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下来的中国,会带来什么后果

慢下来的中国,会带来什么后果

本文首发在人文经济学会(Hes1929)

马云和刘强东这一对竞争对手,在996这件事情上站同一立场。很多人看了之后说,关键时刻,资本家总是要联合起来啊。

每一次经济下行,都会看到民众观念沉沦。如果老板们可以联合起来压榨员工,为何他们平时不这么做呢?他们平时发善心不「剥削」,最近才大张旗鼓,故意和员工做对?很显然,真相并非如此。

互联网行业人才竞争激烈,每一轮新浪潮涌起,员工身价就普涨。初创公司有期权股权,大公司用看得见的高薪留人。涨薪如同军备竞赛(这时很多人忘了剥削二字),为什么呢?很简单,它们是竞争对手。员工和员工竞争,老板和老板竞争,这才是真相。

一家公司搞996,员工工作量增加,薪水变相减少。员工有不满,有人会离开。按道理说,竞争对手应该高兴,他们终于有机会挖别人墙角——然而,今年的996却被普遍效仿。公司们疲软不堪,无力扩张和争夺。

企业之间互相在竞争。一旦各家赚钱都难,都在加班、减薪和裁人,一定是经济环境出了问题。诉诸企业「压榨」的阶段斗争哲学,无益于认清世界的真相。

过去很长时间,996一直存在。不只初创企业,大公司也常见。从前没什么问题,也没有争议。加班的人知道:付出终会有回报。小到加班工资、大到项目提成、年底奖金、公司上市。回报很可观,996乃是令人自豪的奋斗。

现在的情形呢?期待中的红利没了。没有提成、没有奖金、加班工资也没有。也有不实行996,而是直接减薪。京东公司最近就宣布,快递员没有底薪。每天工作十几小时的快递员,收入突然降低,不难想象他们的感觉。

资本市场不景气,消费市场不明朗。京东物流连续亏损了12年,照这态势发展,最多再撑两年。京东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日子难过的互联网公司。

马云和刘强东不约而同谈996,我倾向认为,一半是他们真诚的看法(毕竟早年经历告诉他们:勤奋有回报),一半要捍卫公司自主权,公司要有招聘和裁员的自由。

顺境中快速扩张、扩充产能,逆境中收缩战线、断臂求生。没有工会掣肘,不搞集体谈判,这些其实是中国公司的优势。捍卫企业经营自主权,要从劳资关系自由做起。「合则来,不合则去」,这是市场经济的核心精神。

996大争论还告诉我们,当经济发展趋向停滞,社会将遭遇什么?

同样是艰苦的996工作制,过去公司高速成长,能给员工高额回报,这鼓舞着他们满怀热忱加班。即使一家公司失败,他们最多觉得运气不好,不会有沮丧在蔓延。现在呢?失望的情绪开始盖过昂扬的奋斗精神。

这一点在日本社会也非常明显。六七十年代,日本公司加班就很严重,欧美人看待日本员工,正如今天中国员工给外界的形象。当时的员工也鲜少抱怨——收入在增加,回报足够多,有什么好说呢?今天这一代日本人,每日加班只为保住饭碗,想一想其中的苦闷。

经济发展慢,工资增长趋停,物价却不会停涨。消费者多花钱暂且不说,商家其实也不喜欢。上调标价会流失客户,很多人不愿这样做,他们从细微处控制成本。

经常到餐馆吃饭,你会发现,菜量减少,小料收费,超时工作的服务员应付更多的客人,这些都很常见。我们会遇到更多满怀怨气的劳动者。当努力工作的奖赏减少,人们渐趋不满,各种矛盾潜滋暗长。

最近,西安奔驰车主坐在引擎盖上悲愤而哭的新闻,冲击着人们神经。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家西安最大的汽车销售公司,用各种手段坑害车主,获利无非多卖一台车,多赚几万块钱。为什么他们非得拒绝退车,采用各种无赖手段?

我的猜测(纯猜测),去年起中国汽车销量大幅下滑,大牌车行的日子也不好过。原先对中国市场的乐观,转变成了失望。进口过多,库存积压,销售压力很大,公司政策对退换货卡得非常严。压力传递到一线人员,他们焦虑不安,底线放低。他们连哄带骗,能多卖一辆是一辆,很多商家就这样变得愚蠢和短视。

经济停滞的表现,是人们花同样时间、精力和资源,创造的效益却不显著。人们再怎样努力工作,也无法摆脱现状。生活变得艰难,改善也成了奢望。这样的状态你喜欢吗?

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不喜欢。然而,在一些经济学家那里,经济停滞有了莫名其妙的「好处」。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啊,请停下来等等你的灵魂」。很多人认为,经济增长太快没必要,要追求质量,而不是速度。低速增长也值得赞赏,等等。

经济高速增长,意味着成本极快降低,效益快速提高,这其实就是高质量。低速甚至停滞增长,根本就谈不上发展质量。当我们看到经济下行,一定要想到:经济一定是出了问题,而不是在变好。

经济起飞时代,996是艰苦奋斗的象征,社会洋溢着积极向上的气息。经济下行时代,原本相安无事的996工作制,演变成大争论,甚至出现「剥削」「资本之恶」这样恶狠狠的词汇。这也证明,经济发展对于弥合人际矛盾,能起到多么重要的作要。不要再鼓吹「慢下来的中国」有多好。生活在慢下来的中国,你会遇到各种烦恼和痛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