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挥霍善意的求助

原创: 陈兴杰

平静幸福的生活突然被打破,一场大病不期而至。放在前几年,一般人如何应对呢?

降低生活品质,掏出身家积蓄,卖掉房子和车,向亲戚朋友借钱。倘若借钱解决不了,再求助于社会大众。生病破财,是一件天经地义,正常不过的事情。

近几年却有大改风向之势(至少互联网上是这样)。得了一场大病,需要花很多钱,很多人直接跳到最后一步,直接跑到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这类平台求助。

描述一下病情,发些医院诊断文书,就可以通过审核。平台只对「患病」作事实审查,至于经济条件描述,基本无从审核。从活跃度和用户数的角度考虑,平台也倾向从宽审核。

他们仿佛在说,生病就生病,凭什么让我降低生活标准?更有甚者,隐瞒社保或保险的扶助,直接以医院开出的费用总额来募捐。三五万的实际花费,直接募款二三十万。生病不只不必破财,可能发一笔小财。

互联网的普及,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发声,获得全社会的关注和帮助,这当然是好事。可现在风向的转变,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呢?

最近,武汉一女子因患鼻癌,在轻松筹发起「20万元」筹款项目。短短一天时间内,她就完成了筹款。

该女子声称,父母身体不好,需长期服药,每月退休金仅4000元。她在一家小电商公司上班,负责管理运营。丈夫工作繁忙,如果丈夫来医院照顾她,家里将彻底失去稳定的经济收入。治病所需的费用,已让他们家陷入绝境,希望好心人能帮助她。

没有凄惨的哭诉,感人肺腑的情节,能在一天内达成20万元的筹款目标。很显然,该女子深谙互联网经营之道。这些描述的微妙之处在于,每句话都很难说是撒谎,可公众理解的却并非真相。

很快有网友戳穿:她所谓「上班」的公司,自己是当老板的;她的父母也许收入不高,丈夫也在上班,可家里有房有车,生活并不拮据。她名下公司有员工18人,每年营收过千万,公司成立至今已经有四年。

在武汉有这样的身家,20万元都拿不出来?即使手头没那么多存款,卖房卖车走一下贷款,凑到一笔钱总该不难吧?这样的人跑到朋友圈哭穷众筹,不算诈骗吗?

该女子很快就承认,网友所指的都是事实。一片痛骂之下,这名女子很快和筹款平台取得联系,商议退款。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

去年8月,37岁的武汉地产广告策划人刘凌峰被确诊为胃癌晚期,他在抗病魔期间写下大段动人的文字,刷屏一时。刘凌峰在轻松筹平台筹钱治病,遭到质疑。网友质疑刘凌峰,他已经出售多套房产,现金充裕,其妻子驾驶的是豪华跑车。这样的条件怎么能向公众请求捐款呢?刘凌峰否认,轻松筹也出面过问。后续披露如何呢?看起来是不了了之。

2016年「罗尔事件」后,舆论对「有钱人骗捐」保持高度警惕。一些募捐人只强调病况严重,患者坚强,再谈医疗花费之巨大(有时避而不谈),就能募一大笔钱。一旦事情反转,募捐人其实并不穷,有能力自己负担却向公众募捐,往往会引发民众愤怒。因为这类筹款违反慈善的基本伦理。

在民众朴素的观念里,每个人是自己的主人,要为私人事务做好规划,负好责任。一旦生病出事,要先自己掏钱解决。只有竭尽全力仍不能支撑,再寻求他人帮助。只有手段用尽,才会向公众乞怜告哀,寻求慈善解决。慈善从来都是为穷人和弱者而准备。

也许有人说,他根本不在乎受救助者的经济状况——只要想捐,不论对方贫富我都想捐。这样的人当然存在,可惜并非主流。否则无法解释,筹款者总要竭力描述自己的凄惨。

也有人说,有钱人得大病之后,就要一夜返贫吗?大家出手帮一点,帮他渡过难关,保持生活水准,这样有何不可呢?

这样的说法,显然忽略了欺骗的代价。只要筹款者虚构或隐瞒真相,就一定有人受骗。一旦人们意识到被骗:以为他贫弱可怜,才会施救捐款,想不到对方过得就很好,根本就不需要同情。这时候,愤懑和荒诞感就会袭来。再有类似求助,他会偏向怀疑和冷漠。真诚和善良,就这样被挥霍。

网络筹款平台固然可以帮到一些人。但是很显然,这样的平台一定充满了不诚实,甚至是恶意的欺骗。

武汉患癌女子的新闻发生后,轻松筹总裁于亮称:「她的众筹项目没有违规,但没有第一时间公示自己的资产情况。建议项目发起人公布财产,由公众自行判断是否捐款。」此外于亮还表示,平台无法强制审核申请者的个人财产情况,建议自律。

也就是说,平台对募捐者没有明确的资产要求。这种「不管你是否弱小,只看你是否需要」的募捐,不是慈善,而是营销。募捐人是在卖文笔和手段。只要文案写得漂亮,善于互联网营销,就能获得一大笔钱。这样的募捐模式,显然有悖于慈善的伦理要求。

日常生活里,我会向确有需要的求助者提供帮助。对朋友圈泛滥的筹款项目,我倾向于警惕看待。慈善之路千万条,在骗子横行的平台捐款,被嘲弄的可能性太大。人要先想着对自己好,才能对他人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