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夸孩子聪明?

夸孩子努力而不要夸孩子聪明。

这一点我知道一段时间了,可是并没有太在意。

在孩子做事犹豫缺乏勇气的时候,我总是脱口而出,“你很聪明你很棒的”。我知道,这是为了给他增添信心、增加行动的动力。

然而,这也许只是饮鸠止渴。

注:指用错误的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困难,而不顾长远更大的祸患。

从一个固定的时间点,看起来没有错;

从长期来看,容易让孩子形成固定思维模式(fixed mindset)”。

2019年7月5日黄山市太阳山下新安江

01

二种思维模式

固定思维模式:认为人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这是一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就是标签,就是人设,这种思维方式忽略了事物总是变化的,人可以成长。

成长思维模式:相信人通过努力可以成长。

这两种思维模式来自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维克(Carol Dweck)的“思维模式”理论。

每个成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同时拥有这两种思维方式,所占比例不同,外在就呈现出什么样的思维特色。就像酸性碱性、雄性雌性,一方占有优势就会显性出来。

我们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是一个善良的人,是一个勤奋的人。这样的一种身份认同或者性格认同,让大家产生归属感。

但这是一种固定思维模式。

它不是生来就有,而是我们后天认知逐渐沉淀下来的。就像爬山,当我们爬到1千米的高度看到的景色,会有一个印象,比如秀丽幽深;当我们爬到了1873米的黄山莲花峰顶,看到的景色就不同了,这时候的印象就是神秘飘渺气势磅礴。

每一个不同高度看到的景象,如同人生每一个阶段形成的固定思维模式。

这也像过程和结果的关系,每一个小阶段的过程会导向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在更长的阶段来看,不过又是一个过程。考上大学、找到一个好的工作,结婚了,都是这样,它们既是某一个阶段的结果,也是整个人生的过程。

关注结果 类似固定思维模式,

关注过程 类似成长思维模式。

遗憾的是,

我们许多时候会作茧自缚,

会把暂时的认知当成是固定不变的。

当我们因为经验不够能力不足,导致缺乏自信而产生了退缩习惯,就把它固化定义成了自己的内向性格。

其实内向只是你选择的一种策略。

当你经验丰富能力增强之后,就像你爬上了人生新的高度,看到的景色变了,对这个世界就产生了新的印象,那么对自己的认知也应该随之改变。

有的时候你是学生,有的时候你是老师,这不是天生的,而是由你自身与周围的关系所决定。

你能做什么才决定你是什么人,而不是你是什么人决定你能做什么🤔。

2019年7月5日黄山市太阳山腰的清泉

02

一个实验

要生动解释“夸孩子聪明”的危害,

可以看下面的一个实验:

这是纽约大学的一个研究。

研究者找了139个四到五岁的小孩,把他们分成两组。

对第一组的小孩,老师会用语言去暗示他们做一个“爱帮助别人的人”,比如说“如果有人需要把东西捡起来,你可以做一个爱帮助别人的人。”我们把这组称为“标签组”

第二组则可以叫做“行动组”。老师会鼓励孩子去做一件事儿 —— 比如说“如果有人需要把一个东西捡起来,你可以去帮他一下。”

这两种说法的区别有点微妙,

一个是“做什么人”,一个是“做什么事”。

那么贴上标签有用吗?有用。

研究者给这些孩子安排一些帮助别人的任务,看看他们会怎么做。

结果是,如果这个任务非常简单 —— 比如地上掉了一支铅笔,让孩子把铅笔捡起来 —— 那么标签组的孩子就更愿意去做。“爱帮助别人的人”这个标签在他们身上的确有一个正面的作用,使得他更愿意帮助别人。

