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里全是剥削,每天也只剩煎熬

眼里全是剥削,每天也只剩煎熬

Toshi Yoshida • 1951

如果一个人感觉被强迫被压榨,不可能开心的,谁都不喜欢被强迫,共通的人性。但现在不少文章提到雇佣关系,用词很古老很原始,要么是压榨,要么是剥削。这完全是在扭曲事实,影响很坏。

所以现在很多人在谈起最近996的话题,什么观点不论,先入为主就是资本家的剥削和压榨,有这样的预设立场,其实就没法沟通了。先把“罪名“坐实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上班是出卖时间和劳动力,可以选择不卖。如果有哪家公司不让员工辞职的,那这才是压榨和剥削。

剥削理论很盛行,不仅仅是人们接受教育的结果,也是一种能对自己起到心理安慰的认知,因为“我是被剥削的“所以我是弱势群体。其实企业的利润并非员工创造的。诶,听了想骂人?别急。

但凡有一点点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做生意九死一生,有很大风险。失败者一般都没机会进入人们的视线,媒体聚光灯吹捧的是草根逆袭的故事。所以,人们盯着成功人士,尤其他们的财富,心理失衡是能理解,但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市场大门敞开着,你行你上,不要说大生意了,就临街开个店,你看看有没有那个运气和能耐赚大钱。但是,众多失败倒闭的企业,无论大小,倒闭之前正常运营阶段该付多少工资是照付的。此处不要说那么多农民工讨薪事件,那是另一码事了。

正常情况下,无论企业生死,员工工资该给的一分不少。所以,请大家思考一下,那么多企业亏损倒闭关门,也就是不但没有利润,还是负的,那么在倒闭之前的那段时间里,全体员工创造了什么?没有。员工不对公司的利润负责,员工只对自己出卖的劳动负责,打工给钱,一分不少,公司生死那是老板的事。不是员工创造了利润。所以利润来自老板的冒险。公司倒闭工资照发,那么公司崛起上市,老板拿着大头利润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不过这不是今天要说的重点,关于利润的来源想不明白也没事,多数人都是打工的,每天上班下班,日子过得开心才最重要。所以今天要聊的是如何让自己在工作中能更开心一些。如果把自己每一天的工作当成是一种被压榨被剥削不得不忍受的行为,每天都会活得很郁闷。多数人的一生中的大把时间是要在工作中度过的,这期间开心一些基本上关乎的是整个人生的生命质量。

爱因斯坦说过,你能不能观察到眼前的现象,不仅仅取决于你的肉眼,还要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思维,思维决定你到底能观察到什么。所以,首先得正确认识每个人眼下的工作,因为用什么样的思维就会观察到什么样的世界。摆在第一位的就是要知道,并没有任何人剥削你,要是觉得被强迫被剥削了,赶紧跑,相信不会有人拦着。但既然不舍得,说明需要。

那么就是第二个问题,如何在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中发现乐趣。为什么“并不喜欢“四个字我加了双引号,因为是可以从不喜欢变成喜欢。之前回答过一个网友,我说假如我是流水线工人我会怎么做。希望对在工作中郁郁寡欢的人有些启发。

我们从玩游戏或者别的人们尽情投入的活动中去对比工作的枯燥,会发现,共同点是,都很累。玩了一天也非常累,但开心。枯燥的工作折磨一天,又累又沮丧。差别在哪里呢?如果从纯生理的角度看,都是一种能量消耗。其实如果一个人一天躺着不懂,啥事不干,也会很难受。

奇怪了,人不喜欢工作,但无所事事更难受。所以,问题一定出在工作内容上。如果是需要创意和想法以及需要更深入思考判断决策的工作,不轻松,但不会让人觉得无聊。相比之下流水线上的工作是极其乏味的,而且很多也都陆续被机器替代了。从这一点似乎也可以对“未来有哪些工作可能被人工智能替代”这个问题有所启发。重复性质的,机械一样行动的工种,机器可以做得更好。

但是现实不是那么理想,不是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因此务实的做法就两个:试着去挖掘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给自己制造一些有趣的点。如果我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当然也会觉得枯燥无聊,但没办法啊,得活下去,又没有更好的工作。在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之前我会怎么做呢,我会试着给这份无聊枯燥的工作设置难度,比如提高我的速度,成为整条流水线上速度最快的那个人。这样短期内就有个小目标,就当是打怪升级。

明确自己始终是要离开这里,去更开阔的地方展示身手,第二个问题来了,我想去哪里,要做什么,需要为此做什么准备。如果每天只是想,这辈子就只能在流水线上了,那结果就只能如此了。所以,我会抽空上网学习,看书,四处寻找机会,训练自己某种未来工作需要的认知和技能,看对我有什么启发。总之,从当前的工作中挖掘乐趣,与此同时,为想要的工作做充分准备。

其实这个假设对我而言也不太算是假设,因为我大学刚毕业的前几年里干过很多乱七八糟的工作,地产公司文案、摆地摊、发传单、卖保险、开淘宝店、做外贸……但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些地方,必须逃出去。

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自暴自弃,早早认命。我学历不高,我年纪大了,我可能没有天赋,我不会再进步了……我觉得这种心态等于是宣布自己这辈子结束了,那后面的人生活着就是吃饭睡觉,多活几年少活几年我看区别没那么大。

今天刚好看到一个新闻,据外媒报道,伊斯特伍德打算执导一部关于亚特兰大奥运会安保人员杰威尔的电影。要知道再过两个月老头子都90岁了。除了肃然起敬还能说什么。所以最后送上老爷子的一段话结束本文。

“我从来没见过天才。对我来说,天才就是那些在厌恶的事情上也表现出色的人。任何人都可以在他喜欢的事情上做得很好——问题不过是找到你的兴趣所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