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带着复杂性一起走

以复杂面对复杂,会带来运气。

因为运气来自彼此都还不能完全掌握状况,

犹如在黑暗里互相射击,枪法就不重要了。

运气并不神秘,只是不可知。

这意味着对于弱者来说,主动进入混乱未知的状态,就拉平了与强者之间的差距,因为彼此都只能靠运气了。

这削弱了实力对结果的影响。

相对来说,也就是增强了弱者一方的实力。

《流浪星球》这么火,关键是因为流浪,

是因为刘慈欣别具一格的地球流浪方案。

也有人讲这个灵感并不是大刘首创,而是另有源头,但那就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了。

我只关心为什么带着地球去流浪是最佳的方案?它能给我们的人生带来什么启示?

这个启示跟运气有关:

       ——— 用复杂性创造运气

01

看清问题

看清问题是第一步,这就好像农民种庄稼,

忙活了半天,最后发现种别人田里了,多尴尬呀。

地球快完蛋,人类遭遇灭顶之灾的电影题材很多,一般有两个方案;

一个是       解决困难挽救地球

另一个       就是逃离地球

当太阳要坍塌最终形成黑洞,这个困难人类是解决不了的。这时候只剩下第二种选择逃离地球,地球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要逃离太阳系这个原先生存的环境。

而逃离地球又有两个方案;

一个是      坐飞船逃离

另一个      就是带着地球流浪

这第二个方案本身就是脑洞大开的,因为它没有逃离地球。它没有纠结在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地球。

这在思维上,是一种高维视角。

• 就好像妻子和母亲同时掉在水里,先救谁的问题。回答是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 查理·芒格也说过,如果知道自己会死在什么地方,那我就坚决不去哪儿。

如果你不需要面临这样的局面,自然就避免了那种艰难的选择。

所谓高维在这就是越过问题本身去解决问题。

如果这个问题不存在了,或者这个问题不重要了,麻烦自然也就解决了。

带着地球流浪,就避免了以什么方式离开地球的问题。

02

第一性原理

电影中最本质的诉求,就是脱离灾难环境,寻找新的家园。如同我们生活中最本质的诉求是幸福,而不是金钱、成功和权力,如果后者妨碍到幸福,就可以分分钟抛弃。

这其实又是一个问题的两面:

• 如果成功逃离了,但是不能找到新的家园,那是绝境。

• 如果有新的家园,无法成功逃离顺利到达,也是白搭。

而带着地球流浪似乎是把两个难题一起解决了。有的时候几件事情都很难,不如把它们放在一起同时解决。这确实有违常理,但是如果做成一件事情的把握极低,不如同时多做几件事情,碰碰运气。

这有一点像风险投资人,投资创业团队。

如果给每一个创业团队投资一个亿,成功概率10%。那么就投资10个这样的创业团队,至少有一个会成功吧。

从本质出发寻求解决的方案,是第一性思维。

这是传奇人物埃隆·马斯克思维的起点,

也是著名物理学家张首晟常挂在嘴边的。

在混沌大学的课程里,他专门讲过:

“大道至简就是物质的本质都是简单的,

复杂宇宙不过是由最简单的规则演化而来。”

03

流浪地球:带着复杂性一起走

上面都是泛泛而谈,“带着地球流浪”这一策略充满新意,也充满巨大的风险。

这是一种高维度的思维方式。

但它是否可行呢?

创新和成功是两回事。

创新并不是必然地导向成功,

保守也不是必然地导向失败。

创新只是不同、充满意外,就像在实验室里做的科学实验。

它是一种尝试,失败和成功都很平常。

那么在电影《流浪星球》里,选择创新还是保守的依据是什么?

第一个方案是是保守的:

是坐飞船移民其它星系,

这我们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

建造一个巨大的飞船,差不多有整个上海那么大。然后带上地球上所有植物的种子,和动物的胚胎,一起走。就跟诺亚方舟有点像。

第二个方案就极具创新:

刘慈欣给出的这个方案,很奇葩:就是带上地球一起走。人类在地球上,建造1万多座行星发动机,为整个地球提供上万亿吨的推力。把地球像飞船一样,推离太阳系,前往4.2光年以外的新家园。整段航程,将持续2500年。

这个设想很酷。

假如有一天,太阳真的不行了。人类要走,这两种方案,到底哪个更好?

第一种方案

灵活机动可行性很强,但是缺点是单一脆弱。

无论有多少一艘飞船能够飞离地球,它所携带的人群和物种都是被挑选训练过的。

要穿越2500年的漫长时间,要穿越4.2光年的未知宇宙。我们绝对不可能做好准备面对那些未知的挑战。

地球上现存的物种能够适应环境的变化,经受环境的挑选,几万年几十万年生生不息没有灭绝,就是因为多样性。

乘飞船离开的致命弱点,就是毁灭了多样性。

多样性是无法准备的,它必须有环境能够持续的产生。

而飞船从最初筛选人员、物种,到训练人员、物种适应飞船上的生活,都是在建立一种确定性,而确定性必然限制多样性地发展。

确定单一,方便管理便于执行,可以瞬间集聚力量;但是确定单一,面对不确定情况的时候,瞬间就会垮掉。越适应原来的环境,往往越不适应变化后的环境。

一些病毒蔓延迅速势不可挡,可是只要天气晴朗,气温上升几度,瞬间就消失了。

秦始皇统一了道路,方便自己皇权的延伸,但是当别人造反的时候,也很方便地沿着大路一直攻打到咸阳,确定单一的道路让秦朝失去了地理环境天然的屏障。

因为确定单一,那么第一种方案面对茫茫未知的未来就是脆弱的。而且就算成功到达,重建家园仍然是一件艰巨而未知的事情。

第二种方案

复杂多变艰难沉重,优点是能创造运气。

开头就是一条难的路,

但难走的路往往越走越宽。

带着地球流浪,那么这个巨大的复杂体系本身拥有的复杂性,以及不断演化产生源源不断的多样性,在面对未知的时候就能碰到极大的运气。

其实我们现在的人和动植物,都是变异后流传下来的。

不能适应变化后环境的物种都灭绝了。

我们渴望改变,其实就是渴望适应更多的环境,碰到更多的运气。

所以一成不变、害怕改变的人所面临的困境,就一览无遗。

我们渴望简单人生,

是指在复杂的基础上看透一些规律,

而不是无视复杂,追求表面的简单。

世间万物不会因为我们的愿望而改变,

世间万物只会因为我们的行动而改变。

如果你接纳了这个世界的复杂,而不是对抗,你就会明白:

罗素说的“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源”。

我想说的“复杂多变是运气的源头”。

注:我今年上半年打算,6月16日办“看眼前”三周年庆,出版《看眼前文章合集》,同时装修奥园的民宿。这三件事情对我来说每一件都很难,也都足够忙。但我想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做,似乎也就是想碰运气。

一件事是紧张,三件事在一起就紧张不过来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