但是,

这个研究的关键在于,

如果遭遇过一次挫折,结果就不一样了。

比如说,研究者让孩子把桌上的一个盒子给收起来。那个盒子里装了很多乒乓球,但是盒底是坏的,孩子一拿盒子,乒乓球就撒了一地。还有让孩子把一个玩具收好,可是那个玩具其实是散架了,孩子一碰就坏。这些其实都是研究者故意设定的,目的就是让孩子经历挫折。

但是孩子们可不知道。对孩子来说,等于是他本来想去帮忙,结果把事情搞砸了。这是一次挫败!他感觉很不好,认为是自己没完成任务。那好,经历了这么一次挫败之后,再让两组的孩子去完成一个别的、稍微有点难度的任务,标签组就有点不行了。

老师接着再问,谁愿意帮老师把这个玩具放到房间那头的袋子里?这时候标签组的孩子就不再那么积极主动了,自告奋勇去帮忙的反而大多是行动组的孩子。

然后研究者再问那些没有举手帮忙的标签组的孩子,你是一个爱帮助别人的人吗?发现这些孩子的自我评价也降低了。

太自我也就容易失去自我。

太关注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忘记该做正确的事。

圈子文化,帮派义气,党同伐异,都是因为贴了标签,为了融入一个集体获得一种认同感归属感,从而可能选择做一些不利于整体社会的事情,仅仅为了有利于自己的小集体。

我们太注意外表就容易忽略内在。

2019年7月5日黄山市太阳山顶新安江

03

实验的真相

研究者分析,这是因为标签组的孩子陷入了非黑即白的固定思维模式:我或者是个爱帮助别人的人,或者不是。本来他们也想证明自己是个爱帮助别人的人,但是一次帮忙失败之后,就背上了思想包袱,害怕再次失败。结果再有帮忙的机会就没有帮……结果就认为原来我不是一个爱帮忙的孩子。

可是行动组的那些孩子,他们就只是行动而已。

这个研究结果跟德维克的经典研究是一样的。同样是做习题,研究者夸一些孩子“聪明”,另一些孩子“努力”,给他们临时建立一个固定或者成长思维模式。接下来如果是面对简单的题目,聪明组的孩子的确更愿意回答,但是面对难题的时候,聪明组的孩子就不愿做了,因为他担心难题会证明他不聪明,会崩塌他的人设。

而那些努力组的孩子,总是乐于尝试。

这就是上面实验的真相。

“夸孩子聪明”就是贴标签,虽然贴的是一个好的标签。夸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意味着你应该把事情做成功。而如果你不能把事情做成功,则说明你是一个愚蠢的人。这显然是一个双刃剑。

“贴标签”是下判断,是结果导向。

它只关注结果往往忽略了过程,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希望自己的努力被看到,虽然结果可能不理想。

虽然一个失败的结果让人沮丧,但是从更长的阶段来看,它只是过程,只要从中吸取教训继续努力,那么必然带来成长,离成功也就更近。

“贴标签”有点像投机取巧,像廉价的祝福。

以为说孩子聪明就能聪明了,就像算命的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大富大贵,至少是一帆风顺心想事成。

偶尔听一次算命的,让自己高兴一下,没关系。但在每许多事情当中,不是努力做事,而是靠算命来做决定,那就真的要命了。

同样偶尔夸奖孩子聪明,也不会有大的问题。

但是如果仅仅靠夸奖来提高他的自信,解决他所面临的重大困难就不现实了。

也许他的许多努力最终都是失败,可父母仍然说他是聪明的,他要么觉得自己傻,要么就觉得父母傻。

其实,

聪明与否的判断根本没有必要。

因为聪明不努力,会一事无成,

而不聪明一直坚持做,也会变得卓越,

所以要鼓励孩子做事,而不是强调他聪明。

当我的文章写到最后,看到女儿自学了六年级的数学,而且相应的练习也都做对了,我对女儿说“我不能夸你聪明”。

女儿说:对,不然下次碰到难题,我做错了,就以为自己是笨蛋了。

装,一直装,直到成真;

做,一直做,直到成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