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绿色新政

原创: 陈兴杰

本文首发在人文经济学会(Hes1929)

3月15日这天,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百万学生举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罢课活动。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他们走上街头,抗议全球气候变暖,要求政府采取行动。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闹剧。正如许多人奚落的那样,这群年轻人懂什么呢,他们只不过是凑凑热闹——不用上课而跑到街上游玩,哪个年轻人不喜欢呢?

这场全球闹剧的中心,情况就不是「年轻人胡闹」这么简单。

全球大罢课的发起人是一位名为格里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瑞典女孩。去年8月,15岁的桑伯格宣布「罢课」,持续到瑞典议会抗议,表达对气候变化的不满。后来她被劝回学校,仍坚持每周五罢课发传单,声称「你们这些成年人对我的未来一点也不在乎。」

桑伯格发起了一项运动,鼓励年轻人每周五不上学,以此唤醒人们对气候问题的关注。这正是3·15全球罢课的由来(当天正是星期五)。折腾半年,桑伯格成为媒体和政界关注的焦点。她被邀请到联合国发表演讲,出席达沃斯论坛。

上星期,桑伯格还被挪威三名议员提名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桑伯格成了众多年轻人的精神领袖,他们相信自己有责任拯救地球。

这场运动真正的重心在美国,核心人物背景显赫。16岁少女伊斯拉·希尔西是美国首名女性穆斯林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的女儿。可想而知,这位少女得到她母亲一干人支持。

当前美国最炙手可热的政治新星,28岁的民主党政客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也是运动的支持者。在此之前,她推出了一份纲领性文件——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新政名字来源于大萧条时期的罗斯福新政,其寓意不言自明,就是要拯救美国于水火。

绿色新政讲什么呢?说出来有点吓人。这份文件预测,受气候变暖影响,2050年全球将有数亿人口受到高温的威胁,海平面将上升,沿海低地将被淹没,数以千亿美元的的美国海滨资产将沉入海底。极端的话,人类只剩下12年时间去应对。

人类该如何应对呢?绿色新政提出激进而全面的方案。政府花10年时间引导,确保能源结构从化石燃料转向太阳能和风能。到2030年,美国完成碳超标为零的目标,传统燃油车和商业航班被禁止,取而代之的是新能源。政府将全面禁养奶牛,因为奶牛被认为是温室气体的重要生产者。

绿色新政要花多少钱呢?最保守的估计,单单一项「能源转换」就得花数万亿美元,超过美国政府全年财政收入。廉价的石化能源退出,「清洁能源」根本不足以供给,到那时候,能源价格将飙到天上去。

科尔特斯建议,对富有阶层征收70%「绿色税」。她还慷慨陈词:林肯作出了签署废除奴隶宣言的激进决定,罗斯福也作出过建立社会保障计划的激进决定,如果这些是激进派的做法,那就叫我激进派吧。

从任何角度来看,所谓「绿色新政」都是毫无常识的癫狂妄语。特朗普奚落说,他们这是要永久消除飞机、汽车、奶牛、石油、天然气和军队,全世界就他们最聪明啊。

特朗普一天在台上,美国绿色新政只可能是个笑话,没有任何通过的希望。可是这不妨碍环保主义者的造势宣传。

去年11月,美国民主党赢得众议院选举,两个青年团体「日出运动」和「正义民主党人」的成员就前往国会大厦聚集,要求下任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成立机构,推进「绿色新政」立法。这些十几岁年轻人的激进姿态,把资深民主党人佩洛西都吓了一大跳。

还有一次,一群10岁左右孩子(最小的7岁)跑去和民主党议员黛安娜·范斯坦会面,要求她支持「绿色新政」。不难想象,这些孩子们的背后是些什么人呢。

尽管姿态如此难看,「绿色新政」在民主党内还是收获70多名支持者。理论上说,绿色新政可能进入立法的程序。

这样激进疯狂的环保主张,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十几年前,流毒多年的气候变暖学说进入全盛状态,时人言必称「气候变暖」。《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是最早使用「绿色新政」这词的人。当时他就主张,应对气候变化,应当征收碳税,为风能和太阳能创造持久的激励机制。

2008年奥巴马竞选,「绿色新政」就是他的环保口号。奥巴马的措施是拨款和补贴,通过大规模财政支持,鼓励新能源开发。中期选举失败和奥巴马离职后,这项计划才半途而途。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对环保补贴开始全面清理。在特朗普看来,全球气候变暖学说只是一堆谎言和骗局。美国的气候政治势力遭到沉重打击,今天美国的环保党人闹得再热烈,在政治推动方面几无可能。如果换一个民主党总统上台,不难想象会是什么样。

美国之外的世界,气候变暖学说也已经成主流。2008年底的联合国气候大会,潘基文提出「绿色新政」的说法,鼓励各国政府采取行动,应付气候挑战。欧洲人在这条道路走得最远最坚决,各国纷纷出台禁售燃油车时间表。德国是2030年,英国和法国是2040年,荷兰最着急,要求2025年全国范围内都得使用新能源车。

28岁的民主党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不是疯子,她是时代的弄潮儿。她要求政府强力执行的每一项措施,其实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哪一个没在推行呢?禁售燃油车就不用说,新西兰还有针对牛羊放屁的「屁税」。虽说不是全面禁止养羊,这也已经足够荒唐。

西方环保主义大行其道,各种邪门古怪的事情发生,中国有没受到影响?显然是有的,并且大行其道。电动车行业高速发展,燃油汽车发展受限,背后是政府产业政策。产业政策背后,就有承担国际义务,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考量。

经过多年灌输,无论国际还是国内,「电动车环保」已成新常识,燃油车成为众矢之的。

前段时间,海南省政府对外发布规划,明确提出:「2030年起,海南全面禁止销售燃油车」。这是中国第一个提出新能源全面替代的省份。后面会有其他省份跟进吗?我觉得会。

只要气候变暖思想还在,根深叶茂的环保主义就会不断发难。这背后也有产业利益者的推动。前段时间,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就在两会提出建议,中国应尽早推出「全面禁止燃油车」时间表。对于这样的主张,媒体早已经不以为怪。

了解这些,你还会觉得「绿色新政」荒谬吗?环保主义者正有条不紊地推进,那些情绪激动的年轻人,不过是这场运动的先行者。

批评学生们胡闹不上课,根本无济于事。系统批驳气候变暖思想,反对大政府干预经济,才是最迫切的事情。这场全球学生串联罢课的运动,中国年轻人没有参与,不代表我们可以全身事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