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到一本质上是唯心的

        心里相信什么,船就会驶向哪里

2019年4月18日的凤凰沱江

        理论创新,应用创新,技术创新

                          ———创新的三个层次

冰逸的原创文章《创造力重要的就是从零到一,从一到一百亿都不重要》,因为朋友徐堪天点赞,我在微信“看一看”里看到。

对于写文章的人来说,原创、洗稿、抄袭是很敏感的话题。

而判断的标准就是创造力的有无。

我很赞赏题目的观点,原创的作用性大于应用。

但细想又觉得不是这么简单。

原创是什么呢?

我也经常会把现成的句子,甚至一段一段别人的文字挪用。心里也打鼓,这是不是抄袭?

但是我创造了语境和上下文,所以心里还算踏实。

这就像我买了别人的黄沙岩石铺了自己的院子,又买了立邦的涂料,油漆了我的内墙,还去邹区买了奇特的灯具装饰我的室内,但最终装修房子的功绩还是属于我。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挪用的物品,我花了钱,更是因为如何使用它,是我和设计师的创造

有创造就是创新,无论是0到1,还是1到100亿。

2019年4月19日的梵净山,零到一就是虚实之间的转换。

01

原创需要相应的土壤

目前,我们整个的文化系统被诟病,是因为生硬地挪用现成品,没有创造。

据说,国内当代艺术对标的不是西方当代艺术,而是具体的某个西方当代艺术家。

装置对标博伊斯,或者杜尚,

图像则是对标安迪沃霍尔。

至于后来的里希特和杜伊曼斯,那真的是拼命一对一,还反复对不上。

这也很正常,无法理解内在的逻辑,就没有再生的力量。简纯模仿的结果,就是最后别人到哪儿了都不知道。

拿来的东西只能借鉴,最后如何使用?该表达什么?根子还是要从我们自己的思想里来。

可模仿还是那么盛行,是什么原因?

因为我们这个市场、这个社会认可。

我们对于创新反而是不宽容的,

对于原创甚至是鄙视的。

孩子上课回答问题,天马行空了甚至会被嘲笑。

我们喜欢成熟、喜欢没毛病、喜欢安穏、喜欢立刻就有用。

那么模仿就是最佳的途径!

如果我们喜欢新奇、热爱意外、崇尚冒险,

那么创新,哪怕是不成熟的,也会受到热烈地追捧。

我们对不同并不渴求,甚至是恐惧的。

大多时候,我们只想平安度过这一生,是否精彩并不在意,与众不同更是奢望。

干嘛要与众不同?

可干嘛又要与众相同?

也许不是我们的思想家没有创新,设计师没有创意,而是我们这个社会根本就不能容忍创新的不确定性。

扪心自问,

我们为一个有创意而不完善的产品,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损失?100元,还是1000元?

我们明知领导说的是错的,老师对待自己的孩子不公平,我们为此敢反抗的力度是多少?是一声不吭,还是发两句牢骚或者是直接面对?

恐怕许多人默认久了,往往就觉得应该如此吧。

碰到一个英明的领导,民主地请教友善地对待,一些人反而会觉得这个领导太不强势,内心很不屑呢。或者有幸碰到一个思想博大的老师,孩子被公平对待了,还让家长献计献策积极参与学校的教育,充分沟通了解孩子的思想,这时许多家长又反而不适应,觉得老师事真多。

事情多不要紧,

关键要有意义。

女儿二、三年级的班主任是外校借调过来的语文老师。当时提倡全课程教育,她讲课就抛开了苏教版,课堂内容灵活丰富、上天文下地理无所不包。孩子们都很喜欢,女儿对语文和古文的兴趣就是她激发的。可许多家长担心不学苏教版,后面考初中成绩会不理想,而且被要求配合孩子查资料,写很多奇奇怪怪的文章,什么北纬37度线,什么连线南极,太晕了,于是把别人赶跑。

新来的老师,思想僵化地让人想哭。

毫无疑问,我女儿和她同学们对语文的兴趣,

荡然无存了。

我们的认知决定了我们的选择。

机会永远都有,有时我们总选择最蠢的。

我们想要孩子出类拔萃,却又希望他老老实实不惹麻烦;我们希望拥有惊世骇俗的原创,可又拒绝不同,这怎么可能?

无论是思想上的原创,还是技术应用上的创新。不仅是创新者需要勇气,愿意接受的人,也同样需要勇气。

什么样的土壤就会让什么样的种子发芽,开出相应的花。

我们每个人都是土壤,也是种子。

2019年4月20日的九龙洞,一切都是暂时的聚合。

02

无论原创还是应用,能做的才重要

平心而论,

从零到一,

确实是最牛B的无中生有,

但从一到一百亿也不是不重要。

特别是当我们眼前能做的就是,

从一到一百亿时,

那么把能做的先做好,更现实。

这也是看眼前一贯的思想:

做不到的,看不懂的就不重要。

马云、爱因斯坦重要吧?

