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吧,颓废的日本平成世代

2019年4月18日,日本推出令和元年纪念版邮票。

2019年4月30日,距今还有不到10天时间,日本明仁天皇就将正式退位,皇太子德仁将于次日即位,日本也将正式迈入令和时代。历时31年的平成时代,将正式走入历史。

纵观日本近代史,平成时代第一次没有发生战争。正如庾信《哀江南赋》所述「五十年中,江表无事」,三十多年的平成时代,主流是繁盛和美好。

日本经济的高光时刻,出现在平成初年,经济总量最多占到美国六成以上。1995年泡沫破灭后,日本陷入停滞期,也是直到15年后的2010年,经济总量才被中国赶超。

平成年间,日本发生过7级「阪神大地震」,9级「3.11大地震」,有过海啸与核泄漏,但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受太大影响,日本现代文明达到了烂熟。

平成世代的美好,新出生的年轻人最有发言权。这一代年轻人(相当于中国90后和00后)出生在优渥的环境里,没有吃过苦,各种物质和精神的需求很容易满足。

年轻人进入学校,正赶上日本文部科学省实施新的「学习指导纲领」,大规模的课程内容被削减,学习变得极为宽松。因此,这一代人也被称作「宽松世代」。与之相对应的,是战后辛勤付出、默默奉献的「团块世代」。

「宽松世代」走出学校,面临的是并不宽松的职场环境。大公司盛行年功序列制,没资历、没能力、又不肯吃苦的年轻人,他们想要努力往上攀升,实在太困难了。年轻人在父母口中听多了大公司的辉煌,到他们走上职场,大公司衰相已现。

日本正式进入「银发社会」,生育率,老龄化高,创业公司非常少。年轻人压力大,又很难找到好工作。在优渥而出头无路的时代里,一种自我安慰的情绪悄然滋生。

努力那么辛苦,为什么要努力,为什么争第一?自己活得精彩就好,何必和别人比?「佛系」情绪在今天中国还只是苗头,大部分年轻人都还在996,为出人头地而努力奋斗——在承平已久的日本,「佛系」是常态,甚至成为主流文化。

2017年,日本电通公司推出一则广告《人生不是一场马拉松》。这则广告里,作者对传统艰苦奋斗的价值观,提出深深的质疑。

在传统社会,「想比别人跑得快/相信前方有美好未来/相信一定有终点/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这些是奋斗者的座右铭,也是「团块世代」信奉的价值观。

在宽松世代,他们却认为,「失败又怎么样,绕点路又怎么样/也不用跟其他人比/路不止只有一条,终点不止一个」。

这是一则相当典型的「平成风」广告。这种观念与其说迷茫,还不如说是颓废。经历泡沫破灭的日本,消极氛围弥漫,加之课业很少,娱乐业大发展,年轻人沉浸在互联网世界,自得其乐,网上有个词「平成死宅」。

对「平成宅」最不满的,是他们的祖辈和父辈,也就是昭和时代人。昭和是裕仁天皇的年号,从1926年到1989年横跨超过60年。准确地说,昭和时代应该分为战前和战后两代人。

战前昭和一代人勇武好战,贵死贱生,以忠君报国自许,这种愚昧狂热的「昭和精神」给亚洲和日本人民都带来灾难,理当受到唾弃。

战后的「昭和精神」,昂扬奋发的气质不变,表现出来却是艰苦奋斗的开拓精神。在战后废墟上,企业家和产业工人艰苦创业,创造出神武景气、岩户景气、奥运景气和伊奘诺景气等经济神话。到八九十年代末,日本经济达到全盛。

昭和是日本历史为期最长的年号,两代人有相似的精神气质:积极进取,昂扬乐观。以二战结束为界,他们的做法完全不同:前者体现为忠君报国,征服杀戮;后者表现在工作和创造,以服务企业和家庭自豪。结果也完全不同,前者差点毁灭国家,后者缔造了繁荣。

今天你去看昭和文艺作品,都会发现昭和男子的热血豪迈。战争前后,昭和精神的气质也有明显的差别。

二战之前,年轻人孤愤癫狂,充满军国主义情绪,整个国家被军国主义绑架。三岛由纪夫是战后的文艺家,他的思想停留在二战前,精神气质就特别显得旧时代。他也最终死于政变失败的剖腹自杀。

和平繁荣的昭和时代,男性要么平和阳光,要么荷尔蒙爆棚,充满正义能量;女性则明媚灿烂,落落大方。战后昭和,你能感受到人民积极健康的力量。

这个时期代表性的形象是什么?高仓健、山口百惠、足球小子,以及昭和最后的回光返照——灌篮高手。(很多人也意识到,这部风靡于1995年的体育动画片,气质更像昭和时代,而不是平成时代)

昭和精神已经过去了。如今的日本年轻人,他们对国家的前途漠不关心。平成男儿无意应征入伍,以至于政府不得不用娘化和萌化的形象来征兵。很多老派人士忧心忡忡:连军队宣传页都是娘娘腔,这国家还有未来吗?「平成废物」的说法,就是源于对日本军队的观察。

年轻人不尚武好战,对和平来说是好事。只是它背后的冷漠逃避、消极颓废,是很坏的东西。年轻人不只不想当兵,他们还不想学习,不想工作,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逃避是可耻的,但是有用」,这样的观念正从电视剧走向现实。

《低欲望社会》的作者大前研一感慨,今天的日本年轻人没梦想、没干劲,甚至连起码的人生欲望都在减弱!日本不婚率越来越高,超过三成适婚男女独处,对结婚和性缺乏兴趣。这样的氛围下,生育率如何提升?日本经济只能在泥潭里越陷越深。

平成世代即将结束,中国旅日作家唐辛子写文赞美:平成世代,没有战争,没有集体议题裹挟,每个人都做「独一无二的花」,难道不好吗?

听起来确实美好,背后的真实危机是怎样粉饰都无法回避的。一个不断衰老,年轻人不断失去活力的社会,怎么能称作健康?

关于日本经济停滞,研究的经济学著作非常多,政界也开出各种药方。近几年施行最猛烈的是「安倍经济学」。和很多人的赞美不同,市场派一直对日本经济政策持批评态度。

安倍经济学的本质是凯恩斯主义,通过扩张货币鼓励消费,「拉动内需」,刺激经济发展。很多人把日本视为「通缩」的代表,事实上,从日本央行资产规模来看,日本社会的通胀一直没有停止。通胀不过是将危机后延,饮鸩止渴。

以养老金注入股市为渠道,日本央行正悄无声息对日本市场进行国有化。据日经计算,日本央行如今已是49.7%日本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一。该比例在一年前还不到40%。此外,日本央行已经买走超过四成日本国债的数额。

日本经济发展,一直没摆脱官僚控制。战后最初几十年,由于民众勤奋工作,国际环境有利,日本经济本身的问题被忽视了,很多人对官僚的体系产生迷信。随着经济优势不在,而管制越来越细,过厚的福利,繁重的税收,这些都束缚了日本的活力。

日本经济几十年来积弊甚深,要清理的不是一两项政策,而是一整套「政府干预经济拉动增长」思想。

新的天皇即将登基,新年号改为「令和」。这词出自《万叶集》,其原文「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恬淡怡人,充满「平成风气」。新时代的日本人会沿着旧道路前行吗?

希望不是这样。一个美好的日本,一定是由勤奋进取的国民建设而成。积极的国民精神状态,和经济制度息息相关。希望令和世代的日本,能迎来彻底的变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