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也有文化

             这是独行的第375篇文章

人类的暴力行为按规模分为三种形式:一对一的决斗,一伙人对一伙人的群殴,以及一国对一国的战争。

以这三种形式为鲜明标志,又对应着三个国家。欧洲热衷于决斗,俄罗斯人酷爱群殴,近代日本的军人把“武士道”作为战争的行为准则。

这些是刘鹤所著《兵者不祥》一书的研究内容。研究暴力也能成为学问,世界纷繁,千奇百怪,看懂了他们的底层逻辑才会恍然大悟,犹如查到了凶案的真凶。

许多显著的行为差异,我们很难解释!

如果是不同群体,我们说是习惯,习惯的背后是文化;

如果是不同个体,我们说是习惯,习惯的背后是经历。

01

决斗

决斗在我看来是很奇怪的事情,

拿命去赌,何必呢?

就像两个仇人开着汽车对撞,如果不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在最后一瞬间总会急转方向。

为了荣誉,为了财产,在决斗中丢掉性命,这和激烈对抗中的意外死亡是不一样的,这是一种冷静的面对死亡,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俄国著名诗人普希金就是死于荣誉决斗。当时他的妻子受到一个男人的勾引,他一怒之下和这个男人决斗,结果被杀。

有时会觉得是还有公理吗?

其实决斗的背后就是公理!

欧洲人的决斗文化,最早源于日耳曼人的传统。日耳曼人推翻罗马帝国后,建成的大大小小的许多国家,今天的德意志人、英格兰人、瑞士人、荷兰人、挪威人等等,都是日耳曼人的后裔。

一开始只是贵族热衷于决斗,到了中世纪晚期,逐渐普及到新兴的市民阶层,用决斗的方式来解决商业争端。

在我们看来用决斗来解决商业争端太逗了。

微不足道的事情我们会私了,大事当然应该公了,不然要官府要司法机关干什么?

可是在那时的欧洲,

司法机关认为“决斗”就是公了。

当时欧洲的司法机构受到基督教信仰的影响,认为决斗的结果代表上帝的意志,是正义的体现,于是不但不管,还把决斗当成一种审判的手段,叫司法决斗

信仰的源头是不讲道理的。

它是无条件的,也就谈不上理性。

信仰就是比赛之前预设的规则,当比赛结果出来了,就算规则有问题也必须尊重,不然游戏就没有办法玩。

当我们不能理解别人的行为,东方不能理解西方,中美之间存在差异,是因为最初的信仰不同,整个社会文化的底层规则不同,就是各有各的公理!

信仰的传播和发展却是讲道理的。

我们觉得司法决斗很荒唐,其实,这种做法也不是毫无道理,至少比没有要好。不然社会就是互相抢来抢去,没有安宁了。因为“司法决斗”是性命相搏,坏人做坏事的时候,总会有些收敛。

一个制度,为了制约坏人有时也会伤及无辜,只要对社会整体有利就是进步。

首先,司法决斗相对公平,双方靠本事决胜负。这在很大程度上排除了社会地位和财产之类因素的影响。

而且,在司法决斗中,法官是绝对中立的。

今天西方在司法审判中特别强调法官的中立地位,这最早其实就和司法决斗有关。

更有意思的是,

司法决斗甚至孕育了现代的律师制度,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当时的法律规定,当事人应当亲自参加决斗,但如果当事人老弱病残,没有能力决斗,这些人都可以花钱雇人替自己上阵。这些拿了钱替人上场打架的人,被称作“决斗士”,是一种正式的职业。

《权力的游戏》中,小恶魔就是请波隆作为自己的决斗士代替自己决斗。对方怎么会答应呢?现在看来就理解了。

后来,法律又逐渐放宽,无论当事人是否有能力决斗,都可以雇佣决斗士来替自己上场。这就蕴含着一种专业化的精神,也就是由专业的人代理当事人去打官司,这在本质上和后来的律师很相似。律师和决斗士最大的区别,一个动手一个动口。

注:

著名法学家徐昕先生就指出,现代法庭上的对抗式诉讼制度,其实就是从司法决斗发展过来的。双方从武斗变成了文斗,从直接动粗发展为依靠法律和逻辑展开对抗。这也有点像战争转变成体育竞赛的味道。

02

群殴

俄罗斯人的群殴活动有一千年的传统,源自一个传统节日,叫作“谢肉节”。

“谢肉节”本来叫“春耕节”,指送走严寒的冬天,庆祝春耕的到来。

后来为什么改叫谢肉节呢?

因为在东正教传入俄罗斯以后,教会规定,节日结束以后,有40天的时间不许吃肉喝酒,也不许唱歌跳舞,要过苦行僧人一般的生活。于是俄罗斯人就在谢肉节期间,大吃大喝,尽情狂欢。大家吃饱喝足了,那总得找点娱乐活动,于是精壮的小伙子们就聚集空地上,进行大规模群殴。

大家也不愿意出现严重的伤亡和影响以后的生产,于是规定不允许携带武器,因意外伤害也不追究责任,节日结束之后也不允许彼此记恨。

群殴的那一天,

当地的长老会出来维护规则,姑娘们在旁边做拉拉队,同时也为自己寻找心上人。有时还会点燃稻草堆来助兴,慢慢地群殴就变成了一种仪式。

原来,俄罗斯人欢天喜地地群殴是有这样的文化背景。后来各种历史政治原因(沙皇特别重视扶持东正教、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巧合,让这一传统得到保留。

03

战争

最后谈谈这本书当中提到的战争。

日本军人在战争中不怕死,以为天皇献身为荣。这是因为日本军人把“武士道”精神当成自己的行为准则。

日本武士早在明治维新时期就消亡了。

之前的平安时代(对应中国的唐朝时期)武士本来是给日本贵族看家护院的侍卫。后来,日本贵族长期养尊处优,逐渐失去了活力,武士阶级趁机崛起,成为日本的统治阶级。

到了日本德川幕府时代(对应中国的明朝晚期),著名的德川家康仿照中国,在日本确立了“士农工商”的等级秩序,“士”是最高的等级。不过,这里的“士”指的并不是儒家的读书人,而是武士阶级。于是,武士阶级崇高地位

被确立。

在后来,明治维新时期,政府为了建立一个新国家,必须依赖民众的共同记忆,而军队也需要军人有这种尽忠报国,重视礼仪,尚武勇猛,恪守信义,生活朴素的“武士道精神”。

于是,在政府的刻意引导下,日本军人开始形成了一种“武士的幻觉”,就是把自己想象成武士。

这种幻觉,

即是历史文化的记忆,

也是政府的刻意营造。

2019年9月2日上午10:43

作者 徐海刚

我是徐海刚,开着明锐,带着妻儿自驾西藏新疆52天,医药圈老司机,这里有超100个城市的新青年啦,欢迎你加入。看眼前,能长远!      

版权申明:🎉

本文首发: 微信公众号看眼前

           (haigang-yanqian);

欢迎转载, 请保留此版权声明

             请注明作者

              共同相信的就是道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