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希望未来如我所愿

我们很乐于去做那些我们擅长的事,于是就会一直去做,最终将使得我们一直只会做擅长的那些事。

                              ———《能力陷阱》

                           [美] 埃米尼亚·伊贝拉

经常是这样,我听樊登讲书,

听了5分钟或者10分钟,觉得某个观点很有启发,于是就不听了。因为再听下去,新的观点会把前面的观点覆盖。

我会及时把听来的观点联系到现实,写出一篇自己的文章。如果不及时的话,写的欲望又没有了。

这样做有两个目的:

一、形成自己的观点

是通过联系现实的写作,强化这个观点的应用。这样听来的观点就像是我自己的了。如果在现实生活当中能够运用,这个观点会被我修正之后重新理解。这时我对它的理解是独特的,就是再创造。

此后,我可以说这个观点是我的,而且别人拿不走。

所谓自己的观点,

就是你认可而且能够使用的观点。

如果仅仅是认可接受,那其实不算!

就像你认可一个姑娘,可她见你就躲,她显然不是你的。

你还喜欢许多豪车呢,如果不能随时驾驭,当然也不能算你的。

二、连接的思维训练

把对自己有启发的观点联系现实,写出一篇文章,更是一种思维的训练。

首先,

如果观点对你有启发,那么在理论上,你是必然地可以写出一篇文章的。

因为有启发,那就是跟你已有的观点或者已有的体验相连、共振了。

心理学和神经科学里有一条普遍原则:一起放电的神经元,会紧紧相连(What fires together wires together)。这被称为“赫布原则”(Hebbian Principle),大意是说,如果做一件事的同时做另一件,这两件事就会产生联结。

“赫布原则”👍,是共情、移情、同感的生物学基础,也是万物普遍联系的基础,也同时说明万物的普遍联系,不过是人的主观感受。你感受到了,也就是神经元同时放电,也就建立起了联系。

所以,有启发就是必然地跟我有联系。

新的观点与我原有的观点或者原有的体验,它们所对应的神经元同时放电了。

否则,我不会有感觉。

不仅接受一个新的观点如此,我们和异性和环境和音乐和各种画面之间的情感交流都是如此。

你感受到了就一定是有联系的,

因为联系就是由感受产生的。

这有一些深奥,但却是核心所在。

其次,

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是做各种链接,

观点和观点之间,观点和现实之间。

写作的思维过程,其实就是诱导神经元放电,强化连接。

当我们思维敏捷触类旁通,不过是神经元更加活跃的结果。

你可以把活跃的大脑🧠,想象成是一个年轻美貌的交际花,跟什么人都能产生感情,因为跟什么人都能来电。

超越自己就必须放弃自己。

最近常常不是这样。

今晚想写的这篇文章却不是上面的情况。

今晚是先有观点,然后再听樊登的演讲,发现他讲书的内容跟我相同。我只听了3分54秒,就暂停了,开始写。

起因是最近我在装修奥园的庭院。

拥有一个符合自己想象中的园子,

是许多人的梦想。

拥有一个自己想象的生活,

也是许多人期望的。

而我却不想。

我不希望院子,成为我想象的样子。

我也不希望生活成为我想象的样子。

这是不是很奇怪?

因为我知道,我对院子的审美不够,如果按照我的想象来装修我的庭院,那我就把自己困住了。

我会沉浸在我自己平庸的审美框架之中。

我会沉浸在过去,永远停留在那儿。

同样,如果我的生活只是成为我想象的样子。

那多么可悲!

我对生活的想象,现在停留在买个180平的大房子、有时间自由地看电影,偶尔还能出国旅行一下。

我们的想象其实会限制我们。

我们认为的那个真实的自己,其实是过去的自己。

我们的想象都是过去的,不代表未来。

我对未来的想象,不过是我现在的愿望。

而我未来真正需要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为此,

我不希望院子,成为我想象的样子。

我也不希望生活成为我想象的样子。

未来应该超越我的想象。

我很警惕,我会掉进自己的认知陷阱。

这个陷阱往往是我擅长的事情和我喜欢的事情。

我们很乐于去做那些我们擅长的事,于是就会一直去做,最终将使得我们一直只会做擅长的那些事。

同样我们乐于去做那些我们喜欢的事情,于是总是在做,最终又将使我们无法发现我们更喜欢的。

就是沉浸在已知当中无法突破。

樊登新讲的这本书中,把这个叫“能力陷阱”。

无论是“能力陷阱”还是“认知陷阱”,其实是一回事。

就是以现在的认知局限未来。

《能力陷阱》我只听了三分54秒。

不顾自己的愿望,

我们怎么做事情?

我们如何能让事情超越我们的想象,让它最终的效果比我们的想象更好?这有点痴人做梦。

但现实往往比梦更精彩。

因为梦是我们认知范围以内的,

而现实却意外不断,充满惊喜。

许多时候我们生气,我们对现实不满意,觉得现实远不如我们想象,只是因为我们不接受现实的不确定性。

当现实摆在眼前,我们总是能够找到不足,然后建立新的完美想象。

但想象都是对已经发生现实的升级。表面上是进步,实际上是困在原地。

当不确定的未来降临,它往往与你的想象无关,于是你又不满意了。

所以不必执着于自己的想象。

我也就不再执着于自己想要的院子的样子,

以及自己梦想的生活。

我会带着想象去做事,

但在这个过程当中,随时抛弃想象,

去拥抱更美好的不确定性。

当设计师说,用碳化木做户外地板,感觉会更好。这是不符合我原来的想象的,我一直希望是用防腐木,颜色崭新、原木色当中有些绿色。

可我相信设计师的审美,那就听他的。

事实上,地板工程结束之后确实很好,那种旧旧的黑色的感觉,在户外非常地沉稳,而且不显脏。

当木工师傅用我剩下来的木料做餐桌的时候,发现没有办法做80×120cm的桌面,只能做成80×110厘米的桌面。那就改变原来的想象,事实上也没什么大不了。

很多时候不确定的改变并没有那么坏,只是因为我们不接受,才心里觉得难受。

我们执着于原先的想象,往往就会忽略了改变之后更好。

更何况许多是不得已的改变。

无法改变的,不如就去热爱,

不能热爱的,不防再去抛弃。

未来是不确定的,

而不确定必然带来二个方向,一个是更满意,一个是想抛弃。

原来的想象是不必在意的。

当我们面对未来,无非是重新选择我们想要的。别因为不是我们原先想要的就嫌弃,也许它更好。

过去不会消失,它会一直在我们记忆中,

未来新的选择,会成为新的记忆。

“能力陷阱”让我们沉浸过去,阻挡我们选择新的,阻挡我们尝试不同。它让意外不再发生,也让突破成为泡影。

早饭总是吃豆浆油条,就不会知道牛奶和披萨也不错。

放弃或者暂时放弃你的想象,

新的人或者新的事就会闯进你的生活。

你的门敢打开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