无法结识马云,无法运用相对论,那么对我来说,就不重要了。

目前而言,美国更擅长0到1的原创,中国更擅长1到100亿的技术和应用创新。

如果也希望我们的原创花团锦簇,那么仅仅浇水施肥是不够的,需要改变土壤。

经济学上的观点,有需求就会有供给。

当我们的土壤真正的需要原创,那么原创也会生长出来。

03

原创,也可以是因为用得好

有创造就是创新,

原创被定义成是最先的那一步。

其实可以把创新分为三个层次:

理论创新 应用创新 技术创新

所谓0到1的原创,主要集中在基础科学的理论创新。

而应用创新、技术创新更多是体现在1到100亿。

这只是一个大概说法,许多应用技术上的伟大创新,也是原创。

原创的界限其实非常模糊。

没有原创时,山塞也没错,

关键是山塞也要加入新意。

在别人原创的基础上应用创新、技术创新,似乎是跟着别人的步伐走,但本质上没有区别。

西方发明了火枪,我们就不能紧抱着自己的大刀,不然耍不过别人。

要知道火药是我们的原创,西方人可没有介意。

谁的原创不重要,谁用得好更重要。

04

原创是满足了更多人底层需求的创新

我想我们也不是没有原创,而是原创的不够好,无法被市场认可、没有被更多人选择和追随。

我们不重视体育,却希望身体强壮。

我们不重视思维,却希望有思想。

我们不重视基础科学,却希望有原创。

这是不科学的。

其实每个民族都会有自己的奇思妙想。

只是每种原创,它的适用性不一样。

就像

每部电影都会有特定的受众比较喜欢,

每篇文章也都有可能感动一些特殊的人群。

我们说,西方的原创很强大,就是因为它击中了我们大多数人的最底层的需求。

苹果手机的原创,是满足了我们渴望操作简单而功能集中的需求。

所有好的创新都是满足了我们的需求,高效、简洁、安全等等。

05

原创是浓缩的创新

原创只不过是创新的浓度比较高,是量变到质变的一种突破。

当我们带上目镜,别人说你有一点创新,有一点变化;当我们又换了一身衣服,别人说我们变化很大;当我们同时染了头发还改变了生活的态度,这时别人说,我们象换了一个人,这就是原创了。

创新要么受兴趣指引,要么就是受利益驱使。

原创不仅仅是最先的一步,而且是最浓缩最重要的一步。

06

原创本质上是唯心的

原创和此后的应用创新与技术创新,本质上没有区别。

只是关注的点不同。

就我的理解而言:

唯物主义比较倾向于模仿,

唯心主义比较擅长原创。

这只是一种思维习惯。

唯物总相信有型实体的力量,总要看到一个样子才愿意相信,才愿意模仿,才愿意追随。

唯心则更自由,会追寻内心的需求去感受去创造。“0”到“一”本质上就是唯心的。

对只持有唯物观的人来说,“0”就是没有,不可能通过努力产生“一”的。

没有种子,怎么发芽呢?

不是那么拒绝唯心观的人就觉得很平常,心生万物啊!由此相信“0”能产生“一”就不是那么难。

相信会努力,不信会回避。

原创的问题就这么简单。

07

“装”可以诱导创新

 

前一段时间写了好几篇关于“装”的文章。

生活当中我也不介意“装”。

本质上,我们每个人都是装的,只是装得好和坏的区别,就是装得是否合适的问题。我们礼貌,我们强装欢颜,或者当我们高兴的时候又故作镇定。都是不同程度、不同目的的装。

就像演员在舞台上,有的时候是本色出演,有的时候是演绎他人,都是表演,只是根据角色需要而已。

我们反感“装”,只是因为预设了一个前提,

“装”就是“恶意的欺骗”,这是词义的误导。

“装”也以可是为了有趣,为了激发自己的自信,为了促进内在的改变。

因为无论你是什么,你都要通过表达才能让别人感觉你。

这种表达就是装,可以是语言可以是动作,可以是别人察觉到的一切信息。别人不会真正了解你,而只能通过感受到的想象。

“装”是每个人的内在和外部环境的连结界面。

“家装”是改变房子和我们个人的连接界面。

我说社交是一切的核心。

因为没有社交就没有交流,没有交流生命就不存在。这种交流,物质上是新陈代谢,精神上就是思想的融合。

通过不同的装,我们实现各种交流。

如果说假话能够得到好处,谁还愿意说真话呢?

环境是最重要的,

怎么装只是一种策略的选择!

如何创新也是?

如果原创太多了,那么应用创新就更重要,

如果原创太少了,自然原创就更珍贵。

是否重要,不过是我们适应环境的一种选择,而不是本质。

装有两个方向,

一个是欺骗别人,一个是为了改变自己。

欺骗别人就是应用创新,

改变自己,是理论创新,

怎么装?是技术创新。🤭🤭

😏

原创只是装出了新高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