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杆樊登:要不要做给别人看

樊登说很多企业垮掉,就是因为总想着做给别人看;张德芬《我们终将遇见爱与孤独》的作者说,许多男人因为自卑,就总想证明自己样样都很强,这也是做给别人看了。

这好像成了区分企业和个人是否健康的一个标准了[捂脸]。

看来我似乎正走在危险的边缘。

因为我做的绝大多数事情都会写出来,或者在群里面曝光。

几天前的傍晚,大约6:30我在“看眼前”的群里发了上面的话。一直没有朋友回应,晚上9:30我就睡觉了。

注:9:30睡觉的好处,就是早上 5:00可以起床。

第二天早晨醒来后突然明白:

做给别人看也可以,只要别总想着比别人强,症状就会明显减轻。[机智]

01

• 谁做的事情不是给别人看呢?

• 或者说谁做过的事情别人看不见呢?

我们做的大多事情都是给别人看的,但是给谁看?什么时候给别人看?这是有讲究的。

我正在装修的民宿,制作过程和经费都是公开的,但内部的细节暂时不会给别人看。这既是为了制造神秘感,也是为了等到特别的一天——— 2019年的6月16日。这一天是“看眼前”公号的三周年庆。这样做是为了效果最大化。

许多作家的手稿没有发表之前并不给外人看,也是希望保持内心的独立,不受外界的影响,最终他不还是要出版吗?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你做过的事情,别人总是能觉察。你自己是否主动公开只会影响这个进程的速度,而不会影响方向。

就像对待这个时代的变化,你是遮遮掩掩不情不愿地接受,还是充满期待热情拥抱,本质上没有区别,不同的是你的感受和别人对你的评价。因为现实就是现实,与你接受与否没有关系,最终我们都会不同程度地接受。

当然感受很重要,所以要慎重选择自己的态度,态度决定你的感受。

如果你经常锻炼、每周游泳两次,那么无论你说还是不说,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你的变化。

做给别人看几乎是一个生存的前提条件。

就像我们交流要使用微信,交通要依靠高速公路一样。

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不得不。

不然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遮遮掩掩,不是虚伪之极尴尬之极?

我们做的事情,绝大多数都是给别人看的,

或者说绝大多数都会被别人看到。

我们努力工作,希望领导看到;

我们诚实善良,希望朋友看清;

我们努力高效,希望伙伴知道;

我们成功的时候,希望能照亮别人;

我们失败的时候,希望别人重给力量。

掩盖这一切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

那么是否应该“做给别人看”,就是一个伪命题。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做什么事情?而不是给不给别人看的问题。

02

• 做给别人看,但要想好该做什么事情。

• 做给别人看,但要想好做这件事情的目的。

这本质上是一个问题的两面。

因为内在的目的会决定我们选择做什么事。

从这一点来说,企业垮掉也不是因为做给别人看了,因为有许多企业做给别人看也没垮。

一个人的成功更不是因为他不做给别人看。

做给别人看,仅仅是一种策略,是根据需要选择的一种方法。

做给别人看,也是创造一种被监督的外部环境。

就个人而言,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你无法偷懒,也无法自私。

只有当你总想着证明自己比别人强的时候,

那么在别人目光的注视下,你的动作才会变形。

现代企业强调公开透明,现代社会要求人诚信坦诚,如果都不愿意给别人看,这些都是胡扯。

其核心,不过是给别人看的目的不同。

是为了欺骗而获利,还是为了交流而分享,这是区别所在。

可以熟练地运用各种技巧,来达到欺骗的目的。

也可以笨拙运用各种技巧,来展示自己的思想、分享美好的事物。

技巧是一个小的东西,而目的才是核心。

一个是小心思,一个是大格局。

这是战术和战略的区别。

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作弊赢得一次考试;但是却不能通过作弊赢得整个人生。

许多人的无趣,恰是因为什么都不说。他想知道别人的所有,却不愿意别人知道他的一点点。

没有一个人真正的傻,除非他觉得别人都傻。

03

我也认识几位这种类型的成功人士,往往是拥有了金钱,但是朋友并不多,无论他爱笑还是不爱笑,我都觉得他是冰冷的。

做给别人看也不一定就会死掉,只为了自己而做也不一定就能赢,关键你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吗?

为了金钱的人,最后在豪宅里抑郁;

为了权力的人,最后被权力的黑洞吞噬;

为了成功的人,最后迷失了自己。

我们其实要的只是清醒地活着,而不是被任何力量牵扯地一路狂奔。

是否应该做给别人看?

这到是一件小事,关键是做什么事,为什么要做?

只为了给别人看而做,那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的存在不是为了讨好别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