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识新弟兄,忘记老朋友

朋友应该像天空一样辽阔,给你自由。

这首似乎不够自由,太柔软。🤭

常言说:“结识新弟兄,不忘老朋友。”

听起来没错,用起来却易误导。

许多老话都是如此,

总把期望的当现实。

“滴水之嗯,涌泉相报”,是希望自己的滴水之恩,别人要涌泉相报。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不过是因为看见别人骄傲,心里不痛快就希望他倒霉;而自己只要谦虚就能进步,何乐而不为呢?

……

这些之所以流传甚广,一方面是因为隐含的智慧,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我们愿意流传。

就像电影和音乐流传最广的,并不是因为艺术水平最高,思想境界最深。

教育别人、传递思想是一种普遍愿望,也是前人经验和智慧的积累。可是这样的语言太多太多了。能留下,被大众广泛接受和使用的,只能是又简洁又浓缩还好用的。

过于简洁,听到的人就有各种解读;

容易使用,难免滥用形成语言暴力。

于是,我们要求孩子“乖,听话。”,面对父母的越界干涉说“百善孝为先”,对领导的不公对待“忍一时风平浪静”。

老话没有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理解和使用。

我们总愿意接受那些我们想听的解释,

这是本能。

因为本能是不用动脑的,

而思维之所以累,就是因为它反本能。

但学习,本质上就是反本能。

就像修行和认知升级都是一个意思,都是通过理性思维突破本能的限制。

注:可以参见诺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的《思考,快与慢》。

如果还没有说清楚的话,那么想想那些勤奋学习,成绩却很差的小孩,他们总是在学习自己已经会的,这是追求轻松愉悦的本能。

学习自己不会的才是学习,是反本能。

当我们看见别人成功,别人炫耀,就会羡慕嫉妒恨,这也是本能。

本能是不用学的,

本能是需要控制的,不然我们就停留在动物阶段。

说这些,我想说什么?

我想说,结识新弟兄可以很多,勿忘老朋友仅需几个。

01

道德绑架

许多老话在流传过程当中,思想成分被扭曲,而道德部分却被强化。

本来是发人深思充满乐趣的,最后都是变成了教条。

我说“结识新朋友,忘记老朋友”,

别人会说这是忘恩负义。

可是老朋友都记着,怎么有时间和精力去结识新朋友呢?吐故才能纳新啊。

而且不该忘的,你也不会忘记,

忘记的,本就应该自然筛选掉。

忘记谁,记住谁,是我们自己的权利,

而不能因为他是认识很久的人,

就拥有留存的特权。

以老朋友的姿态,向你提出要求的人总有道德绑架的嫌疑。

既然是老朋友,本该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更应该懂得尊重和界线。

无视这些,不过是存心想佔便宜,这种老朋友可以忘记。

许多时候被道德绑架的人,都是因为内心允许别人绑架。自己也觉得应该那样,虽然心里不爽。

锤子就是该锤钉子的,

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做那个钉子。

02

淹没成本

我们不愿意忘记老朋友,

一方面是有感情,

另一方面是觉得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放弃太遗憾。

在经济学上面有个观念是淹沒成本,就是指已经投入的成本就不再是成本。

注:经济学本质上就是反本能的,研究的是事与愿违的现象。薛兆丰说的,我接收。

一个女孩跟男友相处了三年,

最终发现是个渣男,内心好纠结啊。

三年的青春岁月,三年的情感纠缠,可是投入的不会回来,难道在渣男身上,接着再投入三年、五年就更好。

已经投入的成本就是淹没成本,不必在意;

未来将要投入的才是真正成本,小心翼翼。

从生活的角度来讲,意味着过去不必纠结,眼前才是一切,未来不过是眼前的延伸。

你不想忘记老朋友那就主动联系,有感情也可以把它封藏在日记里,那是属于过去的记忆。

如果过去不能影响现在,那就让它过去。

我们总是一路选择一路筛选,这最自然不过。

更多时候我们不愿意忘记老朋友,也许只是因为没有结识新朋友罢了。

03

自由之路

对于40多岁的我来说,同学、同事、各种朋友难免都有一些。

看了太多以朋友之名的主观限制甚至要挟。

• 明天送我去飞机场,如果是朋友的话;

• 明天陪我去逛街,如果是朋友的话;

• 借2万给我买新车,如果是朋友的话;

• 还有一些朋友,快乐不会与你分享,有牢

 骚、生活不如意了就想到你,当然是朋友就

 该耐心倾听了。

我们在“朋友”上,添加了太多责任和义务,而忘记了,朋友是应该彼此成全。

我们在“朋友”上,增添了过分耀眼的光环,却忘记了,“朋友”不过是一种关系的定义。

不会因为包装精美,礼物的价值就更大。

那仅仅是第一印象,如果有机会长期相处,谁还相信一见钟情呢?

朋友无权要求别人,朋友也不仅是成全别人。

朋友应该是一种平衡,权利和义务的平衡。

朋友更应该是一种自愿,是一种快乐的选择。

判断的标准就是,每次分手之后,彼此都“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交朋友是为了自由,而不是为了被束缚。

毫无疑问,新的朋友总是给你带来自由的感觉。

许多时候进入新的领域、新的世界,往往就是从结识一个新朋友开始。

熟悉之后,又不可避免地沦为老朋友。

如果这个老朋友,思想常新,三天不见刮目相看,这与一个新朋友又有什么分别呢?

老和新并不仅仅是时间上,更应是内容上。

就像一个人的变老并不是年龄上,而是从停止变化的那一刻起。

那些毫无新意的陌生人,不会成为你的新朋友;

那些历久弥新的老朋友,也不会被你忘记。

何必去纠结新还是老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