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图解巴黎圣母院

2019年4月15日的下午,巴黎圣母院着火了,

尖顶部分已经烧毁。

据说是意外,也有的怀疑是有人蓄意纵火。

最大嫌疑是那些戴白帽子的穆斯林。

欧洲因为移民的原因,穆斯林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欧洲本地人不爱生孩子,而穆斯林往往都生4、5个,年轻人中穆斯林的比重逐年上升。

原本希望他们能融入欧洲的文化,事实上相反,彼此的神经都很紧绷。

16日一整天,各种角度的订阅号文章火热发布,让人感叹

看多了,犹如身在暴雨之中,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找不到立场了。

01

悲痛惋惜是一类:

怎么会不悲痛呢?

这么好的东西,这么久的历史,名字还这么熟。

不悲痛不关心的,不觉得自己浅薄?

前一阵子大家热棒《流浪地球》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声音。

看过《地久天长》的人表示不服啊。

其实爱看什么都是私人的事,看《地久天长》也不能证明自己什么?

贴上标签不会改变物体本来的属性。

02

冷静客观是一类

只说事实,描述世间百态,这时有种超脱世外的感觉。

这是第三者角度,

有的时间,是入戏太深成了剧中人。

巴黎圣母院800多年的历史,其实19世纪重建过。现在地球变小了,许多国人能亲临,但更多人,还是因为雨果的同名小说而熟悉它。

情绪会互相传染,如果我在现场也会痛哭震惊,如同在电影院里为别人的剧情,伤感流泪一样。

如果你正关心孩子的中考,自己的升职,或者有一笔16万的款子,对方公司迟迟未回。

这时对法国人民的事,就会看得淡。

当然,文化是瑰宝是全人类的,

但由谁发明,由谁保管还是有区别的。

有关系,也有主次,

这是我的态度。

03

巴黎人的态度:

知道巴黎人怎么看待我们的反应,就象照镜子。

当我们痛心,当我们漠然,别人都会接受,我们的反应更多地是影响我们自己,别人没什么在意。

皇帝不急太监急,是因为太监自己的业余生活太不丰富了!

既然如此,

多想自己,

就忍不住想到了我们的文化瑰宝———圆明园。

04

痛定思痛一类:

圆明园,159年前就被毁,罪魁祸首就有法兰西。

现在,轮到了你们的巴黎圣母院,

活该?脱口而出。

这些人是因为关心历史,对历史有认同感的,情绪就大了些。大儒们告诉我,统治者范的错与它统治的人民无关。

但即能理解又做到的,是尼采那样的。

我们总是说起来理性,做起来感性,

复杂才是我们的本性。

05

矫情煽情是一类

这有一点顾影自怜。

《读者》上的文章,从30年前我上高中看的,到现在我女儿看的,味道相似。

有些小哲思,带入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煽情没大错,滥情就容易迷茫,

行动才能穿越一切迷雾。

矫情就更不必了,

矫情是因为情感的缺乏,而装出情感。

因为口干就涂润唇膏💄,

内心还是饥渴的。

文艺而浪漫的,

想到了电影《爱在黄昏落日时》,剧中男女主在塞纳河上游船时提到了一个故事。

 

二战时德军撤离前在巴黎圣母院埋好了炸药,但留下来爆破的士兵却被它的美所折服而下不了手。

然后,就有了下面的经典对话,“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

而我,却想到2018年7月8日,我写的关于巴黎圣母院的文章。

当时,只是想把中西建筑取材的差异,整体建筑的风格和意图,以及哥特和哥德的区别,一起记录表达一遍。

而今,因为火灾我的文章也升温了。

06

求知的一类;

许多人会讲,在每件事中找到意义多累啊!

我想说喜欢做的事情就不累,习惯了就不累。

天天八卦,喜欢的人是乐此不疲的,

我们的精力总要耗散,用在那儿、会开出不同花。

最近马云常说“996”,

被逼和主动,是痛苦和幸福的分水岭;

被动和主动,也是懒惰和勤奋的分水岭。

想清楚自己在干嘛?

行动才是掌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