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社交”为“总目标”,中产有戏!

前几天开车去宜兴的路上,

跟朋友电聊了一个小时,关于“社交”。

一切以社交为最基本的出发点,那么许多彼此矛盾的思想、行为,就会找到一个底层的依据。

金钱、权力、名望,不过是社交之网上结的果实。羸弱的破网,挂不住沉甸甸的西瓜南瓜和石榴。

刚刚又看到一篇关于“中产”的文章,见公众号“智谷趋势” ,2019年4月5日发布的伽略写的《中国中产“抠门”真相》

随性在朋友圈写了几句感想,越写越多……

干脆就编辑整理一下,作为清明节的文章发出。

2019年4月5日,带小朗溜一溜……

01

为了社交而购买

“中产”的概念,

从经济上衡量非常模糊,因为不同地区不同家庭结构,在同样的收入情况下,生活质量天差地别。同样是年收入40万在上海和在常州,肯定是不一样的;家里是一个娃还是两个娃也不同。

从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上衡量,反而更贴切。

有的时候,模糊的反而是准确的。😏

因为模糊的描述方式,当然适合描述一个模糊的概念。

“中产”就是这样一个模糊的概念。

如果一定要用一句简洁的话去描述,

———就是为了社交而购买

2018年10月26日,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我们会买买买?》A类No.239 发表在微信公号“看眼前”上。

在我看来为了“社交”而消费,就是拥有了中产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它脱离了以“生存”为目的的实用性消费。

一个人可以月收入¥5000,如果以社交为隐含目的指导消费,他就是一个中产;

而另一个人,哪怕月收入10万元,在消费的时候,仅仅想到功能、想到审美、想到身份的证明,那么他既不是一个富豪,也不是一个中产,而是一个有钱的穷人。

富豪、中产、穷人

表面上是金钱上的区别,

其背后是对金钱态度的区别。

自由是阳光下撒野

物质虽然是基础,

但决定一个人价值的是精神。

• 手机卖5000块,肯定不是那一堆铁的或者塑料的,材料上的价值;

• 一个人是否属于“中产”,也不是用收入来衡量;

它更多地体现在,以一定经济为基础的生活方式和价值体系。

基础固然重要,

但显然不是最重要的。

健康的身体和不错的收入,

虽然是一个人的基础,

但它不能决定,我们是否要选择这样的人共度一生或者跟他交朋友。

说了这么多以“社交”为消费目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它考虑到自身身份的需求,但并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而是希望通过消费连接自己想要认识的人和想要的生活感受。

极端的讲:

我不会在我讨厌的人那里购买东西,哪怕他便宜;我会在我欣赏的人那里购买东西,哪怕他贵。

以社交的角度来购买,是判断中产阶级的一个标签。

其实在我看来,以社交的角度来生活,还是社会生活的本质。金钱、权利、名望都是这个社交之网上面的果实。

• 中产之下是为生存而奔波的人;

 中产就是意识到社交之网,感受到社交之乐的人;

• 富豪也许就是织网的了[呲牙]

所谓的现实、基础和平台,不过都是富豪织的网。

中产是蜘蛛🕷️,

底层的人就是难免被吃的小虫子了。

😏

自由是多样性,是杂乱。

02

社交是总目标

以“社交”作为生活的“总目标”,人生不怕如戏!见2019年3月13日的“看眼前”公号文章《只要有总目标,人生不怕如戏》

人生是一个舞台,无论是谁都只能在台上。

许多角色不是我们选的,而是不得不演。

被众人瞩目,谁不紧张?

所以演技不能不练。

如果你执着于演得像不像?那一定会紧张的。

学习别人总是很难,成为自己才会自由。

毕竟我们最擅长演好自己。

查伯克是顶尖的表演教练,他的《演员的力量》一书,有个核心观点:演员要盯住角色的总目标,而不是模仿细节。

这如同我们的生活,并不是死盯着金钱权利和名望就能得到,那些都是细节。我们要抓住的是“社交”这个总目标。

社交是手段,

社交是手段上的总目标。

它应为幸福服务,否则得到了一切也没意义。

文章里的一份报告,关于大家是否自认为属于中产阶层的统计调查,揭示了新中产阶层的界定,不单纯是收入和资产的财务概念,更大程度上是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认同概念。

这个想法与我不谋而合。

报告总结他们至少有下面二个“标签”:

•  新审美:有清晰的、符合当代商业美学的审美趣味,既不人云亦云,也不盲目崇洋媚外。

  新消费:在满足物质生活的前提下,将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投入到自我修养提升上, 消费支出中与体验有关的商品、服务越来越多。

自由,在哪?

曾经有一个朋友跟我讲:

财务自由,就是可以飞来飞去、去国外买东西,把我给笑死了。[偷笑]

他当然是暗示:

他已经财务自由了,而像我这种不过是穷自由。

可“财务自由”仍然不完全是一个经济的概念。

它与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也仍然有关。

一个人不工作了,仍然能够一直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是财务自由;而不是拼命地工作,挣足够的钱以便随心所欲地花。就算是马云王健林也不会随心所欲地花钱。

这后者不过是花钱来买满足,找存在感罢了。

以钱作为支撑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

许多事情表面是经济,背后都是生活方式、思想观念。许多人觉得思想是鸡汤,可是不觉得有些鸡汤很美味吗?

对鸡汤不屑一顾的,

也许一直在忙着吃肉吧。[偷笑]

陶渊明被我们惦记,

不是因为他财务自由,

而是因为他拥有自由的思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