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重点是制度漏洞而非“华人”标签

华人家庭涉及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更多是因为美国大学招生的漏洞被暴露出来,人们关心的是制度层面的防范,如何尽可能做到公平。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曝出中国家庭:4400万涉案金额远超其他家庭。

文 | 张丰

这两天,“美招生舞弊案曝出中国家庭”登上了微博热搜榜。这起美国史上最大规模大学招生欺诈案,其实3月12日就已被曝出。只不过,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

有媒体报道,向“主犯”辛格行贿数额最大的两个都是华人家庭,而他们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被起诉。

在网上,这引发了一股对“有些华人家庭不惜一切代价挤进名校”的指责。

一、不必过度渲染这起舞弊案里的“族群因素”

这两个家庭,一个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入名校,另一个则是花120万美元买通耶鲁大学的女足教练,把女儿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送进去。

相比之下,一般涉案的美国家庭,花费大多在25万到40万美元。看起来,这两个华人家庭担当的是“行贿主力”的角色。

尽管行贿数额排名前两位的都是华人家庭背景,但这仍不能说明华人家庭更“傻”。

我只能说,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一种巧合。这个案子最初引起美国人的普遍震惊,更多是因为大学招生的漏洞被暴露出来。人们更关心的是制度层面的防范,尽可能做到公平,而不是族群因素。

▲美国高考舞弊掮客胆子也挺肥。

但华人家庭更愿意在学业上下赌注,也确实是一个普遍现象。不但美国的华裔家庭子女在学业上表现优秀,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中产家庭孩子投入美国“高考”的竞争中。

“亚裔”学生超强的考试能力,甚至让一些美国高校在2018年做出改革,降低SAT/CAT考试成绩在录取中的权重。

过去40年,几代中国人相信“读书改变命运”,在中国经济翻天覆地的进步中,这一观念催生了一个庞大的既有经济实力又注重教育的中产阶层。有时候人们用“残酷”这样的词,来形容这种应试教育的竞争。放眼世界,这种蓬勃的上进心也是极为罕见的。

二、“读书改变命运”也得靠金钱游戏推动?

所谓“改变命运”,很大程度上就是提升自己在社会中的阶层。作为社会主流价值观,美国在二战后就基本“完成”了这个进程。

到60年代,美国的阶层已经相对固化,进入中产阶层主导的社会。反映在教育上,大多数家庭会根据自己的家庭情况来预设子女的教育问题。底层家庭的孩子,也可以“享受生活”,而不必拼命去考常春藤名校。

这不是说美国孩子都不用功读书。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达,美国中产阶层孩子为了参加“高考”而辛苦奔波的故事,已经打破了过去人们对美国“素质教育”的印象。但在家庭层面,白人中产对教育的投入,仍然不能和华人家庭相比。

▲他们或许认为能改变命运的是金钱吧。

即便是在美国的华裔家庭,也普遍有这种在考试中胜出的信念。更大范围内理解,这也是中国人过去一百多年的“民族故事”:学习知识,赶超先进,改变命运。

这种在竞争中的“投入”,包括孩子的时间精力,家长的金钱和精力,以及一些对“盘外招”的琢磨上。

这次全美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即便在美国,在追求好结果的过程中,对规则的研究以及对漏洞的利用也会存在。如果美国的高考招生制度足够严密,也不会给华人家庭以可乘之机。

看上去,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进名校难以理解——毕业后多少年才能挣回来?

但是,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在一个新富阶层崛起的背景下,“一掷千金”的故事有很多,发生在教育领域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只是,当一些豪富家庭可以花高价钱把自己的孩子送进美国名校,更多普通家庭的孩子或者寒门子弟还为一张大学的门票而埋头苦读。

这样迥异的升学路径,也正在制造新的不公——即便是在国外,也不例外。

编辑 新吾   校对  李世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