件事情。

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个风俗,凡是给国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国王的提升。凡是国王带来坏消息的信使,就会被国王送去喂老虎。于是大家只好编造各种好消息,国王也就只能听到好消息了,于是他总以为形势一片大好,疏于防范,终致亡国。

这也是“信息茧房”。

现在疫情之下,因为西方政府和媒体痴迷于惯性反华,因而西方普通民众充满对中国的偏见。

戴口罩是有病的,隔离是违反人权的,方舱医院就像集中营。因为偏见,那么同样的事实就会往坏处想。西方因此也错失了学习借鉴中国防疫经验的机会,以致现在越陷越深。

这又是“信息茧房”。

同样是这些防疫行为,如果是西方国家实施了,就会是另外一番评价了。事实上,现在欧洲美国已经成为新冠病毒疫情的中心,西方社会现在也不得不开始实施类似的措施。他们还会说:戴口罩是有病的,隔离是违反人权的,方舱医院就像集中营?

这就像我们国内另一部分哈美的人,只要是西方政府的决定都是对的,思维逻辑是一样的。

一边是带有歧视的偏见,另一边是带有献媚的偏见。

所以无论西方还是东方,普通老百姓都是政府的工具,都是牺牲品,都是绿油油的韭菜。

其根源就是因为宣传什么你就信什么,或者是宣传什么,你就不信什么。这两者都是偏见,偏见让我们变得愚蠢。

而偏见并不是知道的内容很少,可能偏见恰恰是你知道的很多,但都是同一个方向的。

我们的观点都是主观出发的,如果能考虑到更多角度,如果能够兼容许多矛盾的信息,它们就会接近客观。

赵立坚说,可能来自美国吧?

03

行动上站队才有力量

我对一个灾难发生的原因固然关心,但灾难毕竟已经发生,下一次的灾难也许是50年或者100年之后了。就事论事地总结经验,就浪费了灾难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我们应该把这种启示,延伸到自己的日常。

面对灾难说什么想什么并不重要,如何行动才重要。因为行动会带来结果,而争论想象理论都不行。

特朗普指责中国、甩锅给中国是必然的,在思想上,他肯定知道这并不是事实,但是在行动上,他必须这么做。

同样,赵立坚一样知道,病毒来自美国证据不充分,行动上他也必须这么讲。

因为,思想上不站队是自由,

但是,行动上站队才有力量。

思想是应该自由的,但行动必须有方向性。

舆论战是行动的浅层,最终抗疫的结果才是行动的深层。如果美国抗疫失败、损失巨大,那么西方制度的优越性自然会受到质疑。病毒来自哪里根本不重要?如果中国抗疫成功,但是后面的经济恢复却一塌糊涂,那么东方制度的优越性就不能充分体现。

所以决定对错的,不是语言本身而是结果;

无论特朗普说什么,决定对错的是实力。

一个日本作家曾经说过,真正的霸权主义是定义对错的能力。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与人谈判与人争论,只有实力相当才有公平可言,而实力是干出来的。

所以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能否让他闭嘴。

2020年3月29日下午1:47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2016年开着明锐,带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现在,热爱跑步沉迷炒股。这里有超2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也加入。看眼前,更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作者 徐海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