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大娘专注“碰瓷”十年,“低道德优势”是她的“大杀器”

杜大娘一身是病,处在悲惨的境地,但她却通过包装、开发自己的弱势,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强者”。

监控画面显示,杜大娘赖在一家超市不走。 图片来源:平安天津官方微信公众号

文|张丰

“搞笑,我们是认真的”,这是某喜剧综艺节目的口号。对被称为“天津碰瓷王”的老太杜大娘来说,这句话改改挺适合她:“碰瓷,我是专业的”。

杜大娘确实是专业碰瓷的。她的声名,对天津很多商户来说已耳熟能详。但媒体对其作复盘式起底时,其碰瓷手段依旧让人咄咄称奇。

据新京报报道,杜大娘已经70岁。她曾两次因诈骗入狱,之后专注碰瓷10余年,碰瓷套路大概就是:声称犯病、“道具”齐全、打持久战、不拿到满意价格决不罢休。说简单些,就是依仗自己一身是病,躺在地上撒泼,对方不答应自己的条件,就在地上住下,随地大小便。

在过去10年中,她敲诈的场所包括超市、饭店、商场、药店、医院、旅馆、美容美发等,几乎囊括了一个老年女性能够涉足的场所。

从道德和法律层面对杜大娘进行定性,并不难。但她之所以屡碰瓷屡成功,背后必定有些社会心理机制和现实规律在作祟。

碰瓷得逞源于所谓的“低道德优势”

面对杜大娘那样恶劣的碰瓷举动,许多商家几乎没有办法。

她在饭店吃饭,点了牛肉,一口咬定吃的是鸭肉,直接索赔几千块。该饭店提出鉴定,她也不同意,最后饭店只有赔上几千块了事。

▲某烤鸭店中张贴的杜大娘照片。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摄

这正是杜大娘的聪明之处:她每次敲诈的金额只有三四千,这个金额不至于对店方形成致命的压迫。如果索赔十万,对方也会拼了命维权,双方就会形成真正的均势,就很难成功了。

当地警方出动,她也并不害怕。反正自己一身是病,随时都可能“有危险”,到派出所做笔录,也许就“挂”在那里了,这对派出所来说反而是个难题。从其以往情形来看,也就是拘留个几天了事,对她形成不了什么威慑力。

这确实是非常离奇的一幕。看起来,杜大娘确实一身是病,处在悲惨的境地,但她却通过包装、开发自己的弱势,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强者”。

而她开发“弱势利好”的武器,就是“低道德优势”。

低道德优势听起来难懂,其精髓其实就是“道德底线低的人比道德底线高的人占优势”,最常见的体现就是有些人“我是流氓我怕谁”,凭着没有道德和耻感肆无忌惮。

杜大娘就是这样。她知道,别人不会对她“降维打击”——也就是跟她一样以无赖对无赖。而当那些商家讲理时,她凭着自己的不讲理就赢了。

当道德唤不回耻感,那就得诉诸法律

这其实也涉及人们对生命的理解。在现代文明社会,一个生命体,并不是简单地“活着”,还包括尊严、自由和一个人应得的权利。除了作为生物的活的躯体,人还需要一整套意义,这样才算是完整的生命。

杜大娘的厉害之处,恰恰在于她洞悉了这一套意义系统的本质,主动放弃了人们称之为尊严的东西。

她不会纠缠于和你讲道理,而是直接要钱,不然就躺在地上:我可能要死了,而我的死可是你造成的。

对方除非是能够和她一样,也放弃尊严和一切对意义的纠结,来一句:你现在就死呀,我一点都不怕,然后搬个板凳坐在她旁边静静地看着她。

▲杜大娘给丽水商会写的保证书。受访者供图。

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即便是一个地痞流氓,仍然有一套尊严系统(比如对某种公平的追求)。越是体面的人,对尊严的要求就越高,也就越不是杜大娘的对手。

这样的行为是可耻的,对付这样的人,除了不能施行暴力,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诉诸彻底冷冰冰的法律。

记住,这里有一个“冷冰冰”。尽管理论上法律不会考虑人情,但执法人员总是有感情的,这就是派出所也惧怕杜大娘的原因。

最终因为杜大娘涉案过多,民愤极大,扰乱了周边社区的经营秩序,法律系统对她的行动也升级了。

这种升级,某种意义上就是对人情的克服,不必考虑到杜大娘所宣称的“可以死在派出所”,也不必考虑她已经是70岁的女性,而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对待,当成一个有尊严的人对待,在这个时候,才会给予她应有的惩罚。 

在任何社会任何时代,像杜大娘这样的人总是极少的,因为正常的人,是不可能彻底放弃对尊严的追求的。

杜大娘能够屡屡得手,本质上是因为大家生活在文明社会。如果有很多“杜大娘”,这个杜大娘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尽管如此,法律该出手的时候就一定要出手,不能因为过分讲情分导致其他文明人遭了殃,也是法治社会的本意。

换句话说,法治社会容不得有人利用“低道德优势”挑衅公义、踩踏文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